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除了“分赃”,我们还能向犯罪组织学点什么?

2022-09-16 07:40:11


虽然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但确实向我们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犯罪组织在应用新技术上,比很多企业都要眼光开阔,他们不抗拒,不逃避,更不跟新技术作对,而是在学习中与时俱进。


Image

犯罪组织在很多方面比企业都要眼光开阔,他们不抗拒,不逃避,更不跟新技术作对。

Image

向犯罪组织学习

点击上方绿标可收听音频

语音丨伯凡时间



本周吴老师提到了华为的“分赃文化”。“分赃”这个词确实不太好听,好像总是跟违法犯罪联系在一起,那我们今天不妨继续看看,从小偷、诈骗犯、黑帮组织甚至是恐怖分子身上,企业还能学到点什么。

2008 11 月,十名恐怖分子袭击了孟买的泰姬陵皇宫酒店。这是一次经过精心策划的活动,恐怖分子在袭击之前,用谷歌地球勘察了袭击目标的三维模型,确定了防守位置、安全屋位置,以及最佳的进入和退出路线。可恶,恐怖分子对新技术的利用多么专业。

Image


行动中,他们通过卫星电话跟巴基斯坦的指挥中心联系,指挥中心利用互联网,时刻关注行动变化,比如有人在推特上发了一张突击队员从直升机上降落的照片,指挥中心就立刻提醒他们的恐怖分子埋伏起来。

这个例子说明了什么?虽然这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但确实向我们证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犯罪组织在应用新技术上,比很多企业都要眼光开阔,他们不抗拒,不逃避,更不跟新技术作对,而是在学习中与时俱进。

再举一个例子, 2010 年海地大地震的时候,很多英国人都收到了一封邮件,邮件内容是提醒他们给英国红十字会汇款。这当然是一个诈骗邮件了,英国红十字会从来不可能发这种劝捐的邮件。但是你想想,我们很多企业,到今天都还不知道怎么利用新媒体来跟公众互动的当下,犯罪组织对新闻的把握,对热点事件的把握,蹭热点的能力,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

提起犯罪组织,可能很多人脑海里会想起香港电影《古惑仔》,想起好莱坞电影《教父》,犯罪组织的头目一出场,都是自带主角光环,气场大的吓人。这些电影向我们揭示了一件事,就是以前的犯罪组织是高度集权化的组织,老大就是天,老大一声令下,组织内的上千人都必须要上去拼命。

你还真不要以为这只是电影里夸张出来的场景。 2007 年,台湾上万人目睹了当地著名的黑帮组织,竹联帮老大陈启礼的葬礼,当时,政府要员、黑白两道,几千人穿着整齐统一的黑西装,戴着黑墨镜抬灵送葬,浩浩荡荡,跟电影中的经典场面一点不差。

Image


而且,在这种高度集权的黑社会团里头,最讲企业文化的,比如竹联帮下设的 16 个堂口,就分别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天地之尊、万古长青来命名的。是不是比我们今天一些企业的“团结奋进、追求卓越”听起来还更有文化一点?

不过这种组织形式现在也有变化, 黑帮组织现在也越来越追求扁平化和开放的组织形式了。他们从外部招募网站设计师、黑客甚至金融家,来帮助他们完成犯罪活动。 这有点像好莱坞的电影制作模式,一部电影有了雏形之后,才开始到处寻找合适的演员,自己公司没有合适的,就从外面招。有的犯罪组织平时根本就没固定的团体,有了活儿才找人,是不是有点像我们今天互联网上经常说的众包 、分包?

但是,从外面招人谁会来啊,清白家世又有一身本领的人,好端端就跳进去当罪犯,谁干啊?这就不得不说到犯罪组织的激励政策。犯罪活动一般都是号称有高回报的,但是跟企业激励一样,金钱刺激到一定程度就失灵了,毕竟, 再多钱也买不来人命,也换不来自由。


所以犯罪组织激励成员,不完全是靠金钱,靠什么呢? 靠满足感和成就感。我们曾经在此前的节目里提到过,风险投资家彼得 . 蒂尔说企业应该像一个黑帮,团队成员彼此认同感强烈,有种因为分享秘密而产生的独特荣耀感和使命感,所以更容易拧成一股绳。

这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也包括违法和破坏规则所带来的精神快感,比如很多 黑客追求的并不是金钱,而是攻破先进的安全系统后的征服感, 总而言之,就是那种凭借一己之力来改变世界的愉悦感。听起来有点变态,但是,跟今天我们很多创业公司一边用未来的成功勾引人,一边还要给你灌“改变世界”的鸡汤,是不是很相似?


说到改变世界,其实犯罪组织应该说给了我们更大的启示。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犯罪组织在“跨境合作”上的眼光可是比较超前的,“跨境”,跨境贸易的跨境。


比如说,香港的三合会和日本的黑帮,两个组织地理上离的不是很远,虽然说竞争不到一起,但是业务上总会有点瓜葛吧。 竞争是难免的,在某些领域磕磕碰碰总是少不了,所以彼此当作竞争对手也是正常的。


但是香港三合会和日本黑帮就不这么看,人家就还真的联手一起做齐了“合成药物”的生意了。各取所长,共同赚钱。 再比如,臭名昭著的哥伦比亚贩毒集团,跟俄罗斯和东欧的黑手党,那也是很铁的合作伙伴,哥伦比亚集团硬是借助后者大大扩展了毒品在欧洲的销售范围,而欧洲的这些黑手党也靠着毒品赚了一笔。


最新的国际犯罪组织,包括俄罗斯商业网络、南美Superzonda、全球影子船员等等,尤其擅长通过剥夺合法公司业务的策略来创建高效的全球团队,比如供应链管理来进行全球合作。

Image


这些跨境合作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跨境犯罪人为的制造了法律障碍,人和证据都不在本国,阻碍了本国警察执法,虽然跨境犯罪也推动了跨境执法,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有政府背景的犯罪组织合作往往比警方的跨境合作更加灵活机动。

说了这么多,大家不要认为我们是在给犯罪组织唱赞歌。犯罪组织不管用了多么高明的管理技巧,不管用了多么先进的技术,他们对人的尊严、对生命财产和自由的漠视都是无法抹杀的。


但现实是,有组织犯罪越来越多地依靠技术和组织的竞争优势,并且开始发展壮大成为了类似于守法企业的活动,甚至在 某种意义上,犯罪组织已经成为了推动创新的前沿。 你看,连坏人都这么努力,好人不但要比他们更加勤奋,还要更讲究方法, 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需要了解新型的犯罪组织和活动,并从中窥探到一些值得学习的闪光点。



·END·


随时提问,随时评论
Image
我们终于获得了微信原创保护,从此可以开通评论区,欢迎大家在下方评论区踊跃留言。
Image
在伯凡时间,听真知灼见
Image
微信号:bofanstime
(长按二维码可直接关注)

往期精选文章:

攻击对手需要“饱和度”,激励员工也要舍得“下狠手”

你只看到了华为的高工资,却不知道华为从来不“发”钱

任正非最难得的管理智慧是什么?

好领导的内心是一种“高级黑”

创业是一件荒诞的事情
选择创业,就是选择浪费
创业挣的首先是认知,接下来才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