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不错的故事没有好好打磨

2022-09-16 07:39:11


房东选择自己来测试胰岛素的剂量,应该是出于不想他人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却又为何对309房间如此的不设防备,连把锁都没有。


总的来说,《问米》这本书不算特别好,只能算中等的水准。

全书由7个故事组成,不管是《不见》里的聂传庆,还是《罐子》里的村民,虽然都是我们生活中的平凡人,但灵魂无不都已经脱离了肉体平凡的轨道。而他们灵魂扭曲的原因,或是因为自身的平凡在无能为力的现实面前发生了错位,或是人性原罪在毫无约束之下的野性释放,总得来说也许就是一种 平凡的无奈 。《鹌鹑》里房东太太虐杀鹌鹑的本意只是因为家族遗传的糖尿病使得她体内的雌性激素的补充性保护丧失,而不得不用鹌鹑来测试胰岛素的用量。《朱鹮》里王穆杀害了情人也只是想保护自己的孩子。7个故事里对于人性的刻画虽然没有《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般有许多立体的位面,但也还算到位。尤其是因为是身边的普通人,更会让人有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但几个故事的结构却显得有些粗糙,叙事的转折过于生硬和强加。 《鹌鹑》里几个年轻人不约而同的来到一家旅馆寻找失踪的人就已经很让人费解,而房东用鹌鹑测试剂量的方式更是让人不明所以:既然游牧口中的凌羽是个十分守信的人,守信到没有履行诺言那肯定是出了意外,那为何最终凌羽却在毁约的情况下去了趟肯尼亚。张夏在发现未婚夫失踪没有选择报警还有理由,那其他几个年轻人呢。房东选择自己来测试胰岛素的剂量,应该是出于不想他人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却又为何对309房间如此的不设防备,连把锁都没有。几个故事都有类似的通病,为了悬疑而设置似是而非却不合常理的环节。

此外,作者所描绘的故事虽属现代,但还是有《北鸢》里民国古典的痕迹, 许多描写之处少了鲜活,反而有种老于世故之后的沧桑调侃 。“这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兴建的多层公寓,没有电梯,也没有小区监控。但是房间大而空阔,有着现在物业开发商所不甘心的实用面积。我望向阳台的位置。”这样的一种描述实在是不适合一个现代的警察之口。更进一步,不管是作为警察对案发现场的调查,还是作为凶手对案发现场的熟悉,个人认为作为主人公都完全不会出现这样的一种调侃。虽然这样的一种调侃很是讽刺,但却瞬间让人物的形象因被抽离而模糊了。

个人最喜欢的是《问米》和《罐子》。《问米》通过对通灵的解构,逐渐将悬疑的故事分解成了平常的生活,以及在庸常的生活中命运的造化和人性的屈服。而《罐子》则反其道而行,一个偏远小村的日常故事,逐渐演变为复仇的伦理,最后留下一个灵魂附体的未解之谜。 两个故事互相相反的行文思路恰好构成了平凡人性的庸常本质:对灵魂存在的将信将疑。 生活中的我们很少会用科学的逻辑去分析所遇到的事情,更多的是用生活的要素去解构,所以往往会出现灵魂时有时无的存在:于我有利,我则信,我信则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