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1560创世纪 | 500年前或500年后都没有现在好

2022-09-16 07:39:02


”“在遥远的星空尽头,那是我们来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归宿”“什么,你怎么会知道这句话,这是我和爸爸的秘密”我的心,一下子被沉到了谷底,就算我再不想承认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但内心的深处告诉我梅长苏并没有骗我。


“500年前,或者500年后,都没有现在好,相信我。”,这是一直的一个信念。我一面相信一切,一面怀疑一切,一面热爱一切,一面厌倦一切,并不矛盾。浩瀚的星空,我们从那里来,终将回到那里去,这是一个假设,如果我们本来就不属于这里。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2020庚子年,昨天刚立春,一场疫情覆盖全国,灾难来临的时候,从来不会给我们打招呼。我们以为这个世界可以任由我们任性下去,其实不然,人类卑微又脆弱,哪怕太阳偏离万分之一,地球上的温度上下几十度,这些在于宇宙看来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改变,人类面临的都是种族灭绝。所以,我们没有任何资格认为人力可以胜天。

即便如此,我们并没有放弃那些可能美好的瞬间,一朵鲜花的绽放,一种美妙的味道,去爱或者被爱,甚至是在绝望的尽头怀着希望走向星空。

这是我的世界观。

不能透露再多,更新也不定时。

(一)500年后醒来

我沉沉地睡去,但又不像真的睡去,我还能感觉到身后的暖阳晒在身上热辣辣的,眼前是一片花海,没有人、没有高山、没有河流、没有奔跑的动物……眼前的一切竟是那样的平和与安宁,我听见空气中传来饱满又肃穆的声波,并不像是教堂的钟声,那是一种超越宗教的,能够与人的身体和灵魂同时产生共鸣的声音。对了,好像是来自尼泊尔的讼钵声。一望无际的花海,风也均匀轻柔地吹动着,带来大地的芳香,如母亲一般安稳和熟悉的味道。如果有天堂,我想天堂应该就是这般景象,每一寸知觉都沐浴在祥和之中,没有妄念,没有记忆也不需要希望,一切就是那样让人身心合一,温暖平和地存在着。

“丽莎……丽莎……”

“丽莎……”

突然间,一个声音刺破宁静,眼前的花海渐渐暗淡下去,大地开始摇晃,一座冰山从脚下升起,寒冷从四周侵袭而来……我好像被困在了一个黑暗的密闭空间里……

“丽莎……”

“丽莎……快醒醒……”

我听到有个声音一直在喊我,突然有一道光撕破沉寂的黑暗……

“爸爸……”

我大喊了一声,从梦中惊醒。

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挣扎着坐起来,手手脚脚却好像不太听使唤。这里不是我的卧室,这里是哪里?这里从地面到墙面都渗透着冰冷的金属感,房间不大,但竟然空旷的只放置了我的一张床。

“丽莎,你终于醒了。”

这个熟悉的声音,一直在梦里呼唤我的声音。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丽莎小姐你好,才醒来就问这么深刻的哲学问题,我好像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了。我先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梅长苏”,在法律层面上我是你的弟弟……”

“等等,梅长苏……弟弟……谁给你取的这么搞笑的名字,并且,我有个弟弟,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不让人省心的老爸…… ”

“名字是我的父亲,也是我的创造者梅远峰先生取的,对的,我和你不一样,准确的说,我是一个机器人。”

“哈哈哈哈,机器人,别逗我了,我们这个时代的机器人顶多只会扫扫地,或者在工厂里代理人类做一些不需要任何技术含量的事情,你竟然说你是机器人,我还是外星人呢”

“哦,抱歉,丽莎小姐,忘了告诉你,现在是公元2559年,也就是说,其实你已经沉睡了500年了”

“你说什么?”

我从床上跳下来,扑向这个“机器人”,然而可能是因为睡得太久,手脚的神经还未完全恢复,一下子摔倒。梅长苏以超乎常人的反应扶起我。

“500年,那我父亲还活着吗?他去哪里了?不对,我明明刚才到实验室去找他,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睡着了”

“丽莎小姐,事实上,是你的父亲让你沉睡了,并且把苏醒的时间定在500年以后的今天。在你沉睡后的10年,他创造了我,并且告诉我,我这一生的使命就是等待你醒来,并且,保护你。”

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不对,这一定是个玩笑,这个梅长苏和人类这么像,他的皮肤、呼吸、神态还有思维,和正常人完全一样。如果他是在骗我,那父亲在哪里?我要赶快去找到他。

“带我去见我父亲,我不相信你说的任何。”

“丽莎小姐,很抱歉,你的父亲在创造了我10年以后就过世了,那10年的时间是我诞生在这世上最快乐的10年,他教会了我很多很多东西,一点点把我的身体变得更完美,而之后几百年的等待,是那样的冰冷无趣,直到刚才,丽莎小姐你醒过来。梅远峰先生说,你醒来一定不会相信我,所以他让我告诉你一句话,说完你就会相信我了。”

“在遥远的星空尽头,那是我们来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归宿”

“什么,你怎么会知道这句话,这是我和爸爸的秘密”

我的心,一下子被沉到了谷底,就算我再不想承认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但内心的深处告诉我梅长苏并没有骗我。

我眼前浮现出了,记忆深处那个永远无法抹去的片段。父亲带我去到了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的海边,那个时候我6岁,妈妈离开了我们,爸爸说,妈妈去了遥远的星空尽头,那是我们来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归宿。我没有哭,因为我相信爸爸给我讲的这个浪漫的故事,有一天,我们也会去遥远的星空尽头找妈妈。

两行眼泪划过面庞,最深的悲伤仿佛是悄无声息的。我擦了擦眼泪,手手脚脚也好像从沉睡中苏醒。

“丽莎小姐,我带你回家吧,虽然过了500年,但梅远峰先生是世界绝无仅有的在天文学、生命科学、量子物理学、人工智能方面作出杰出贡献的人,至今为止的整个社会科技的底层逻辑都是在他的蓝图之上展现的,国际联邦为了褒奖他对人类社会作出的杰出贡献,尊重他的遗愿,将他的住所完完整整保留下来了,并且派驻了专门的人员进行维护和看护,包括我,也被很好的对待。你可以回家了,那个你熟悉的家。”

“回家?”

我缓缓抬起头看着梅长苏。父亲让我沉睡,一定有他的原因,但究竟是为什么,一定有什么事情是父亲需要我在这个时候醒来去做的,他对人类的后世一直非常悲观,小时候他就常常对我说:

“丽莎,五百年前,或者五百年后,都不会比现在好,我们生活在人类的黄金时代,相信我。在你这一生,你要快乐地生活,快乐地成为一个你想成为的人。这样的生活对于未来的人类,是永远回不来的过去。”

想到这些话,我又不禁伤心起来,父亲对未来这么悲观,无论如何也不会把我送到500年后的今天,所以一定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情,需要现在的我来完成。

“梅长苏,父亲还留什么话给我了吗?”

“他让我等你醒来就带你回家,然后保护好你。”

“别的呢?”

“没有了。”

“没有?这还真是老爸的作风……看来只有先回家了。”

千头万绪不知从何捋起,我正准备起身往外走,可是空旷的房间……门在哪里?我这个古代人到了现在,可能要先从如何走出房间开始学起吧。

“门在哪里?”

“开门。”梅长苏一声指令,房间的门缓缓打开,门外的光线照进了房间,这个光的角度和颜色,应该是夕阳吧。一切都变了,但是阳光一点也没有变,千万年来,它一直在那里,默默地给予万物生机。

我正准备往外走,立刻被梅长苏拦住。

“丽莎小姐,请穿上这件防护服。”

“什么,这么丑的衣服让我穿?不穿。”

我很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件几乎可以把人从头到脚裹起来的衣服,也不知道梅长苏在想什么,竟然让我穿这么难看的衣服。

“事实上,如果你不穿上这件衣服,是没有办法出门的,现在是夏季,下午6点30分,室外温度大概58摄氏度,地球气候在500年间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最低温度已经接近零下100度,最高温度在2年前突破70度,人类无法接受的极限,室外的植物绝大部分凋零,动物也灭绝了90%的物种。这件衣服是用来帮你调节温度的,并且是今年的最新款。”

“那你怎么不穿?”

“因为我是机器人,我有内置的温度调节器。”

好吧,这个可怕的世界,人类已经变得这么脆弱,穿上这看不清彼此面容的防护服才能出现在室外,不知道这样的生存,还有什么意义。

我穿上了防护服,拉上了衣服的面罩,跟着梅长苏走出了房间。

这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呈流线型的“玻璃”罩外可以看见湛蓝的天空,还有可以用眼睛直视的并不真实的太阳,美得如梦幻。走廊尽头是一块不大的空地,规则地放置着几个水滴形状的“钢铁球”,我猜想,那就是这个时代的“汽车”吧,只不过,这个时代,车子应该不用燃烧燃料来启动,“汽车”也应该换个名字了。

“开门。”

梅长苏的指令,其中一个水滴从两侧展开了翅膀,不得不佩服人类在工业设计中的进步,这辆水滴形状的车,呈现出如此完美的流线型,刚才展翅的一瞬间,如此高贵优雅。

我们走进车舱,车舱有舒服的沙发,还有一个超大的全息投影屏幕,梅长苏在“空气中”轻点了一下地图。

“车舱确认关闭,目的地:东经102.6度,北纬25.8度。距离目的地2668公里,预计航程6分钟。”

“什么?6分钟,这里是哪里?离我家怎么会有2千多公里。”

“丽莎小姐,这里是国际联邦的总部,你父亲去世之后,国际联邦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把你接到这里。现在的飞行舱每分钟时速可以达到1000公里,之所以需要6分钟,是因为启动和停止需要耗费一点点时间。即便绕赤道一圈也只需要40分钟,所以现在的国际联邦叫做半小时经济圈,从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的时间都不超过半小时。”

环顾机舱,就像一个小型的房间,沙发的旁边有一个精致的扶手桌,上面放着咖啡,久违的味道,这是我最喜欢的咖啡豆,是10岁那年我和父亲一起去雨林徒步时发现的古老品种,后来被我们带回家里的院子里栽着,咖啡树一年一年成长,父亲又移栽了一些,在后院长了小小的一片,每年可以出产几公斤豆子,只有很好的朋友到家来的时候,我们才舍得拿出来冲泡一小杯,父亲好像对什么都热爱,除了是个科学家,对于这些“花花草草”也有研究。

我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还是原来的味道。人归根结底是感性的动物,舌尖上的一点点味道,就可以让你回到一段记忆,回到一种很温暖很安全的感受中。我看了一眼沙发旁的小桌子,这个桌子和水杯的相互作用,就能够保持咖啡的温度,这个时代的科技,已经完全渗透到了人类生活的每一个细节。

“谢谢你,给我带来了咖啡,熟悉的味道,温暖的感受。”

“不客气,我们到了。”

说着,机舱门缓缓打开。我完全没有感受到启动和停止的机械振动,就像在一个小房间里安静的坐了几分钟,然而此刻已经是几千公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