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2021-07-28北京印象

2022-09-16 07:38:37


最近闲的难受,想起来孩他爹肌酐高、儿子甲减已经有段时间没来北京复查了,心动不如行动,三口达成一致,手机预约,北上复查。


最近闲的难受,想起来孩他爹肌酐高、儿子甲减已经有段时间没来北京复查了,心动不如行动,三口达成一致,手机预约,北上复查。

早晨五点多,三口就坐上了开往北京的车。天空灰蒙蒙的,偶尔有雨点落下来,不大。

车子一路向北飞驰,到了京廊交界的公安检查站,经过两轮繁琐的扫码、登记和安检后,八点前到了宋家庄地铁站。早高峰的北京地铁,只有你意想不到的拥挤。地铁站的扶梯,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左行右立。

对于我这年龄组以上的人来说,清一色选择安静的“右立”。不是我们不爱惜时间,实在是体力不允许我们在陡峭的运行中的电梯上再去快速上下走动甚至小跑。那些选择在扶梯上“左行”的,清一色年轻的男孩女孩,他们行色匆匆,有的甚至一边快速的行走一边低头吃几口手里托举的快餐。

看着那些“左行”者,好像看到我家大丫北漂时的身影,心里,有对他们的心疼更有一种赞赏与钦佩!

经过五号线的拥挤与等待,很快抵达目的地——一所国内顶尖的三甲医院。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偌大的医院,今天上午网络系统居然全部崩溃。所有患者无法取号、缴费,人们滞留在医院院子里,天气闷热,系统崩溃,现场混乱,多数人眼里流露出焦虑和无助。

接近中午,好不容易可以进入诊室,医生却说无法调阅患者大病历,我晕,这些年所有的检查结果和过程,都被医生记录在大病历后由医院统一保存,这东西电脑调不出来纸质病历也取不出来,患者无语,医生头疼。

十几年的求医历程,错综复杂,涉及信息量庞大,要求我们口述准确,不能有差错,这不是难死人吗。

好在我以前有一部分文字记述,关键时帮了大忙。

问完诊,最后大夫说需要验血做常规复查,系统没有恢复,无法开单收费。

一直等到下午一两点,大夫才开出缴费单子,爷俩跑着缴费、预约,到下午四点左右总算缴费预约成功,才稍稍松了口气。

下午四点多从医院出来,到附近“李先生”吃了今天第一顿饭,每人一碗牛肉面,几个小菜,一瓶冰啤,很快被三口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

肚子喂饱后,体力和精力都有所恢复,三口溜达着寻找网上预约好的宾馆。

二环内的帝都,即便是里弄街巷,随处都可见现代建筑的气派、恢弘与传统建筑的厚重与精美。就凭这一带的地名,比如:校尉胡同,帅府胡同,外交部街,王府大街,等等等等,你就可感知这方土地曾经的辉煌与尊贵。

宾馆,东面紧邻就医的医院,南面有壮观的国家大剧院,北面正对全聚德,西行几十米就是王府井大街。

房间是丫头网上预定的,这样的位置,住宿价格可想而知,这也创造了数年在北京往复住宿最奢侈的记录。除了心疼丫头花的真金白银,也更心疼丫头的懂事与孝顺。

宾馆休整两个小时,孩他爹又撺掇晚上去王府井溜达一圈。故地重游,心中不免有许多感慨。记得上次来王府井,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那会儿丫头刚刚高考完,成绩不太理想,每天纠结着是复读一年还是报一所普通的本科学校。白天,四口在医院奔波,晚上,回到居所研究是否复读。那些日子,不堪回首。为了哄孩子们开心,晚饭后,孩他爹极力撺掇着一家人出去走走。

跟着孩儿他爹出门,我和孩子们绝对是合格的路痴。不知他是否提前做了功课,反正领着我们走走停停间就到了王府井大街。璀璨的灯光,繁华的街市,小吃街扑鼻的香味,瞬间就燃起了孩子们的兴奋劲儿。

那会儿,上初中的儿子最爱看的是各个书画展。在一幅幅绘画作品前,他安静的好像要融入画面当中去,我相信,他那时,是沉醉其间的。不知道他以后选择的艺术专业,和那次王府井之行是否有一星半点的关系。也许,那次的观展,如同一粒小小的火种引燃了他心底对艺术的渴望吧。

八年的时光,不光丫头早已大学毕业,就连儿子都拿到了本科艺术专业毕业证。

时隔八年后的今晚,三口又一次踏上王府井大街,灯光依然璀璨,行人依旧密匝。儿子已然出落成一个文气中带有几分帅气的小伙儿。尽管,我们夫妻已被岁月雕琢的多了几分沧桑,我们依然能如此深情的守望着儿女守望着彼此,如此,便是天大的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