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真实故事:素香又一次从儿子家逃跑

2022-09-16 07:38:25


这些问题素香还可以克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说话的人,以前在老家东家聊会儿西家串会儿,已经成为习惯,在这里,占子媳妇根本不理她,两个孙子倒是搭理她,只是他们是有样学样的欺负素香,把素香要用的东西放在她够不到的柜子上面,或者等她出门去公厕时把屋门



占子娘又一次从北京偷偷坐车回了老家。这不是占子娘第一次这样做了,这次因为手里钱不够,连车票钱都是一名警察帮她补了几块钱才够。

1

说起占子娘,并不是占子的亲娘,占子娘名叫素香,当年嫁过来的第一天,占子名义上的爹因为嫌弃素香个头矮,结婚第一天,就离家去当兵了。

素香有多矮,是真的矮,最多就1.3,其实素香的模样不难看,白白净净,五官清秀。但架不住男人的嫌弃,第一眼的嫌弃可能就是终生的,占子所谓的爹连夜就跑去当了兵,那时候没有离婚一说,男人不喜欢就离家走了,女人不喜欢的时候却被劝着忍耐。素香没有喜欢或不喜欢。只是不知道,男人走了自己应该怎么办?还好婆婆通情达理,说如果你想回娘家就回娘家,想在这里待着,这里也是你的家,有娘一口吃的就不会饿着你。

素香考虑了一晚上,决定留下来,在那个缺喝短吃的年代,回去了也会被哥嫂弟弟们嫌弃。还不如先在这里待待看,素香甚至还奢望的想,万一男人想通了回来了呢。最终这也只是素香的奢望罢了。

转眼过去了七八年,素香的男人也没有如她想象的那样想通了回来,素香的婆婆觉得素香一直这样一个人也不是办法,就从素香老公堂兄弟处帮素香过继了一个儿子。

婆婆给孩子起名叫占子,然后公公婆婆就帮着素香一起拉扯着占子。

转眼占子5岁了,每次素香领着儿子出门。远远望去。像是一个大孩子领着一个小孩子。话说回来,素香当时也确实不大,不过22岁的年纪,放到现在大学还没有毕业,再加上个头矮,远远望去更像姐弟俩。

有一天,5岁的占子突然间不吃不喝,让村里的赤脚医生给开了些药,吃了十来天也不见好转。占子本来肉嘟嘟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去。素香和婆婆带着孩子来到县里,县里给开了些开胃的药,吃了三五天,占子倒是能吃些饭了,但还是不见长肉,又吃了十多天,药吃没了,占子又开始不吃不喝。素香和婆婆带着孩子各地寻医问药,大概过了三个多月,占子已经瘦成皮包骨。最后有人给他们出主意,不行就去省城看看吧,当年咱们村那个谁谁就是到处看不好,最后去了省城,大城市好大夫多。再看不好……唉,那人叹了口气,没再说下去。

素香和婆婆带着占子又来到了省城,打听到了一个儿科的医院,大夫给开了一瓶补锌的药。

回来吃了几天,开始吃饭,又吃了一段时间,竟然就这样好了。


2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事情的影响,占子的个头一直不高,这让素香很着急,虽然不是自己生的,但格外的害怕他的个头会随了自己。所以在那个有限的物质条件下,素香和婆婆想尽一切办法帮占子补充营养,怕累着占子,家里的重活累活都是素香和公婆去干。

可天还是不遂人愿,占子依然只长到了165左右。这让素香很是内疚,总觉得占子长的不高是因为5岁的那次病造成的,怪自己没有及时帮占子找到治疗的方法。

所以在帮占子娶媳妇这件事情上,素香执着的要给占子找一个个头高的媳妇。

最后,这件事情总算让素香达到了满意。占子媳妇个头跟占子几乎差不多,身材壮硕,不但干活会是一把好手,以后下一代的身高也不发愁了。农村老话说的好:爹矬矬一个,娘矮矮一窝。

因为一直被母亲和爷爷奶奶宠爱着,占子的农活并不拿手。结了婚,公婆年纪大了,家里的活儿又变成素香和儿媳妇干了,占子依旧提不起来,这让占子媳妇颇有微词。素香便通过占子亲生父母的关系把占子弄到了城市做工人。

占子媳妇和孩子依然跟素香他们在农村生活,直到占子家老二5岁才随着占子到了城里。

这期间,素香公公因为脑血栓去世,占子媳妇和孩子们去到城市后,就只剩下素香和婆婆一起生活。

又过了几年,婆婆因为脑梗去世了,家里只剩下素香,突然有一天,村干部带着两个陌生的穿军装的人来家里找素香,素香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还以为自己男人回来了,却见两个陌生人向她行了一个军礼,并给了她一本证书,素香不认识字,看着证书一脸茫然,两个陌生人互看了一眼,说,嫂子节哀,林生同志牺牲了。

是的,素香名义上的老公,占子名义上的爹叫林生,素香眼里的光一下暗了下去,这么多年了,她虽然嘴上没有提过,但心里无时无刻不希望自己男人突然回来,现在就剩她一个人,这种想法愈发的强烈,哪怕他带了别的女人和孩子回来,自己也可以接受。

这下素香真的再没有了盼头。

以后,政府每个月都会按时给素香寄来20元钱。

那时候的20元钱相当于城市里一个工人的工资了,素香一分都没有花过,她依然种地,闲暇时纳鞋底补贴家用,林生用命换回来的钱都攒着,等到年底占子他们回来时便给了他们。

素香心疼占子一家四口只靠占子一个人的工资,每月有了这20块钱,相当于多了一个人的工资,这让占子一家四口的生活过得也不错。

后来开始上山下乡,占子因为他没有见过面的父亲的牺牲,作为烈士家属唯一的儿子,免于上山下乡。

又过了几年,素香年纪越来越大,虽然尚能自理,但毕竟一个人住,有个头疼脑热邻居还可以帮忙照顾一下,真若有个好歹邻居怕没法跟占子交待。在左邻右舍的劝说下,占子把素香接进了城里。


3

对于在农村生活了一辈子的素香,初进城的她,生活和习惯有很多的不适应:早晚不记得刷牙,使用厕所不知道冲水,上完厕所不记得洗手,洗碗不记得放洗涤剂……

占子和媳妇,并没有因为自己也是从这步走来的而体谅素香,她和占子都开始嫌弃她,嫌弃她不讲卫生,嫌弃她不好的习惯。

虽然素香尽量的慢慢改变,但是,毕竟年纪大了,有些习惯不是一时就能改掉的。

其实,我总觉得,并不仅仅是因为素香一些习惯不好。而是从本心上占子就觉得这不是自己的亲娘而心生嫌隙。

占子和媳妇不让素香上桌吃饭,每次吃饭,都是让她搬个小板凳在厨房吃。只有老家来人,才让她上桌吃。两个孙子都成了半大小子,吃的多,有时占子媳妇做的少了,不够吃,就不让素香吃饭或啃个窝头。家里的厕所不让素香用,让她去外面的公厕,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都不让她在家上厕所。

这些问题素香还可以克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说话的人,以前在老家东家聊会儿西家串会儿,已经成为习惯,在这里,占子媳妇根本不理她,两个孙子倒是搭理她,只是他们是有样学样的欺负素香,把素香要用的东西放在她够不到的柜子上面,或者等她出门去公厕时把屋门反锁,不让素香进屋……,占子媳妇却只是看着,任由他们欺负素香这个奶奶。

一家人对素香都没有好脸色,除了月底时,素香从邮局把钱领回来递到他们手上的那天,那天素香不但可以上桌吃饭,占子媳妇还会笑着给她盛上。

那一次,又到了领钱的日子,素香领了钱没有回家,而是拿着钱一路打听奔了车站。直到天黑,老家给占子打去电话,他才知道自己的娘还有这么厉害的时候,竟然一个人一路打听回了老家。

素香只字不提占子和儿媳妇对她的不好,就是说想家,说什么也不跟着占子回去,直到村干部出面,占子也就坡下驴的保证以后每年领着她回来一趟,素香才跟着占子回来。

素香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她倒不是相信占子的狗屁保证,她想的是村干部都出面了,自己虽然没有提占子他们的不孝顺,但占子自己应该心知肚明,这次回去他们应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了,也不能再放纵两个孙子欺负自己了。

可素香这个小九九打错了,村里人拿村干部当天,可占子在城里,并不觉得村干部能管的到他。何况他回来根本没跟媳妇孩子提这个插曲。

占子上班,占子媳妇和两个孙子对待她还外甥打灯笼——照旧。

生活没有改变,素香却长了一个心眼,回来后面对“待她如故”的占子一家,她不在掏心掏肺的待他们。

每月领的钱,不再按月给他们,除了偶尔自己花花就是藏起来。素香没有自己的房间,住的是客厅的一个隔间,说是隔间,其实就是拉了一道布帘,晚上睡觉时拉上,白天拉开。面对家里这点地方,占子媳妇可以说是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可是连钱的影子都没有找到。

占子媳妇很是奇怪,就这一眼都能看遍的地方,她能把钱藏哪里?可是,她就是没有找到。


4

以往,素香的衣服都是她自己洗,被褥也是自己拆洗。占子告诉媳妇,村里的一个远方堂叔想趁刚入冬不忙进城来看在这里上班的儿子,并顺道来看素香,这是素香进城两年来第一次有村里人来,可能是怕素香给他们丢人,占子媳妇趁素香上街买东西时,主动拆洗了素香的被褥。

这一拆不要紧,拆开褥子,里层密密麻麻一张挨一张的钱,有5块的,有10块的,铺满了整个褥子。

素香买东西回来,她的被褥已经洗过晾了起来,看到自己满床狼藉,看着晾在阳台的被里被面,素香像被抽走了灵魂一下子瘫倒在地上。

占子媳妇只是看了婆婆一眼,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占子娘是第二天一早偷偷溜走的,这次身上只有买东西剩下的几块钱,我不知道当年的票价是多少,只知道到了车站,是车站民警帮她补了几块钱才够钱买的车票。

这次回来的素香,比上次萎靡了不少,本就矮小的身子几乎全缩进了衣服里。

而本来要去看素香的堂叔,因为临时有事也没有去占子家。

占子是三天后来接的他娘,这期间,素香一直住在林生的一个堂侄家,三天里,素香几乎没说过一句话,也不似上次回来时去邻居亲戚家串门,而是吃完饭就抱着堂侄媳妇给她准备的褥子发呆。

素香这次毫无反抗的就跟占子回去了。回来的素香越发沉默,一连几天,除了偶尔吃几口饭,就是抱着占子媳妇已经做好的褥子发呆。

就这样,从占子媳妇发现素香的钱到现在过去了两个多月,素香一直是这个状态,占子和媳妇越发的嫌弃素香,若不是每月还有20块钱可以领,恐怕他们根本不会让素香继续待在家里。

最终素香还是没有熬过那个冬天。

后来听那个打算去看素香的堂叔说,他那次是去市医院看在那里工作的儿子,占子曾经找堂叔儿子开过几次治疗不能大便的药,据说是素香自从那件事后一直无法大便。

后来我专门去查了一下不能大便的原因,可能是上了火导致,也可能是其他肠道疾病。

不敢说素香的病一定是上火导致,但也肯定不沾那次上火的光。


当父母老了。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很重要,如果占子和他媳妇能让素香有归属感,有安全感,她的钱不会把控在自己手里,占子他们一家人的态度让素香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外人。没有了那些钱就相当于没有了依靠没有了安全感,一下把素香压倒了。

父母不需要我们给多少钱,住多大房子,他们只需要我们简单的一日三餐,有事没事说说话,最重要的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

最近一直在老家待着,上篇文章说过我家是一个女人们的聚集点儿,这些家长里短的故事,都是这些妗子婶子们讲的。

她们也到了做公婆的年纪,可能比较在意的就是儿女们是否孝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