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现在的爸妈啊,能不能让大学生“省点心”

2022-09-16 07:34:23


今天公交在赤坡山站停靠的时候,由于车上人较多,一个牵着小男孩的年轻妈妈没来得及下车,看着关上的车门,小男孩慌了,抱着妈妈的腿用奶声奶气又略带哭腔的声音说:妈妈,我们下不去了怎么办。



今天公交在赤坡山站停靠的时候,由于车上人较多,一个牵着小男孩的年轻妈妈没来得及下车,看着关上的车门,小男孩慌了,抱着妈妈的腿用奶声奶气又略带哭腔的声音说:妈妈,我们下不去了怎么办。



这一幕,不禁让我想起去年在上海实习的时候,我妈独自来找我。在经过人民广场站的时候涌上来很多人导致没有及时下车。


我妈拉着我,看着我,眼里略过一丝惊慌。



从什么时候开始,妈妈眼里有这个小男孩一样的慌张?



国庆假期,刚好是妈妈的生日。


刚进门,爸爸就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背,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而妈妈凑过来神秘的问我,过两天我生日,你想要送我什么礼物?礼物我当然准备了,但是我故意卖了个关子,假装忘记了她的生日。妈妈有点不开心:“你是不是都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我有点惊讶,以前他们并不是这样的——


曾经的他们是威严的,以至于我弄坏了家里的台灯,害怕得哇哇大哭;


是见识广阔的,一些在我眼里千奇百怪的事情都能解答;


他们很厉害,玩具、家具、电脑……什么东西坏了都能修,也很成熟,什么主意都能拿定,不会哭泣更不会撒娇。



而现在的妈妈扮演了曾经的我,竟然会主动讨要生日礼物了。


在什么时候,爸爸妈妈变得跟我们小时候一样“不省心”了?



前不久,我的朋友跟我讲了这样一件事:


毕业后的她考上了研究生,由于专业关系一直待在学校和导师一起搞科研,比本科时还少回家。她妈妈怕打扰到她,很少打电话,每天都会微信问一下她吃了没。



但是有一段时间她妈妈突然好几天没主动联系她了。直到国庆回家,她才知道妈妈的手机坏了,等她回去看能不能修。


朋友讲到这里笑了说:“我一个做学术的哪会修手机”。



她对我说,她爸爸妈妈比较没文化,自从上了大学,很多事情都会问她的意见,哪怕是她根本不懂的事。甚至没经过她同意都不会动她的东西,每次回家都会发现房间里物品除了没有灰尘,摆放位置和自己好几个月前离开家时一模一样。



父母变得很听她的话,这种感觉就像她小时候听父母的话那样。



在韩剧《请回答1988》里,正焕怕妈妈担心,什么事都不和他的妈妈美兰讲。她的妈妈会故意借口亲近他。



长大后远离家乡的我们像剧里的正焕那样,变得越来越不愿意和父母沟通。我们怕父母担心,父母却觉得是不是他们做的不够好。



我们离开家,去看见了更大的世界,接触了很多父母接触不到的东西,甚至有了独自生活的能力,我们和父母开始有了不同的认知,我们开始真正“长大”。


我们的长大,让父母开心,也让父母失落。


这种失落就像是小时候,我们站在门口目送父母出门工作那样。



家庭的能量是一种平衡的关系,父母一直用他们的能量来补充我们,当你强大了,父母就变弱了。


重阳节到了,打个电话给爸妈,让他们知道我们长大了,但依然还是那个离不开他们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