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不只有脸红心跳的爱情,这部片还讲了真·演员的诞生

2022-09-16 07:34:21


他终于成为了辛格,但宰夏却不是完美的沃尔特(英佑和宰夏在舞台剧中的角色名)。


说《演员的诞生》是最近内地最火的综艺,应该没人有异议吧。动不动就上个热搜,可看度甚至超过了节目本身。但若真聊到演技,那就不得不佩服这部《方法派》。

有着“钟武璐黄金配角”之称的朴圣雄,演多了黑帮和大佬,近来戏路渐宽,画风突变。刚在《Man to Man》里饰演完一个有着艺人病的韩流明星、和朴海镇打情骂俏,这次又搭档新生代演员吴承勋,玩起真正的基情,光是海报就十分养眼又极具看点。

要说这部电影有多红,从网上那么多求资源的呼声就可看出一二。

所谓方法派,简单来说就是演员全身心地和角色融为一体,去感受角色的情绪,也即是入戏。碰到这样的演员,对观众来说,自然是幸运的,尤其是在更考验演技的话剧中。

电影开片,骑着自行车登场的男主宰夏就是这样一个方法派老演员。演技好那是肯定的了,但一部戏中,不总有老戏骨,也有没演技的流量小生。

和老戏骨宰夏演对手戏的就是这样一个小鲜肉英佑。偶像团体出身,代表作不多,花边新闻不少。对排练漫不经心,常年吊儿郎当的样子。迟到早退没演技,还无视在场的各位前辈。台本懒得翻,念台词莫名笑场,动不动就是心情不好不拍了,但一面对镜头,又是一副微笑的偶像脸。

拿排练室当秀场,又目中无人,这还了得。宰夏向导演提出换角,导演表示我也很无奈,一部话剧不能只有质量,还得有流量。看来这种现实的问题,哪个国家都有。

既然换不了演员,那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解决了。在一次研读会上,宰夏突然将英佑从座位上拽了起来。就在众人惊讶之时,宰夏一秒入戏,给英佑来了次现场教学。

宰夏的这一拽,把英佑拽入了戏,还给他拽出了感情。此后,他认真读完宰夏推荐的演技书,还花大量精力来研究剧本,真·演员就此诞生。

随着英佑出入宰夏家的次数增多,很明显发现他看宰夏女友的眼神变得意味深长。但电影没有给观众想入非非的空间就直接揭晓了答案。毕竟电影海报早就剧透了一切。

没有强烈的反转,电影直接进入宰夏和英佑的感情戏。这感情从舞台一直延续到了现实。

宰夏温柔地替英佑挡住光线,英佑在拍宣传照时把宰夏撩得只能假装正经脸。明明是两个男人的感情戏,却充满了偶像剧的甜味。

“我不是gay,我只是喜欢哥哥。”这么中二又玛丽苏的台词,撩得一帮中年少女习惯性露出老司机式微笑。

不止宰夏的女友觉察到了两人微妙的关系变化,英佑的经济公司也开始出手阻挠。谣言四起,报道铺天盖地而来。大家都在等两人的解释,于是,明明爱得深沉的宰夏怂了。

演出前,英佑将宰夏的方法派笔记本递给他时,带着试探与一点点的挑衅,他在拿两人的爱和自己打一场赌。可惜,他输了。曾经,是宰夏抓住他的手腕,告诉他要能入戏也要能出戏。但如今,他们被自己的心锁住,无处可逃。

舞台上,当英佑放弃丢下来的保险绳时,我想他是真的心死了。他终于成为了辛格,但宰夏却不是完美的沃尔特(英佑和宰夏在舞台剧中的角色名)。

当灯亮起,不明所以的观众们被俩人的演技震撼,继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然而留在舞台上的只是辛格和沃尔特,已没有英佑和宰夏。

当然,即便两个男主将老戏骨和小鲜肉的爱情刻画得细腻又虐心,但这并不只是一部BL电影。假戏真做的戏中戏套路,早有《霸王别姬》这部珠玉在前。脸红心跳的爱情只是导演的“幌子”。

影片带着导演方银振特有的细致。从《回家的路》到《长寿商会》,再到《方法派》,方导的电影习惯以细节取胜。

片中,当被问及话剧是否有意思时,英佑说了一段听上去不经意却又意味深长的话。而这也正好反映了英佑态度的变化。

初登场,英佑的眼神是不屑。经历宰夏的“调教”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有温度。当他看向宰夏的女友时,有人说那是导演有意营造出的反转。其实,那是英佑对这段感情的一种试探与挑衅。

看似暧昧的画面,却掩不住英佑眼中的玩味。他在质疑宰夏与女友的感情,也想要试探这个女人到底是有怎样的魅力可以让宰夏痴迷,或者自己该以一种怎样的姿态堂堂正正地介入宰夏的生活。

所以,起初当他看到宰夏习惯性摸铜像会感到好奇,得知铜像是宰夏女友的自画像后也意味深长地摸了一下。

在望向宰夏的眼神中,英佑无时不刻不在释放着暧昧的讯号。直到宰夏面对女友的亲密举动终于眼神麻木,直到曲终人散宰夏成为一句没有爱的躯壳,就像那尊被摔破的铜像。

作为一个方法派老戏骨,宰夏对英佑到底只是入戏,还是动了真情?必然是后者吧,因为当他看到那截道具手指时,是带着真的畏惧。(话剧中,英佑饰演的辛格私藏了宰夏饰演的沃尔特的一截手指。)

入戏容易出戏难,台上台下几分真情几分戏。有人戏如人生,有人人生如戏。

看完电影再来看海报,原来结局早就揭晓。海报中的两人,虽然姿势亲昵暧昧,但眼神却出卖了内心。直视镜头的英佑,眼中带着倔强与心伤。另一边的宰夏却避开了镜头,看向别处,面对这份感情,他最终选择了逃避。

车里,英佑的笑容渐渐消失,看似平静的表情却也透着无奈,他出戏了吗?也许!但宰夏却是真的入了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