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民国情感录(17):亲生父亲状告荒唐女儿,婆媳不和是根源

2022-09-16 07:33:07


余美颜的父母得到消息后,很快就联系了一位当县长的亲戚,这才使余美颜得以保释,恢复了自由身。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今天的女主角是民国时期的“奇女子”余美颜。她这一生跌宕起伏,18岁时,因为婆媳不和而做出了让家族蒙羞的荒唐事,被亲生父亲起诉后入狱改造了一年;28岁时,从游轮上义无反顾地跳进了广阔无垠的大海之中,结束了她那短暂、喧嚣而矛盾的一生。

余美颜 ,1900年出生于广东台山县荻海的一个富商之家。优渥的成长环境,使她从小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她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典当商人,母亲饱读诗书、满腹才华。在母亲的教育下,余美颜在很小的时候就能诵读经典了。

由于余美颜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就在她从学校回家的路上,经常都会有好色之徒尾随她回家。父母知道后,就让她停了学,后来就在家里请来先生,教她国文和英语。

17岁时,余美颜跟普通女子一样,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许多达官贵人都上门求亲。父母为她千挑万选,终于相中了一户姓谭的殷实人家。

接受过西方教育的余美颜一开始很抵触,根本不愿意接受这种包办的婚姻。后来在接触了未婚夫之后,见他长得不仅一表人才,而且也同样接受过良好的教育。还常年经商,曾经越过大洋彼岸,思想意识也很超前。最重要的,是他对余美颜宠爱有加,让余美颜感受到了爱情的甜蜜。所以余美颜便打消了顾虑,接受了这门亲事。

18岁那年,余美颜风风光光地嫁到了谭家,过了一段时间幸福快乐的新婚生活。后来,谭家的生意出现了一些状况,丈夫身为家中长子,不得不长期往返于国外打理生意,只得让她留在谭家照顾一家大小。

丈夫走后,余美颜深闺寂寞,谭家又不许她出国和丈夫团聚。一些“婆婆媳妇小姑”的鸡毛蒜皮的事,就不可遏制的经常发生着。婆婆和小姑是血脉相连的,合起伙来一起对付她是常有的事。于是,本来有着万千宠爱的余美颜,没多久就装了一肚子的委屈。

面对过这样烦躁的日子,余美颜又无人倾诉,她迫切地需要寻找一个能让她感觉自由的空间。于是有一天,她不告而别地离开了谭家去了广州。

1918年2月27日,余美颜想不到自己的运气居然会这么差,一到广州,就被军警抓进了监狱。原来,就在头一天,正好有一位叫程璧光的海军总长被刺身亡了。当时的军警按照惯例排查可疑人员,他们发现余美颜穿着怪异,便把她作为可疑分子抓捕了。

余美颜的父母得到消息后,很快就联系了一位当县长的亲戚,这才使余美颜得以保释,恢复了自由身。但是,还有个更大的意外在等着她——婆家知道这事后,解除了与她的婚约。而余美颜的父亲得了个“管教无方”的差评,脸上火辣辣的无颜见人。他一怒之下,就把余美颜这个不孝女送进了习艺所学习女工。

“习艺所”听起来不错,其实是当时的一种"新式监狱"。关押在里面的人,是绝对没有自由的。那是政府强迫犯人学习各种自力更生技能的地方,开设的劳动技能有木工,漆工,石印,摇纱,织布,织袜等。

余父的出发点是好的,他希望疼爱了多年的女儿能够在习艺所里好好冷静下来,从今往后能收敛自己的性子,不要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来了。余家丢不起脸不说,还会毁了余美颜的一辈子。可是,当时愤慨的父亲或许忘了沟通的方式,只是简单粗暴地把余美颜扔进监狱就算完。再或许,在习艺所的日子里,余父、余母能和她好好谈心,也就不会发生以后的事了。

对余美颜来说,所有的事情都进入了一个恶性循环。如果她这时候能冷静一下,未来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暴风雨了。

一年后,余美颜重获自由,但已经失去了爱情和亲情。积在心里的怨愤无处释放,她开始了彻底的自暴自弃。纵然知道父母希望她回家,她也仍然“有骨气”地来往于省港之间,过她自己想要的“自由”生活。

此后,余美颜就放浪形骸,不管不顾。她每天出入于舞厅、赌场、酒会,让纸醉金迷的生活麻醉自己的痛苦。她穿着艳丽的服装,打扮地花枝招展,比舞厅的舞女还要夸张。

余美颜的天生丽质加上她不俗的谈吐,以及自身的傲气和“匪气”,让很多公子哥们沉迷不已。于是,她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为她花钱,她便和他们跳舞。若是有看得顺眼的男子,就和他过夜。遇到不喜欢的,饶是对方要给她多少钱,她也不答应。

在这期间,有一个姓何的香港富商喜欢上了余美颜的真性情,并把她娶为二房姨太太。在香港的日子,美貌多姿的余美颜过得很是开心。像是要弥补过去受苦的光阴一样,她不断地进出戏院、赌场……

娶了个如此挥霍无度的姨太太,丈夫也受不了了。不久,这个第二任丈夫就登报和余美颜解除了婚姻关系。

再次恢复单身的余美颜继续在风月场上驰骋着。她无可替代地成了当时的“网红”——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小报记者收集起来,成了报刊杂志的“知名人士”。只是,她这样的习性,大家也都当个笑话看罢了。

1925年,南海县县长的儿子爱上了风情万种的余美颜,阔气地对她一掷千金。余美颜也被他的深情打动了,他们有了结婚的打算。

当南海县县长得知儿子爱慕的对象竟然是人尽可夫的余美颜时,顿时就火冒三丈,不容分说地就把儿子扣押起来。并对余美颜提出了要求:只要她归还为她花掉的两万块银元,就马上放掉儿子。

为了这份爱情,余美颜奔波走于上海、天津和北京之间,凭着以前的人脉,好不容易凑齐了两万块银元。当她满怀希望地交给县长后,县长却变了卦——县长让她立即离开他的儿子,不然,就要以“土娼”的名义去起诉她。“土娼”是没有合法身份的女子,若是被告,将要面临牢狱之灾。

余美颜还没忘记以前在习艺所里的苦涩滋味,此刻,她也没有能力抗衡了。只能选择离开这个和她曾经热恋过的官二代。

心灰意冷之下,余美颜想起了当初对自己那么温存的丈夫来。她不远千里赶到国外,找到前夫后,向他提出想重归于好。但是,时过境迁,前夫也听闻过余美颜的荒唐行径,哪里还愿意接受她呢?

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余美颜回到国内后,决定自断三千烦恼丝遁入空门。可就在这时,那个官二代听说她的行踪后,又不断到尼姑庵来找他。佛门要的是清净,岂能接受尘缘未了的女子?于是,当家师太便把余美颜逐出了庵门。

在短短十年时间里,经历了这些沟沟坎坎后,余美颜决定给这个世界留下最后一件礼物。她将以前和那些情人的来信及来往经过,全都汇集在一起,起名为《摩登情书》。

1928年4月,余美颜做好这一切之后,从香港登上了到上海的轮船。途中,她忽而笑忽而哭。眼看轮船到了上海的吴淞口时,她纵身一跃,跳进了波涛翻滚的海水中,就此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

在她的船舱内,人们找到了她留下的遗书:既无人生乐趣,不如逃离这个污浊世界,在此黑暗社会偷生,毫无生趣,非寻死不可。来世或可做一纯洁女子,得到真正自由。

纵观余美颜的一生,不得不说是极其可悲的。 而造就她如此可悲的一生,除了她自身的原因之外,和婆家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诚然,在那个年代里,女子应该“三从四德”,应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谭家在娶余美颜之前,也应该了解她的性格及其受教育的程度。假如,她能和丈夫彼此相伴,出国共同打理生意,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一步。当丈夫走了之后, 她孤立无援地面对毫无善意的婆婆和小姑,要单枪匹马地和她们抗衡,想想都知道会有多难。

当然,最错的一步,就是余美颜离开谭家后去了广州,而不是去找她的丈夫。 一步错、步步错,人生的每一步都很关键,希望我们每个人在迷茫时,都要冷静一些。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