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章惇欲对司马光鞭尸 章惇为何如此痛恨司马光

2022-09-16 07:33:05


其实司马光未上台之前还残存一丝理智,他还想着当初王安石变法时候就刚愎自用阻塞言路,听不进去一点异见,自己要是有朝一日上台一定要广开言路,再者新法的确有弊端,但是不是也有实用的呢,到时候一定要留其精华去其糟粕,可事实却是司马光上台就癫狂了,要


1093年,新党章惇上台后非要把司马光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示众,章惇恨司马光入骨的原因是因为司马光曾觉得河湟之地无用,非要把数万将士用血肉抢回来的,拓边两千余里土地尽数还给西夏,司马光认为这场战争本来就师出无名,是一场非正义战争,连范仲淹的儿子也认为这场战争的胜利所取得的土地属于小偷行径可耻,并且除了文彦博也支持司马光以外其余大臣们都觉得不可思议,纷纷反对,无论司马光写书成就有多高,他也掩盖不了这种客观主义的卖国行径,瑜不掩瑕,司马光这一黑点始终洗不掉。

司马光最为人津津乐道就是他小时候砸缸救人这件事,充分展现了司马光的智慧,可是就这样一个少年早慧的司马光年老了变得不可理喻,苏轼大骂其为司马牛,司马牛,倔得像头牛,这是因为当司马光站在权力巅峰的时候他恍若成了第二个王安石,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就用雷霆手段大力打击贬斥反对变法的官员,凭一己之力把台谏大多数官员全部赶出朝堂,致使新法推行的过程当中无人敢说新法的弊端。

可当说真话的都走了以后,阿谀奉承的都来了,王安石启用的吕惠卿蔡确等人后期都被入了奸臣传,小人当道的后果就是党争再起,连一手提拔他们的王安石最后也深受其害,后悔不已,司马光曾经上书劝诫王安石说这个吕惠卿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可王安石那时势头正盛听不进去还以为司马光在挑拨是非。

可现如今司马光站在权力的巅峰的时候,他也犯了王安石的错误,这回是司马光把支持新法的官员全部排挤出朝堂,铁血手段比之当年的王安石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司马光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里把王安石已经推行了近十五年的新法全部废除不说,他还偏执的认为当年宋神宗任命王韶带领数十万大军攻打西夏抢夺土地是非正义战争,列出了四点理由非要把这些土地还给西夏,很难想象能写出如此巨著的大儒目光却如此短浅,无论是哪个朝代割地都是耻辱的事,司马光却张口就来,真是奇怪啊。

前文以说司马光认为宋朝当初打西夏属于非正义战争,师出无名,其实西夏是李继迁背叛宋朝自立出去的,于情于理攻打西夏也不算师出无名,第二司马光认为废了新法以后宋朝需要休养生息,换句话说新法废了以后朝廷收上来的钱肯定少了,就无力维持这些地方,与其浪费钱财还不如还给西夏,第三司马光认为打这些地方有什么用呢,西夏不过蛮夷国家罢了,宋朝犯不上和这样的国家一般见识,把这些地方还了还能保宋朝很长一段时间的安宁,最重要的是司马光认为现在西夏派使者要回这些地盘宋朝主动给了就算了,要是西夏派军队攻打宋朝无力抵抗,与其到时候被动给还不如现在给来的体面,其实司马光还有一点私心,那就是司马光觉得这些地盘属于新党在位时候的功绩,跟自己没啥关系,新法都废了这些在一还就彻底磨灭了新党的痕迹,都说文人误国,话糙理不糙啊。

正是因为这样章惇才恨死了司马光,他大骂司马光是个村夫,啥能力也没有,章惇知道当年宋神宗之所以想要灭了西夏,这是因为宋朝已经没钱了,要是灭了西夏就不用在岁贡了,虽然灭了西夏这个想法未实现,但是王韶却拓边两千余里对西夏形成了合围之势,代价就是几万将士马革裹尸葬身沙场,虽没有灭了西夏但是却令西夏腹背受敌,换句话说如果这些地方真的无用,为何西夏要派使者要回呢,幸好当时有大臣刑恕建议司马光召边疆将领问一问,这些地方重要不重要,后期孙路拿着地图给司马光一指一分析,司马光才恍然大悟,才打消了把全部西北要塞还给西夏的想法,而只是把安疆、葭芦、浮图、米脂、吴堡等寨割让给了西夏,但要求是西夏放还宋朝被俘虏的士兵,并还恢复此前已废除多年的给予西夏岁币,可见写了十五六年书的司马光居然连地图都没看就敢施施然大手一挥割让土地,真不敢想那场景。

其实司马光未上台之前还残存一丝理智,他还想着当初王安石变法时候就刚愎自用阻塞言路,听不进去一点异见,自己要是有朝一日上台一定要广开言路,再者新法的确有弊端,但是不是也有实用的呢,到时候一定要留其精华去其糟粕,可事实却是司马光上台就癫狂了,要求五天之内就废了募役法,其余大臣们都觉得这事不能过急,早期反对新法的苏轼也觉得不应该这样做,自此苏轼是既得罪新党又得罪旧党,可谓是一肚皮不合时宜啊,这时候只有蔡京为了迎合司马光还真五天废了募役法,就这样王安石任用小人的案例再次上演,司马光开始任用蔡京这个小人,等司马光去世以后蔡京把北宋朝堂弄得乌烟瘴气,蔡京与宋徽宗等人一起敲响了北宋的丧钟。

司马光废新法的确是非常利落,可是废了新法也要提出一些于国于民有利的国策啊,这时候司马光依旧遵循所谓的旧法,一点没改善北宋的现状不说,还把王安石变法期间积攒的库银折腾了个干净,最不可饶恕的就是他没看清蔡京此人的本质,这就是个投机分子,谁当政就向着谁,完全不是为了百姓着想,幸好司马光去世的早,要不然没准还能看见蔡京是如此把持朝政如何兴风作浪的。#司马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