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债务炸弹:全球正面临一场破产雪崩 比2007年还险恶

2022-09-16 07:32:28


怀特认为,现在全球每一个地方都可能是全面危机的导火索“雷曼危机之后,新兴市场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现在,他们是问题的一部分了。


Image

"投资银行在线"是一个资本与项目对接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围绕“早期投资、私募股权融资、项目并购退出”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如果您有靠谱的项目,请将商业计划书发送到: bp@pelist.com,垂询热线:400-882-0021。

Image

一位业界领先的金融理论家警告称,目前全球金融系统的不稳定已经到了很危险的地步,正面临着一场破产雪崩的威胁,整个世界的社会和政治稳定性都将受到挑战。

“当前的局面比2007年还要险恶。我们对抗萧条的宏观经济弹药已经基本上用光了。”说这话的是怀特(William White),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审议委员会主席,曾任国际清算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过去八年时间当中,债务持续累积,已经达到了世界每一个地方都会成为潜在的导火索的地步。”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前夜,他接受了英国《电讯报》的采访:“显然,下一次衰退当中,这些债务的很大一部分都将无法偿还,这会让许多本以为自己持有的资产有一定价值的人感到不安。”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我们现在是否能够直面现实,在于我们是以有序的方式,还是在一片混乱中面对即将到来的挑战。债务问题其实已经存在了五千年了,在苏美尔人时期就有了。”

全球各国政府的下一个任务就是如何处理债务减记,如何大规模重新安排社会中的赢家和输家——同时确保不造成政治风暴。

怀特认为欧洲的债权国可能将不得不接受最大规模的减记。欧洲各银行的不良债款就已经达到了1万亿美元的水平——他们已经深深卷入了新兴市场,几乎可以肯定正在为那些永远不会归还的债务做展期。

欧洲银行系统或许需要以一个难以想象的规模进行再注资,新的救援规则之下,那些存款超过10万欧元的储户很可能会被迫帮忙埋单。

怀特的警告声尤其值得关注,因为在2005年到2008年期间,整个央行世界中极少有人会明确指责西方金融系统是在胡来,预言全球经济将受到暴烈危机冲击的,而怀特正是这极少数人中的一个。

怀特说,大央行在雷曼兄弟之后纷纷推行量化宽松和零利率政策,结果就是由此而来的流动性溢到了东亚和新兴市场,造成了股市泡沫,刺激以美元借贷的行为急速升温,在一个资本自由流动的世界当中,这一切都是很难控制的。

结果就是,这些国家现在都已经泥足深陷难以自拔。新兴市场的公共和私营部门债务相加,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85%,为史上最高,而经合组织成员中,这一比例为265%,两者都较上一次信贷周期顶点的2007年增长了35%之多。

Image

怀特认为,现在全球每一个地方都可能是全面危机的导火索

“雷曼危机之后,新兴市场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现在,他们是问题的一部分了。”

怀特同时还是三十国集团近期一份关于央行后危机时代未来的报告的主笔,他说,鉴于全球系统已经失去了基石,具备了崩溃倾向,因此很难确定具体的导火索到底会是什么。

人民币的贬值显然就有这样的潜力。“每一个大国都投入了货币战争,哪怕他们同时还都会信誓旦旦地说量化宽松与竞争性贬值无关。大家都在玩一样的游戏,唯有中国例外——至少目前例外——而这其实是一个零和游戏。中国完全可能随时出手。”

怀特指出,联储及其他央行的量化宽松和廉价货币政策本质上是在提前预支未来的支出,即所谓“跨期平滑”。这种做法长期来说是会上瘾的和有害的,而且迟早将失去效力。最终,这种做法总需要付出代价。“简单来说,你不能寅吃卯粮。”

1987年崩盘之后,联储注入了大量的流动性来防止局面恶化,结果被证明是过多了。从那之后,各国政府和央行的反思使得他们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往往愿意听任繁荣周期自生自灭,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能够在晚些时候安全地清理局面,而反过来,每一次冲击发生的时候,他们却都迅速做出反应。在国际清算银行看来,这种不平衡的政策趋向就造成了持续性的宽松倾向,每一轮信贷周期,利率都会跌一些,距离自然利率越来越远。

1990年代,中国和东欧加入了全球经济序列,廉价的出口商品涌向全球,使得这种政策不平衡的错误进一步复杂化了。制成品价格的下跌其实掩盖了不断积累的资产通货膨胀。“由于一系列让他们安心的因素,政策制定者们心安理得地选择了无所作为,而我们现在知道,那些因素其实都是虚幻的。他们自以为是地相信,只要通货膨胀还在控制之下,就天下太平。”

事后看来,各国央行原本应该让全球化带来的临时性良性通货紧缩自行发展。可结果是,他们的实际行动造就了更糟糕的后果,一种典型的1930年代式样的债务通货紧缩。

怀特指出,联储想要走出量化宽松,同时充实自己的军火库,此时却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很可怕的两难之中。“这是一个债务陷阱。局面如此糟糕,糟到了根本没有正确答案。如果他们加息,后果会很可怕,而如果他们不加息,只能让局面每况愈下。”

如此的混乱,已经没有了轻松的解决方案。可是,怀特认为,至少政府应该停止让央行替自己“干脏活”。他们应该回归财政政策优先的立场,以基础设施投资来获取更快的增长速度。

“依靠央行来解决偿付问题,从来都是危险的,央行能够解决的只是流动性问题。这是通向混乱的处方,现在我们已经到了量变与质变的转折点了。”

来源:新浪美股


申明: 文章由本司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系统自动抓取全网最好文章内容自动生成,非人力所为,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即处理。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