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杂志微阅读】一场破产强裁大案给银行业带来的启示(节选)

2022-09-16 07:29:23


在重整程序中适用“模拟清算价值”进行强裁的取向并不公平,清算价值只是法院批准重整计划必须满足的底线,S集团子公司破产重整中,债权人的主要异议之一即是破产管理人采用了资产重置估值法而非收益法进行资产评估,最终导致资产估值严重缩水、债权清偿比例


文/于春露   中国工商银行法律事务部高级经理

卜祥瑞   中 国银行业协会首席法律顾问

载于《中国银行业》杂志2017年第4期


破产案件专业性强,银行过去参与处理的破产案件数量有限,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在当下法院受理破产案件的条件逐步放宽、地方政府越来越多地通过破产程序解决企业债务的趋势下,银行要高度重视破产案件中的债权保护工作,并应采取积极有效的应对措施。


破产重整是对陷入经营困境但有挽救希望与价值的企业通过对各方利害关系人的利益协调,进行营业重组与债务清理,使企业避免破产获得再生的法律制度。破产重整程序具有强制性,在符合法定条件的情况下,即使部分表决组反对,人民法院仍可以裁决文书方式强制批准重整计划,即通常所言的破产强裁。由于强制批准的重整计划在确定债权受偿方案方面具有强制法律效力,为防止损害相关利害关系人的权益,实务中应审慎适用。

调查显示,我国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中以强裁方式批准的重整计划占比高达四成以上,债权人尤其是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此反应十分强烈,在某些破产重整个案中,在特定因素的作用下,强裁不仅会损害债权银行的合法权益,也会严重损害法律的公信力。2016年,在南方某省发生的一起破产强裁案件在社会上引发了巨大反响,法院批准通过的重整计划让超过200亿元的银行债权灰飞烟灭,引发了广泛的舆论关注和争议。在当前去产能、降杠杆、实施供给侧改革的背景下,如何有效应对破产强裁,如何保护银行债权,如何防范假借破产重整之名逃废银行债务,需引起银行业的高度重视。

一场大案折射我国破产强裁诸多问题

S集团是全球产业化的光伏产品制造商,拥有境外母公司和5家境内生产实体。2011年以来,受全球产能过剩和市场下跌等因素影响,S集团陷入经营困境,资金链断裂,银行贷款大面积逾期。2015年11月,Y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S集团下属4家子公司破产重整,确认申报的有效债权454亿元,银行债权271亿元。2016年8月,管理人制定了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债权人会议第一轮表决,包含各债权银行在内的有财产担保债权组和普通债权组均未通过。2016年9月初,管理人将调整后的重整计划草案提交债权人会议进行第二轮表决,仍未获得通过。2016年9月30日,Y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债权银行强烈反对下裁定批准重整计划,终止重整程序。按照重整计划,4家子公司的普通债权受偿率仅为3.4%-11.85%,银行债权含以股抵债的受偿额不到40亿元,整体受偿率约为14.75%。有关债权银行通过不同渠道反映S集团破产强裁损害银行权益问题,有关媒体对此进行了大量报道,中国银行业协会还专题召开了某集团破产重整债权保护问题座谈会,债权银行对S集团以破产强裁方式解决债务问题极其反对,加之重整计划先天缺陷,S集团破产重整计划夭折,4家子公司全部进入破产清算模式。从上述案例中折射出我国破产强裁案件存在一系列问题。

债权人最大利益原则形式化,普通债权受偿比例普遍较低。 实现债权人利益最大化是破产重整的重要任务。根据《企业破产法》第八十七条第(三)项规定,法院强制批准重整计划应遵循债权人最大利益原则,即若普通债权组反对重整计划草案,则该重整计划草案必须保证普通债权所获清偿不低于其在破产清算中所获清偿,其目的在于保护对重整计划持反对意见的少数派利益。而在一些破产强裁案件中,债权人最大利益原则有形式化倾向,破产管理人在确定重整债权清偿率时,只在清算债权清偿率基础上增加一定比例,仅在形式上满足了最大利益原则,如*ST帝贤B重整债权受偿率为3%,仅高于清算债权受偿率2个百分点;山西海鑫钢铁重整债权受偿率为4.01%,仅高于清算债权受偿率0.66个百分点。有关研究显示,我国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确认的普通债权清偿率普遍在1-3折之间,长期处于偏低水平。在重整程序中适用“模拟清算价值”进行强裁的取向并不公平,清算价值只是法院批准重整计划必须满足的底线,S集团子公司破产重整中,债权人的主要异议之一即是破产管理人采用了资产重置估值法而非收益法进行资产评估,最终导致资产估值严重缩水、债权清偿比例过低。

绝对优先原则偏离,普通债权人实际损失往往大于企业股东。 强裁适用的另一前提是绝对优先原则,指如果任一表决组反对重整计划,则该重整计划必须保证在该表决组获得充分清偿之后,在优先顺序上低于该表决组的其他表决组才能获得清偿。这一原则在我国企业破产法中主要适用于普通债权与担保债权等优先债权的分配,在普通债权与股东之间的分配则没有规定。破产法实施以来,多个强裁案例出现了普通债权被大幅削减,而股东权益不受损或受损较少的情形。有关研究显示,在上市公司破产重整案件中,中小股东权益削减比例为10%-25%,而普通债权人的权益削减比例则高达70%-90%。普通债权人与股东之间的重整利益分配普遍存在背离绝对优先原则的现象,S集团的破产重整尤其导致强裁后的债权银行损失惨重,甚至在政府组织实施维稳信贷后亦未达到全部清偿,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S集团的股东利益反而得到了隐形保护。

重整程序的透明度低,债权人参与诉求无法满足。 破产重整本质上是一种谈判制度,重整计划作为重整程序的核心内容,在确定债权削减比例、偿债方式、出资人权益调整、重组方投资方案等都需要各方利害关系人进行谈判和协商。在我国破产重整实务中,债权人除了申报债权和对重整方案进行表决投票以外,并无实质性的参与活动。在涉及管理人选定、资产评估过程、意向重整方谈判确定、重整计划制定等重整程序中的重大事项,债权人在一般情况下均无发言权,也没有法定程序保障其充分参与。在S集团子公司重整草案出台前后,债权银行多次提出参与战略谈判、及时披露相关信息等诉求,但破产管理人未听取债权人意见并及时作出回应,破产管理人严重不履职,在未与主要债权银行达成一致情况下开创法院强裁先例,引发债权人强烈情绪对抗。

强裁后的救济程序缺失,债权人只能被动接受。 破产重整计划无一例外地伴随着债权人的权益牺牲,债权人往往需要作出包括削债、延期清偿、强制置换股权、停止行使担保物权等在内的多项实体权益让渡来支持困难企业重整。我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破产重整计划草案强制裁定批准后即生效,债权人并没有对强裁决定复议或者上诉的权利,只能被动接受和履行重整计划确定的各项义务,这对于权益受到实质损害的债权人来说是极不公平的。在一些破产法律制度较为发达的国家,均给利益受损的当事人提供了基本的程序保障。如美国《破产法》规定,法院强制批准重整计划必须举行听证会,听取各利害关系人的意见。日本《公司更生法》也规定,法院强制批准重整计划时,债权人可以就更生计划的认可或不认可陈述意见。

六大策略应对银行破产强裁问题

充分发挥债权人委员会监督维权功能。 根据《企业破产法》规定,破产管理人虽然在法院主导下负责破产清算、重整或和解具体事务,但同时要接受债权人会议和债权人委员会的监督。债权人委员会可以要求管理人在重整过程中作出阶段性工作报告,对其职权范围内的事务做出说明并提供文件,以此了解重整的进程及有关信息,及时提出意见和诉求。若管理人存在不能依法公正执行职务,或者有损害债权人利益行为时,债权人委员会应及时提出异议,必要时可通过债权人会议申请法院更换管理人。在破产重整过程中,债权银行要充分用好债权人会议及债权人委员会的各项监督职权,发挥联合协同作用,督促管理人尽责工作。

运用实质合并原则申请关联企业一并破产。 对于一些集团公司子公司选择性破产问题,债权银行可以借鉴破产制度上的实质性合并原则,对于人格混同、资产难以分离的关联企业,可在其破产时采取合并破产的方式,集中对其资产和债务进行清理。S集团宣告破产时,并未将其经营效益良好的子公司纳入破产范围,若债权银行申请其相关子公司一同破产,不仅可以解决S集团关联企业之间的复杂交易关系,也可以实现债权人之间的实质公平,提升司法效率,有效阻止S集团逃废银行债务的恶行,破解地方政府对企业破产行为的不当干涉。

运用民诉法规定实现强裁后的程序救济。


......

(以上为节选,完整内容详见《中国银行业》杂志2017年第4期)

微信征稿启事

《中国银行业》由中国银监会主管、中国银行业协会主办,是目前唯一一本带有全行业性质的公开刊物,是沟通监管部门和机构的纽带,是行业交流的平台,也是社会了解银行业的窗口。

目前《中国银行业》杂志微信公众号已开通征稿邮箱,面向广大读者征稿。我们期待您的稿件。

微信投稿邮箱:zgyhy001@163.com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