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老人家深深一鞠躬,她打扮得十分体面,在家也化淡妆穿旗袍及绣花鞋

2022-09-16 07:26:53


    他打出一看,倒抽一口冷气,“天呵,同学间都知道你是一只书虫,成绩超人,可不知你竟高到如此地步,你吃什么火药,而且,有什么必要拿一百分?


剑华说:“对,我们今天要谈的是:加国滑铁卢及麦基尔均预先取录我读建筑系,这两间学校的优点是一进门便可以入建筑系,毋需先读环境科学--“

“预先取录?”我愕然。

“小亮,你真湖涂,你还没有报名?你的数理化连美术都一等一,你还在等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是一团饭。

“事不宜迟,快,来我家,我帮你用互联网报名。”

他拖起我就走。

这件事,未成功之前,当然也不必预先张扬。

这是我第一次到剑华家去,屋里只有他祖母。

我朝老人家深深一鞠躬,她打扮得十分体面,在家也化淡妆穿旗袍及绣花鞋。

这种自爱的老人家最叫人欢喜,活着便不放弃,每天开心地化妆穿衣看戏吃茶,至最后一口气。

她称我为余小姐,招呼我喝茶吃杏仁饼。

剑华打开网络,大学网页琳琅满目,像购物台一样,学系是货品,学生的积分是现款,因价就货,公平交易:什么样的分数进什么科什么系,清楚列出,一目了然,不容胡闯,我不禁骇笑。

我把学生号码告诉剑华。

他打出一看,倒抽一口冷气,“天呵,同学间都知道你是一只书虫,成绩超人,可不知你竟高到如此地步,你吃什么火药,而且,有什么必要拿一百分?”

“一百分?”祖母听见张望。

剑华说:“嫲嫲来看,这余家亮是疯子。”

祖母笑咪咪,“呵,余小姐是读书女,我奖你吃糖。”

我啼笑皆非。

“让我看。”剑华一看钮。

荧幕上一下子列出所有愿意接我成绩取录的学校。

剑华叹息,“啊,全是名校。”

我内心有点安慰。

“慢着,小亮,你已经读毕大学一年课程,你在校一直跳级读预先班?我怎么不知道,你为何从来不提?”他声音越来越高。

是的,我成绩比他好。

他说:“进了大学,你会比我高班!”

“不,中学我低你一级,将与你同班。”

他举起双臂,朝作拜膜状。

“快替我报名。”

“是,是。”

他向大学网页键入我的学生号码,一连替我报了三间大学,“可惜耶鲁与哈佛已决定不再预先录取。”

我看着剑华微笑。

剑华说:“一般大学两星期内会有答复,先给你电邮,然后书面通知。”

所以,别说已无人用邮票信封信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