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醉琴1

2022-09-16 07:25:32


       像是明白秦欢姬在想什么似的,汐澜道:“你每次来都说让我和阿渊自己玩去,我们一直在跟店长聊天,只是你没有注意而已。


“听说千缘君的白虎末凌丢了。”

“关我什么事?”

“悬赏一千万块灵石。”

“我又用不着。”

“我可以从天界带点好东西给你。”

“为什么要带上我?我一个凡人,你们两个神仙咋不自己去。”

“带你看看神仙的世界。”

“……”

秦欢姬看着眼前身着浅蓝色纱衣、面无表情的女人,有些无语,从她记事起,这个女人就跟着她了,据她而言,她是天上的水神纱溪君汐澜。

“我可忙了,马上就要高考了。”秦欢姬边在草稿本上演算题目边道。

“考试什么的,我和阿澜可以帮你看答案。”汐澜的身边忽的多了一块泛着深蓝色光晕的卵石,差不多有半人高,石头里显出一个坐着的女人,第一眼看去,你会觉得她眉间有一股男人的英气,但仔细观察,会发现她只是一位面无表情的冰山美人。汐澜曾经告诉她,这块卵石是灵石的一种,名为重浔石,里面的女人是重神韶华君琳渊

秦欢姬想象了一下两个神仙帮她在考场里找答案,觉得这个画面还是挺美好的。

“算……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最后的底线帮她拒绝了。

“今天是周末,走吧。”汐澜起身,一双柔软的桃花眼十分招人,秦欢姬不禁有些羡慕嫉妒,是不是神仙个个都长得好看?

“不去,我可没说要去。”

“你十岁那年……唔。”汐澜刚开口,就被秦欢姬给捂住了。

“多久以前的事了,还老拿出来提,提提提,我去行了吧?”她道。

秦欢姬十岁那年,被一个人贩子用一颗糖骗走了,琳渊怎么劝她也不听,最后还是难得显灵的汐澜救了她,最后那个人贩子就疯了,说是遇上神仙了。

每次汐澜有事找她,就提这事,太羞耻了。

秦欢姬下楼,院子里种了许多的紫藤萝,也许是还未到花期,又也许是冬风吹的过于凛冽,花苞们都耷拉着脑袋没有精神,即使今日阳光正满。她轻轻抚摸那些小花苞,捂了捂深紫色的大衣。这都是什么事啊,这么冷的天还要找什么老虎。

“你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为什么就没有给我带什么好运呢?”秦欢姬边走边道。

“我又不是运神。”汐澜道。运神是能操控凡人命运的神。

“这不是神仙都该有的属性吗?”秦欢姬道。

琳渊给了她一个白眼。

“到了。”汐澜道。秦欢姬有些小惊讶,她们正站在一家名为“醉”的咖啡店,秦欢姬以前经常会来这里做功课,她从小就没什么朋友,做什么事都是一个人,当然汐澜和琳渊不算人。

周末的咖啡店里人比较多,秦欢姬只觉得一阵暖气扑面而来,她打了一个哆嗦,正准备挑一个偏僻一点的角落时,汐澜拉住了她。

“这边。”她道。

汐澜把她带到前台的长桌前,那个正在擦玻璃杯的中年男人,是这家店的店长,因为他有一种超越年龄的慈祥感,所以秦欢姬很喜欢他。

“情报。”汐澜对店长说道。秦欢姬忍不住偏头望她,店长又听不到她说话。

“帮我个忙。”店长突然开口道。当秦欢姬意识到他是在跟汐澜说话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是酒仙醉月君东方晏。”汐澜道。

“你在说些什么。”秦欢姬有点蒙,她记得以前店长是看不到汐澜的啊……

像是明白秦欢姬在想什么似的,汐澜道:“你每次来都说让我和阿渊自己玩去,我们一直在跟店长聊天,只是你没有注意而已。”

秦欢姬很无语,一是因为身边突然又多了一个神有些不适应,二是因为,她不是很喜欢酒仙这个神职。她的爸爸是个酒鬼,每次一喝酒,他就出去乱疯,出轨跟家常便饭一样,她的妈妈也不死心,也不离婚,最后跟他妥协,分居。

秦欢姬就觉得,什么样的爱能深沉到这样的地步,百般祈求,万般妥协,即使热脸贴冷屁股,也要一直贴上去,是非要焐热才肯罢休吗?

“美琴她病了,我想让你帮我照顾她一段时间。”东方晏道。

“美琴是……”秦欢姬道。

“我未过门的妻子。”东方晏有些害羞道。

“人家都不认识你。”汐澜道。

“这一世出了点意外。”东方晏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