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少女被骗进青楼,当晚就要求接客……

2022-09-16 07:17:14


白心月动作利落的把鱼给盛了出来,头也不回的说道:‘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赚钱,让你跟相公都过上好日子。


原创作品,禁止搬运

“晚上把她送到李员外的床上,一百两银子就到手了!”


第四章:积分

韩文旭接过包袱,问了一句。

“就我闲。”

白心月用张氏的话回了韩文旭,但是眼睛却盯着面前的男人,眼神放光。

果然是书里的男主,长得帅气,就算是穿着一身有补丁的衣服,站在那也让人移不开视线。

白心月点了点头,收回了目光。

韩文旭被她看的浑身不得劲,皱起了眉头。

白心月一向不喜他,怎么今天突然这么炙热的盯着他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韩文旭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白心月几眼,发现她下巴跟手背上都有荆棘划拉出来的伤痕。

那张清秀端方的脸上,闪过纠结。

白心月从买回来就一直养在他房里,韩文旭一直把她当成是个孩子,看到白心月身上有伤,他皱起了眉头。

“系统任务:宿主和男主亲密互动一下,任务奖励积分,一千。”

这个时候,系统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白心月一愣。

“什么?亲密互动?有没有搞错?”

反正她是一百个不愿意。

刚要拒绝,系统先一步开口。

“积分可以兑换成银子哦,有助于跑路。”

“另外,温情提醒一下,如果拒绝系统任务,将会双倍扣积分。如果负分到了两千,系统会自动消失。作为宿主的你,也会自动消失。”

系统把消失两个字咬的极重。

消失。

白心月吓了一跳,这是说挂掉就会挂掉啊,她才穿过来,她不要挂掉。

亲密接触,拥抱算不算?

白心月转身,正准备趁着韩文旭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抱他一下,完成系统任务,哪知道韩文旭也同时转身,低着头准备问她身上的伤痕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心月刚好到韩文旭的脖子。

她抬头,韩文旭低头。

温热的嘴角擦过她的唇角。

激起一阵酥麻的电流。

两人同时愣住。

白心月瞪圆了眼。

而韩文旭也沉沉的盯着白心月看了好久,这才直起身子转头,声音低沉的问道:“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白心月猛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

这是什么操作,送货上门,她自己把自己的初吻送给了韩文旭??

而韩文旭还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离谱。

“自己挠的。”

白心月往后退开好几步,双手紧紧的捏了捏,急促而又羞愤的吐出了这么四个字。

书院门口人多,谁都没注意到两人居然光天化日之下做了这么暧昧的动作。

白心月脸都红了。

空气尴尬的有些可怕。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任务奖励一千积分。”

一千积分。

神特么的一千积分,能换回老娘初吻吗!

白心月又一次狠狠的擦了擦嘴,红润的嘴角被她擦得通红。

“我回家了。”

韩文旭:“嗯。”

白心月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院。

但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随处转了转。

直到看到一间药铺。

她,中医药师的研究生,看到药铺是真的觉得亲切。

而她也迫切的需要钱,只能从医药这方面着手了。

白心月走了进去,拿出了方才在路上随手摘得一把满天星。

这满天星不仅仅是装饰花朵,而且还是一种中药材。

“掌柜的,这里收药材吗?”

第五章:治病

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者从内间走了出来,笑呵呵的看着白心月:“小姑娘,你有药草啊?”

他打量白心月手里拿着的草根:“小姑娘,这东西没有药性,我这里不要。”

老者行医多年,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草根是可以入药的。

“他可以治疗疱疹,脓疮。”

白心月解释。

“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如何得知?老夫我行医多年,从来没有听说过疱疹,脓疮用这个东西就能治好的。”

老者挥了挥手,准备将白心月撵出去。

“你去别家问问,别在这……”

“大夫,大夫救命啊。”

一男子趔趔趄趄的从外面冲了进来,脸上一大片的脓肿,有些已经结了血痂,看上去很是吓人。

“大夫救救我,我前两天进了一趟山里,不知道怎么回事,回来之后就疼痒的厉害,我忍不住去挠,结果就成这个样子了。”

男子指了指自己的脸。

“先擦些药膏再说。”

老者仔细看了看,转身就往内间走,准备找药膏给男子。

“任务提醒,宿主治好这个人的病。任务奖励一千积分。”

熟悉的机械声响起,系统又跳了出来。

白心月无语,她只想活命而已,可不想多管闲事啊。

“拒绝接受任务,双倍扣分哦。”

系统很好心的提醒她。

“接,我接!”

她早晚打死这个死系统!

白心月稳了稳心神,缓缓朝着老者喊了一句:“庸医。”

那老者身形一顿,猛地转头,花白的胡子被气得一颤一颤的,“你、怎敢口出狂言?”

“你是要给他清热祛毒的药膏吧。”

白心月淡淡的问道。

老者点头:“自然,他这是北蚊虫的毒素沾染,才会……”

“所以才说你是庸医,你见过那种蚊虫的毒素有这么凶猛?”

老者一愣。

确实没有。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蚊虫的毒素,而是脓疮。”白心月说着,就把满天星拿了出来,“根本就不用什么祛毒的药膏,用这个捣碎成汁,然后涂抹就行了。”

老大夫有点犹豫,怀疑的看着白心月。

“大夫,你快救救我吧,痒死了。”那个男人手控制不住的要在脸上挠。

老者神情一肃,就要往内间走,明显就是不相信白心月。

“大夫,你试试,要是没用,我可以给这位公子付所有的药钱。”

白心月信心十足,作为一个中医药师的研究生,她要是连脓疮都看不准,那她可以去买块豆腐撞死了。

“听她的。”

那男子焦急的喊了一句。

老者无法,只能按照白心月的说的方法,处理了满天星的根,给男子敷了上去。

“嘶。”

男人舒服的呻吟一声。

“清清凉凉的,好像不那么疼了。”

老者面色一变,怀疑的看了看白心月,又转头盯着那男子的脓疮看了半天。

发现原本抓心挠肝的男子敷了药之后居然不疼不痒了,这才初步相信了白心月的话。

随后,他面色一喜。

这种药效从来没有人发现过,要是这个小姑娘把方子卖给他,那么他以后遇到这种病症的人,岂不是顺手就给救了?

“小姑娘。”

老者的语气顿时就变了,由原来的怀疑,变成了敬佩。

他一个行医多年的大夫都看不出来这个草根的药性,而人家一个小小的女娃儿,居然懂得这么多!

不简单。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草根的药性的?”

第六章:赚钱

白心月一喜,老大夫这是相信她了?

“我师傅告诉我的,”白心月随口就找了个理由,“师傅很厉害。”

老者跟着点头:“是是,确实厉害,不知道这个药材你准备怎么卖?”

“五百文一斤。”

白心月要价。

“姑娘,这种症状毕竟不常见,三百文吧。”

“好。”白心月一口答应,三百文呢,可不少了。

“那,刚才那个药方……”

老者有些期待的看着白心月。

白心月一愣。

她刚才详细的告诉了老者满天星的花根要怎么用才能治脓疮,并没有想要藏私,但凡他有心,一定能够记下来。

而他居然开口问她药方的问题,明显就是想要跟她买!

“药方一两银子。”

白心月掩饰性的咳了一声,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老者痛快的答应:“好,小姑娘,那你以后有好的草药,一定要先送到我这里来。”

白心月愉快的点头:‘那是自然。’

她拿了老者给的银子,有些雀跃的出了药铺。

有钱了,有钱了!!!!

“恭喜宿主完成治疗任务,奖励积分一千。”

刚出药铺,系统就出来了。

白心月放慢了脚步,随口问了一声:“积分怎么兑换银子?”

她现在缺钱,很缺。

“一万积分,兑换一两银子。”

系统尽职尽责。

白心月算了下。

一万积分一两银子,她现在有两千多积分,就能够兑换两百多文钱了!!!

嚯,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有钱了。

“好的,谢谢。”

白心月拎着钱袋就朝着东市走去。

书里的环境贫穷,韩家更是穷得不行,一大家子人连米粮都吃不起,自然也就没办法满足口腹之欲。

但是白心月很挑食,她喜欢吃,也享受吃,所以平时空闲的时候很喜欢自己动手给自己做饭,厨艺一流。

她从来不会亏待自己,有了钱自然要好好犒劳犒劳一下。

但是她不敢一下子暴露得太明显。

只敢在外面买了一碗馄饨慢慢吃了,心满意足后,才考虑是不是要带点菜回去。

她今日能够出来,是沾了韩文旭的光,顺路给他送东西,要是以后她得不到出来了,那她还怎么卖草药?

不行,得想个办法让张氏松口,自己以后才有出门的机会。

白心月想了想,在东市随便买了一条鱼。

这时候的鱼便宜,但是好歹也是肉。

一条鱼五文,也不算太贵。

白心月拎着买的鱼,哼哧哼哧的往回赶。

到了家,已经是下午,家里的男人们都出去干活了。

张氏跟大嫂二嫂就在家,做点零碎的活计。

张福花眼尖,一眼就见到白心月手里拿着的东西。

“手里拿的什么?”

“鱼啊,”白心月拎着手里的鱼递给张氏,“娘,我今日又挖了野菜,顺路拿到镇上去卖了,然后买了一条鱼。”

“你买鱼干什么?!”张氏气得眼冒金星。

这玩意又腥又臭,而且还不好吃,买回来纯属浪费。

白心月尽然如此糟蹋银子。

这种行为让张氏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了白心月。

哪知道白心月却小心翼翼的笑着,不明显的吞咽口水。

“娘,我没钱买肉给你吃,只能买条鱼了。”

“多少钱买的?”张氏脸色黑了,气得肩膀都在颤抖。

他们家穷得一文钱恨不得掰开来用,白心月居然用钱去买鱼!

第七章:讨好机会开始

“三文。”

白心月不敢说五文钱,只能说了谎。

就算是这样,张福花也气得不轻,盯着她手里的鱼像是盯着宿仇似得。

她心尖颤了颤。

完了,预期的效果达不到,可能还会起到反作用。

她立刻又拿出来两文钱,递给张氏。

“娘,卖菜的钱,还剩下两文,你收起来。”

张福花的脸色一僵。

卖野菜能卖这么多钱?

她怀疑的扫了扫白心月,却见白心月一脸坦荡的看着她,而且还时不时的低头看手里的鱼。

那样子,馋的不行。

罢了罢了,反正是她自己赚的钱,买了就买了。

张氏收了钱,脸色终于好了一点。却还是不满的瞪了一眼白心月手里的鱼。

“这东西根本没法吃,你花这个冤枉钱干什么……”

鱼不好吃?

白心月笑了。

那是他们不会做。

“娘,交给我吧,我来做。”

白心月主动要求做饭。

张福花看着白心月没说话。

买了白心月也有好几年了,可是这丫头什么时候会做饭了?

“我今日去书院送东西,听人说读书费脑子,就想学着做菜,给相公补一补。”

白心月搬出了韩文旭,一脸的担忧心疼。

那模样看的张氏也跟着心酸了起来。

就让白心月去做好了,反正都是给文旭补身体。

“那给你做吧。”

“好叻。”

白心月把鱼养在盆里,等着第二天大展身手。

有了张福花的点头,白心月晚上做梦都在吃鱼。

第二天一早,她就起床开始准备做饭。

白心月把鱼处理好,然后起锅,倒油。

刺啦一声,鱼倒进热锅里,冒出一股烟。

张氏被她造作得脑仁疼,瞬间拉住了她的手腕,“用,用这么多油??”

这油可贵了,平时她都舍不得用多少,白心月竟一下子倒了那么多在锅里。

“娘,多吃点油才养人。”

张福花瞬间闭嘴,一脸隐忍,看着白心月折腾。

火候差不多的时候加水小火慢炖,没多久,鱼香四溢。

张氏吞了吞口水。

这鱼还能这么做的?

这么香?

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谁这么做鱼的!

白心月肚子里的馋虫都被勾引了上来。

又一刻钟,汤汁都收拢,显然是烧好了。

“好香啊,相公回来,一定会喜欢的。”

白心月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久违的肉香,满脸的期待。

张福花突然笑她:“就这么心疼他?”

“那是,他是我相公,我不心疼他心疼谁?”

白心月低头,往灶里添了一把柴,突然想起了在书院门口被韩文旭亲了一口的场景,顿时脸有些红,说话的声音低得差点让人听不见。

门口刚回到家的韩文旭凑巧就听到了这么一句。

他进门的脚步一顿,站在了原地。

“你能这么想,娘就知足了。”

张福花感叹。

白心月动作利落的把鱼给盛了出来,头也不回的说道:‘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赚钱,让你跟相公都过上好日子。’

韩文旭眼神一闪,嘴角抿得死紧。

白心月变了。

以前她才不会说如此大胆的话。

为何几天不见,她转变如此之大?

“小叔,你怎么在门口不进去?”

大柱他们从地里回来,就看到韩文旭站在家门口低着头,仿佛在想什么深沉的问题,没有要进门的打算。

大柱上去推了推他,他才回过神来。

轻声咳嗽了一句:“你们回来了,一起进去吧。”

炒好菜的白心月浑身一僵。

韩文旭回来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站在门口不进来?他听到自己跟张氏说的话了?

听到了多少?

白心月扶额。

大型社死现场。

她不过是忽悠两句让张福花开心开心,怎么就被正主给听到了?


未完待续


每周更新最新内容,绝对不坑!

一定要点关注❤

感谢小可爱关注!

置顶公众号,每日签到领书币!

客服QQ:2317851336

商务广告合作VX:han3094(栗子)

文 /  歌格格

来源:暗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