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那些在血与火的斗争中,守住了底线与良知的人们值得你的尊重

2022-09-16 07:09:47


不久后,魏安釐(此处通僖、音:西)王魏圉(音:雨)听说秦国准备东伐韩、魏,于是派当年诬陷过范睢的须贾入秦斡旋,我想许多人看到这里都会认为冤家路窄,须贾这回算是倒了大霉,但实际上他却正是因为这次出使才逃过一劫,真的是“天意眇难测”。


生活中,我们常常因为某些人一时的行为甚至只言片语而给他们打上各种各样的标签,以为这样就可以帮助我们更好更快的理解他人。但事实却反复证明,如此简单粗暴、缺乏思考的行为所带给我们的往往是偏见。

在公元前270年到公元前265年的关中平原上:

一颗政治新星靠着离间骨肉在秦国政坛迅速崛起;

一个满头白发的王者向自己的母亲和舅舅露出了獠牙;

一个阅尽人情冷暖、世间繁华的女子沉默的离开了这个常常让人动情的世界;

一个曾权倾天下如今仍富可敌国的男人给自己曾为之奋斗五十余年的咸阳城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

数千年来,他们的所作所为,总是很自然的被人们打上权力斗争的标签,但当笔者试着深入人性的纹理,却发现这一切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魏冉剧照

看似离间骨肉实际上不过是顺势而为

周赧王 四十七年(癸巳 公元前268年)

秦昭王采纳范睢的计策,派五大夫绾进军魏国,攻克怀地(今河南武陟)。

周赧王 四十八年(甲午 公元前267年)

秦国悼太子在魏国做人质,居然死在了那里,从时间上来看,很可能是做了范睢主导下秦魏交恶的牺牲品。生在如此强势之秦国的王室却依然落得个客死他乡。 人生之艰难有时候真的是让人无所遁形 。那些整天想着穿越到古代当王爷的同学们,是不是应该再考虑一下?

周赧王 四十九年(乙未 公元前266年)

秦国占领了魏国的邢丘(今河南温县)。

转眼间,范睢位列秦国朝堂已经五年,五年来,他和赢稷的关系越来越好,权力也越来越大,在逐渐掌控朝局后,他觉得是时候实现当年对嬴稷的承诺了。

于是,他找了个机会对嬴稷说:“臣在山东时,提到齐国大家都说孟尝君,很少有人会说到齐王;提到秦国大家都说太后和穰侯,也很少有人提到大王您。所谓独掌国政者称王,决定利害者称王,控制生杀者称王。如今太后擅掌国政,丝毫不顾及大王您的感受;穰侯出使不向大王您汇报;华阳君和泾阳君独断专行,无所忌讳;高陵君提拨或贬斥官员皆不向朝廷请示,秦国有此四贵,终难逃危亡之境。在四位贵戚的笼罩下,大王则始终形同虚设。

穰侯的使者以大王的名义行走天下,决断秦国与诸侯间的各种国际事务,征敌伐国,莫敢不从;仗打赢了,战利品全被送到了穰侯的封地陶邑,打败了,被百姓埋怨的却是秦国王室。

臣还听说,果子多了会压折树枝,树枝断了则会伤其根本;封地过大会威胁国家,大臣地位过于显赫,君主就会显得卑微。当年淖(音:闹)齿治齐,箭射齐湣王大腿,抽出他的筋将他悬挂在房梁上,齐湣王在极度痛苦中哀嚎一夜才死去。李兑统领赵国,将主父赵武灵王困于沙丘宫中长达百日,一代雄主最终做了饿死鬼。微臣今日观四贵之所为,与淖齿、李兑之辈并无二致。

夏、商、周三代之所以亡国,皆因为君者将国政大事交给臣子,自己则纵情于喝酒打猎。执掌国政的人嫉贤妒能,欺上瞒下为自己谋私利,全然不为君主考虑,而君主却始终执迷不悟,最终失去了国家。如今秦国之官员,从基层小官到朝中重臣,再到大王您的左右,无一不是国相魏冉之人。

每当我看到大王您孤独的站在朝堂之上,内心总是充满恐惧!担心大王百年之后,继承秦国王位的不再是您的子孙!”

嬴稷听完范睢的话,深以为然,不久后便废黜宣太后芈月,将穰侯魏冉(嬴稷舅舅)、高陵君嬴悝(音:魁;嬴稷亲弟弟)、华阳君芈戎(嬴稷舅舅)、泾阳君嬴芾(音:福;嬴稷亲弟弟)驱逐到函谷关以外,将范睢任命为国相,收了魏冉的相印,让他准备到封地陶邑去养老,并派出公车一千多辆帮他运送财货。出关时, 守关官吏查验车中的宝物,发现魏冉的奇珍异宝居然比王室还多 。不得不说,这做舅舅的,也确实过分了些。

范睢剧照

睚眦必报的面孔后那一颗依然柔软的心

因为秦国人都以为范睢就叫张禄,所以魏国对范睢在秦国做了国相的事一无所知,以为他早死了。后来,嬴稷将应地封给范睢,于是范睢又号应侯。

不久后,魏安釐(此处通僖、音:西)王魏圉(音:雨)听说秦国准备东伐韩、魏,于是派当年诬陷过范睢的须贾入秦斡旋,我想许多人看到这里都会认为冤家路窄,须贾这回算是倒了大霉,但实际上他却正是因为这次出使才逃过一劫,真的是“天意眇难测”。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后来被改为京剧剧目,传唱千古的故事。

范睢听说须贾入秦,偷偷的穿上一身破烂的衣服步行到须贾入住的国宾馆。

须贾见到范睢后大惊,很关切的问:“诶呀,范叔你没死呀,日子过得还好吧!”

范睢并未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茫然的说:“还好,还好!”

须贾又笑着问:“范叔这是到秦国来游说了?”

范睢答:“不是,不是,之前因为我这张嘴得罪了魏相,才不得已逃到此处,谁还去干那营生。”

“那范叔你现在靠什么过活呢?”

“小的现在给人当差役。”

看着范睢的样子,须贾想起往事,心生怜悯,可能还有一丝愧疚,于是留范睢一起吃饭,席间叹息说:“哎,没想到范叔如此贫寒!”随后,让人取出自己的一件粗丝袍送给他。顺便又问:“秦国国相张君,你知道吧?我听说他在秦王那里很受宠,天下事都由他说了算,我这次事情能不能办成,多半也取决于他,年轻人,你有和他相熟的客人吗?”

“我的主人就和张相国很熟。就是小人也能见得上面,和他见面的事就让小的来安排吧。”范睢说。

“我的马病了,车轴也断了,不是四匹马拉的大车我是绝对不出门的。”做了范睢多年主子的须贾自然知道范睢有信口雌黄的毛病,又看他如今一副穷酸样,其实并没有真心打算通过他和秦相见面,就说了这么些话揶揄他。

谁知范睢毫不犹豫的回答:“那就让我到主人那去帮您借四匹马拉的大车吧。”

没多久范睢真的赶来了一辆大车,将须贾拉进了秦相府。府中认得范睢的人见他破衣烂衫的亲自驾车入府,不知该如何应对,纷纷回避。弄得坐在车后的须贾一脸懵逼。

到了国相办公室门口,范睢说:“您稍等啊,我先帮您进去通报一声。”

须贾在门外拉着缰绳等了很久不见范睢出来,就问门卫说:“范叔进去这么久怎么还不出来?”

门卫说:“我们这没有什么范叔。”

“我说的就是刚刚帮我赶车的那个人!”

“那是我们的国相张君啊。”

须贾闻言大惊,明白自己被耍了,再想想自己曾给范睢带来的屈辱,免不了脊背发凉,赶紧脱下衣服光着膀子就给跪了,然后托门卫去给范睢谢罪。 范睢让人摆出最大的排面后才让须贾进了办公室。

须贾见到范睢后磕头如捣蒜,不断请死到:“我没想到您能靠自己的能力平步青云,我不敢再读天下之书,也不敢再参与天下之事。我犯下应该烹杀的大罪,把我流放到蛮荒的胡貉之地我也毫无怨言,我的生死全凭您的决断。”

“那你就先说说你犯了些什么罪吧。”范睢轻描淡写的说。

“把我的头发全拔下来计数也不够算清的我的罪过啊!”须贾满脸恐惧。

“夸张了,不至于。你的罪主要有三条。当年申包胥为楚昭王击退吴国的军队,楚昭王赐封他五千户,申包胥坚辞不受,因为他觉得自家的祖坟全在楚国,击退吴军也是为了自己。如今你明知我家的祖坟全在魏国,却诬蔑我里通外国,还在魏齐面前说我坏话,这是你的第一条罪。

当魏齐丧尽天良的在厕所中侮辱我时,你没有阻止,这是你的第二条罪。

更有甚者,喝醉酒以后您还往我身上撒尿,我跟了你那么久,你就忍心吗?这是你的第三条罪。

然而, 今天你之所以还能活到现在,是因为你居然送了我一件粗丝袍,让我感受到一点故人的情谊,所以我决定放了你 。”

范睢虽然扬眉吐气,但想起多年前那屈辱的一幕幕,内心仍旧一阵酸楚,说完后便匆匆起身离去,入宫去见嬴稷,将此事原原本本告诉了他,赢稷当即表态,按范睢的意思,让须贾滚蛋。

临行前,须贾去向范睢辞行,范睢大摆宴席,招来所有在秦国的各国使者同坐堂上,好酒好肉伺候,独独让须贾坐在堂下,给了他一槽草、豆参半的饲料,让两个受了墨刑的犯人把他夹在中间,像喂马一样喂饲料给他吃。并声色俱厉的对他说:“代我转告魏王,赶紧把魏齐的脑袋给我送过来!否则,我马上出兵屠平大梁。”须贾回国后,把这事告诉了魏齐,魏齐心里叫了一声苦,逃到了赵国,躲进了平原君赵胜家。

罪魁祸首须贾虽然受了些屈辱,但好歹保住了一条性命,这还得 感谢他那不经意间流露的恻隐之心,这也告诉我们,做人啊,还是心存善念的好。

同年,虽然不太对得起他爹,但总算对得起赵国的赵惠文王赵何与世长辞,他的儿子赵孝成王赵丹继位,并任命自己的叔叔赵胜为国相。

芈月剧照

一个不负此生亦不负家国的女人

周赧王 五十年(丙申 公元前265年)

情人被自己诱杀,年逾六十的儿子也向自己露出了獠牙,虽然在你死我活的权力斗争中摸爬滚打了四十多年的芈月在理智上完全可以接受这一些,并在行动上也很配合的将秦国的权力都还给了自己的儿子,但在情感上,却免不了有些失落,加上年纪确实也大了,这一来一去,芈月病倒了。

躺在病床上的芈月,回想起自己 敢爱敢恨,笑傲天下 ,在男人的世界里纵横捭阖,始称太后并开太后执政之先河的精彩一生,她并没有什么遗憾,顶多也就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义渠王以及和他所生的两个儿子——三十多年啊,说没有感情,谁信呢?

芈月和义渠王

芈月诱杀义渠王并趁势灭了义渠国,彻底平定秦国西部,让秦国可以安心东出争雄天下,还杀了自己的两个私生子的事,让很多人都认为,芈月和义渠王的情感,从始至终都是一场阴谋,但笔者并不这么看。

一开始她留下义渠王确实更多的是出于政治目的甚至还有一点香艳的情欲,但在后来漫长的相处中,二人很可能真的产生了爱情,否则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真的可以凭色相困住一个精明的戎族王者吗?

但生于楚国王室,长于战国乱世,成于秦国权力场的芈月比谁都明白, 这世间的许多情感都必须让位于血与火的斗争,这一点纵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例外 ,那个不可一世的赵雍如果肯正视这一点也就不会被自己的儿子活活饿死在沙丘宫中了。

所以当芈月头发花白的儿子要夺回本属于他的权力时,芈月并不意外也没有伤心,更谈不上反抗,四十多年了,儿子这个秦王做的憋屈,她这个做母亲的心知肚明。可事情大概也只能这样, 孩子他舅为自己一家子立下汗马功劳,享享福,威风威风,难道不应该吗?

本来呢,她想着自己和弟弟都老了,总会有走的一天,等他们都走了,儿子也就自然而然的当了家,谁知道这老天爷待他们还不薄,这一等就是几十年,等的儿子都老了,她和弟弟却都还健朗,终于逼得儿子动了手——难道多活几年也有罪吗?想到这些,芈月无奈的笑了笑。

不过这一切现在都无关紧要了,这一年来,她时常梦到她那已走了五十多年的短命老公赢驷和被自己害死的情夫义渠王,她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了。

芈月和魏丑夫剧照

本来,她还想着把这些年一直陪在她身边的小鲜肉魏丑夫一起带下去。可老朋友庸芮说得对啊:如果人死之后一无所知,把他带下去有什么用呢?如果人死后有知,这些年嬴稷他爹早就恨死自己了,把丑夫带下去不是找事吗? 这乱哄哄的世道,黄泉路上满是冤魂,自己就不给大司命(注:楚国神话中掌管生杀大权的神)添麻烦了。

决定独自上路后不久,芈月了无遗憾的离开这个精彩纷呈的世界。如果说, 侠骨柔情的赵武灵王赵雍是笔者心中战国时代最完美的男人,那么敢爱敢恨的秦宣太后芈月就无疑就是那个时代最潇洒的女人。

嬴稷剧照

那些在血与火的斗争中仍守住了底线和良知的人们

姐姐去世后一年,已搬走了所有家当,交出了所有权力,在咸阳了无牵挂的魏冉也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了大半辈子的秦都,去了自己的封地陶邑(今山东菏泽)。魏冉心里怎么想我们无从知晓,但司马文正公的不满却白纸黑字的留了下来:

穰侯援立昭王,除其灾害;荐白起为将,南取鄢、郢,东属地于齐,使天下诸侯稽首而事秦,秦益强大者,穰侯之功也。虽其专恣骄贪足以贾祸,亦未至尽如范睢之言。若睢者,亦非能为秦忠谋,直欲得穰侯之处,故扼其吭而夺之耳。遂使秦王绝母子之义,失舅甥之恩。要之,睢真倾危之士哉!

在笔者看来,文正公的不满是有道理的, 范睢确实是为了夺权而故意夸大了魏冉的罪过,但嬴稷并不是糊涂蛋,“绝母子之义,失舅甥之恩。”同样是言过其实。 这一点,从嬴稷帮舅舅从咸阳运出一千多车财物就可见一斑—— 权力的交接至少在表面上是风平浪静的,嬴稷拿回了本该属于自己的治权,但对母亲和舅舅依然保持着应有的尊重。

同时,作为一个已经即位四十多年的王者和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嬴稷想在自己生前体验一下真正执掌秦国的感觉,并将王位顺利传给自己的子孙,更是无可厚非。

然而,如果我们因此就认为出生寒门的范睢就如文正公所说,是这个故事里唯一的坏人,也显然有失公允,本质上,他亦不过是迎合了嬴稷的需要,主动做了一回嬴稷的刀剑而已,这一刀是否砍下去,砍多重,始终都由嬴稷把握着。而且,范睢在掌握了仇人的生杀大权后,仅因一件粗丝袍就原谅了他,可见 在其睚眦必报,咄咄逼人的面目后藏着的,依然是一颗柔软的心。

芈月和赢驷剧照

阅过数千年腥风血雨的人类斗争史,笔者想说,在分不清是非的权力斗争和人们为了生存所作的各种其它斗争中,能守住底线和良知的人已足称英杰。

而作为天下第一强国之君却能够容忍自己的母亲和舅舅专权四十年之久的嬴稷;

能为了秦国的未来,杀死自己三十多年的情人甚至孩子,但又为了孩子放弃了权力的芈月;

以及拥有足够的实力搅动战国风云,却和平的将财物之外的一切还给了自己外甥的魏冉;

还有背着睚眦必报的名声数千年,却以足够的宽容原谅了自己仇人的范睢,

显然都属于这种人。

在他们艰难的选择里所饱含的情感和智慧,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去思考。

参考文献

《资治通鉴》

《战国策》

《中国历史地图集》


渔樵故纸致力于以有趣的语言讲述有趣的历史故事,史实正而不闷,观点奇而不歪。愿大家一笑之后有所得!

欢迎关注。如需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深表歉意,知悉后即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