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暗殇,迷失的心在爱转角时返航;情感精算师!

2022-09-16 07:04:22


‘其’姓白名慈,呵呵!


思绪不断阻挡着回忆播放,盲目的追寻仍然空空荡荡,灰蒙蒙的夜晚睡意又不知躲到哪去,一转身孤单已躺在身旁……

01

我们都是情感的精算师

当我把所有的情感都打着商业化的擦边球,而涂上商业色彩时,天使出现了,我才蓦然幡醒,慌恐异常的发现,我已经走得太远太远,远到已经忘记返航的路…

天使的善良,友好、关爱、包容、大度,使我从魔鬼的边缘渐步渐离。

浮沉于商海的那段岁月,究竟是成就了我,还是摧毁了我。

或者两者皆有吧!

人以类分,物以群聚。

什么样的场合,扮演什么角色;遇事波澜不能惊、为人左右要逢源,处事海纳容百川…换句话说,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可是我却把这些商海要领真真实实带到我的生活中,容入到我的情感里。无意中把所有关心爱护的人伤得体无完肤却还不自知。

我的理性,最终成了伤害他人的致命武器。

我把我的感情在不自知的情况下,都建立在商业化的基础了。


假如,南坚不是毕业于计算机学院,学识丰富,情深意重于我;我还会同他无话不谈而把友情持续到今天吗?

假如,文先生没有超强的忍耐性,无人能及的素养,能够读懂我的一切喜乐哀伤并同化;我还会对他用情这般的深吗?

假如,沈槟棕没有俊朗的外表,气宇轩昂的挺拔身姿,不给我无微不致的呵护与宠爱;当初我还会情陷其中吗?

换而言之,如果,我不是冷若霜,那么,南坚还会在美女如云的弟子中付出额外情感吗?文先生还会被我的哀伤喜乐牵动着并亦步亦趋而痛苦不堪吗?沈槟棕还会不顾我的决然远离苦苦追寻而力挽狂澜吗?

我真的不敢去想答案 ,我拒绝一切残酷的东西,我宁愿接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虚幻美好,也不接受血淋淋的不堪事实。

曾几何时,我变成了情感的精算师,如此的“斤斤计较”。把所有的情感都等价化分了,而失去了它本质的美好。我怎么可以这样的残酷无情。明明深情于文先生,却整天演译着对他不屑一顾的角色,把他的深情与痛苦都视而不见。从而把彼此折磨得苦不堪言。

02

太过理性,疑似高冷

还记得,曾经,我对南坚讲过,“我真的害怕,有一天,我连自己的感情被自己给商业化了”。南坚说,“你只是太理性,理性得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被我称着天使的,是我们部里一个纯朴善良,还有点天真的女孩。以前没有深交,在我的故事里,被我用“少根筋”来取代。


当所有的人都不解我为什么会答应“少根筋”搬来与我一起住时,其实在我心里就已经对“少根筋”的定位,有了质的变化。还有就是,如果有可能的事,在没有超过我的底线同原则的情况下,我没有拒绝别人的习惯。

事实上,在我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我故事的主角,我真的很珍惜同他们相处的时刻分秒。


事实上,每个人都是如此,只是没有去探究不曾发现而已。难道不是吗?


在打出这番话时,我决对没有一顶点主观意识,完全彻底绝对是从客观角度来讲的。笼不笼统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是用“心”在说话,这就足了,于我来说。


我知道,大家对“少根筋”的排斥,是因为她讲话太直接有点刺耳,换句话说就是好懂不好听。在我看来,应该是缺乏艺术水准。


试问,一个只有小学文化,一直在公司做着最底层工作的人,她所接触的人与事、她的社交圈都是有着一定限度的,对她的一切言行举止要求过高,不就相当于为难于人吗?

在我心里,虽然没有欣赏过她,但从来也没有排斥过她。这是真话。事实上,在我心里从来就不曾排斥任何一个人,因为我明白,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更何况是人与人的不同呢。

03

每个人都有她的了不起

我发现我真的快乐了很多,自从“少根筋”与我同住一室后。不,这里应该称其为“天使”了。哎,还是还原其名吧,我懒得翻来复去找引号,麻烦。‘其’姓白名慈,呵呵!为了不引起误会,我想,我有必要解释一下,不是白痴是白慈。嘿嘿!

科技在发展,时代在进步,我知道以白慈的资历,是绝对绝被这个时代给淘汰掉。

我决定帮助她,尽可能的。出自内心的。对她的帮助,不是因为她对我霸道的包容,不是因为我经常晚归她那通关怀的电话,不是因为她常为我备好早餐的那份感动。是她的勤奋,努力、耐性、纯朴感触了我。

没有先天的天才,只有后天的天才,天才是培养出来的,不是生养出来的。人是随着环境,周遭的人与事的改变而改变。白慈她只是被自己固定在工厂的生活模式里了,三点一线,再无其它。

其实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不也硬是被这种模式给同化了,什么也不做的纯纯的玩了一年。再沉迷的人终会醒来。不过醒来后的那份痛苦,不是用后悔两字就能诠释得了的。

对白慈我是没有密秘的,我同她讲过往的种种,包括沈槟棕、南坚,甚至于现在的文先生,虽然大多时候她处于是懂非懂的状态,但却也有属于她的白慈见解。

我不知道出自什么原因,她一直对文先生的成见很深,深到我出言去反驳。是我没把文先生看清楚,还是她没把文先生看清楚,这一点是我一直迷惑不解的。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自知,我还没“情”到这种地步吧!

我的现任师傅曾不至一次同我讲,像文先生这类人,他的演戏功底决不亚于我。有时,我真的很迷惘,如果文先生眼中的哀伤与深情全都是伪装出来的,所有的行为都是刻意打造出来的,那么,对他如此的用情,我算什么;情痴、花痴、还是白痴。郁闷至死!

04

人人为师,时时进步

带白慈到我所在的计算机班学习,我知道不久的将来,会人手一部计算机,就如现在手机一样的普及。凡事都通过它,这是必然的。

让她认识我商场的同商场外的一些朋友,拉单带着她是让他除公司外多接触外面的人和事,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的多文化。白慈一直都很努力,而且接人待物都松驰有度的恰到好处。

白慈努力同耐力于我来说,是有过而无不及的。也是我欣赏她的地方,值得借签与学习。呵呵!或许这就应证了我常说的一句话,“每个人都是值得我学习的”。

当然,这逃脱不了谦虚的嫌疑,细细想来,我说的无不事实。因为每一个人身上的优点你不一定有,反之,每一个人身上的缺点你也不一定有。我们积攒优点,删除缺点来完善自己。那么,我们就会慢慢向完美一步步靠近。


人无完人,我知。力求完美,我更知。


很多时候,我真的很讨厌憎恶自己,浑身上下,里里面面一无是处。这是我的自我评价。

逃避感情,忽略亲情、怀疑友情。简直就成了另类的名符其实三无人员了。

前段,认识了两个男孩,要电话,我给了,做朋友,我应了。

不过前题是友情的。白慈不解,问:“你真的要同他们做朋友呢”?“我是为了想要他们帮我拉广告,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嘛”!我完全没有经过思考脱口而出的抛出一句话。白慈哑然。

我淡然。淡然之后是愕然,我是习惯了这种方式同他人做朋友,还是骨子里那份商业气息太浓厚而掩盖了理智。我真的是毫不谦虚的商人商到家了,又忽视了一个至命而无法改变的事实难题;男女之间纯洁的友情,首先是建立在伤害的基础上的。。。

注 此文写于:2010-5-25 - 卡布

不负被爱,不负时光- 卡布

公众号:kbkabu   记得关注哦!感恩! 感谢收听!

未经作者授权许可,不得私自复制,转载,摘编,获取文章授权,请联系卡布公众号:卡布kb

公众号ID:kbkabu

著作权归作者卡布所有,私自擅用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