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中法战争中国不败而败?李鸿章:账不能这样算,签订合约是止损

2022-09-16 07:03:16


李鸿章的淮军发迹很快,在刚组建时只有“树、铭、鼎、庆”四个营,在世叔曾国藩的注资下,1862年四月,李大人才出凑了13个营、9000多人的兵力(本来给了十个营,但“开”字营又被湘军留用了)。



中法战争的结果是: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这是对两国整体而言,但在李鸿章眼中完全就不是这么回事。对于李鸿章李大人而言,签订合约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止损,因为在中法战争中淮军集团已经损失了三大主力,已经到了赔不起的地步。



李鸿章的淮军发迹很快,在刚组建时只有“树、铭、鼎、庆”四个营,在世叔曾国藩的注资下,1862年四月,李大人才出凑了13个营、9000多人的兵力(本来给了十个营,但“开”字营又被湘军留用了)。到1863年,淮军已经扩展为79个营39000人兵力,1864年淮军扩展为145个营78000人。平定太平天国后,湘军大部被裁撤,曾国藩兄弟的五万嫡系部队被缩减为6000人。但淮军只裁撤了8000多人,依旧有7万多人的庞大兵力。曾国藩剿灭捻军是手下只有湘军旧部不足万人,麾下的淮军已经达到了36000多人。淮军表面上尊重渊源极深的曾老帅,但是暗地里却一直惟李鸿章马首是瞻,曾国藩把李鸿章的六弟李昭庆推出来都不好使。李鸿章也凭借淮军的抢走了剿灭捻军统帅之位,淮军因此被李鸿章看做是家族最大的依仗。



但在中法战争中,淮军的主力遭到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可以说是流年不利。淮军晚期的五大主力是潘鼎新的“鼎”军、刘铭传的“铭”字军、吴长庆的“庆”军、周盛波的“盛”军,以及李鸿章亲自统帅的武毅军(直接指挥官是郭松林)。张树声当过直隶总督,也是刘铭传等人的举主,所部也是淮军早年的“双华红棍”。因此在李鸿章的嫡系不出战的情况下,张树声的“树”军也可以充当淮军主力。



中法战争爆发时,李鸿章因为老母去世丁忧,让张树声代替自己充当两广总督。而当时的兵部尚书是和李鸿章打过架的彭玉麟,湘军和淮军一向不和,张树声自然也不信任彭尚书的规划,双方顶牛不断。张树声虽然是前线总指挥,但麾下还有大量湘军部队,还有云贵总督岑春暄凑热闹。张树声在两广总督职权下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是冯子才的“萃军”,但张树声多次排挤过老冯,因此拒绝冯部参战。张树声虽然集中了两万兵力,却被法军偷袭后指挥失灵,在1884年四月份打输了北宁之战。张树声也不得不辞职,在同年病逝。由于淮军各部的私有性质,这一支淮军也等于丧失了战斗力(别的指挥官根本就调不动)。




清廷又把潘鼎新从湖南巡抚改为广西巡抚,让他继续到他遥控前线的潘鼎新,要求老潘作战“切勿攻坚伤精锐”。老潘只能派出小规模部队袭扰、牵制船头方向的法军,坐看桂军被击败。在法军进攻谅山时,他也很好汉地撤退了。老潘在冯子才出战后,还算给力。他帮助冯子才守住了镇南关,并反攻到了谅山,取得了大胜。收复谅山之战,老潘打得很积极,但也让李大人赔得肉疼。



而刘铭传的“铭”军虽然在台湾取胜,但在李大人看来这是要分家呀。所以尽管中国军队反攻得胜,但李大人却心疼自己家底,一门心思要求和。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冷兵器研究所系头条号签约作者。主编原廓、作者李从嘉,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