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来来往往》原著“交男友无数”的林珠,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2022-09-16 07:02:55


靠着段莉娜发家的康伟业,开始厌恶跟不上时代的结发妻子,两人的婚姻名存实亡,《来来往往》原著里写道:“一家三口有时候也坐在一起看看电视,康伟业与段莉娜的关系也就剩下隔着女儿坐在一起看看电视而已。


注:本文根据池莉《来来往往》原著小说创作,图片源于《来来往往》电视剧。

风情万种的林珠,给康伟业的感情经历,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遇见林珠,正是康伟业和妻子段莉娜婚姻的瓶颈期。

四十多岁的康伟业,下海经商后,事业一发冲天,在婚姻里的地位也强势逆转,康伟业不再卑躬屈膝,成为了段莉娜“配不上”的男人。

靠着段莉娜发家的康伟业,开始厌恶跟不上时代的结发妻子,两人的婚姻名存实亡,《来来往往》原著里写道:

“一家三口有时候也坐在一起看看电视,康伟业与段莉娜的关系也就剩下隔着女儿坐在一起看看电视而已。康伟业已经放弃了段莉娜,仅仅只是把她当作康的妮的母亲摆在那里。作为一个蒸蒸日上的男人,他的天地宽广得很。”

段莉娜满足不了康伟业的情感需求,林珠的出现,恰好填补了康伟业的空虚。

林珠年轻貌美,二十五六岁,时髦且知情识趣,康伟业和她在一起,找到了错失的初恋的感觉。

为了光明正大地和林珠在一起,康伟业狠心和段莉娜摊牌离婚,康伟业对于处理好这两段关系,胸有成竹,结局却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糟糠之妻”段莉娜不肯离婚,一向爱财的段莉娜,不要钱不要利,就是非要留住康伟业的人;“灵魂伴侣”林珠,康伟业以为和她完美契合,两人同居后矛盾却越来越多,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

周旋在两个女人中间,康伟业心力交瘁。

段莉娜和林珠的“拉锯战”,以林珠离开告终,康伟业终究还是没能和段莉娜离婚,林珠也只不过是康伟业人生中的一个过客。

“第三者”林珠,没能顺利上位挤走段莉娜,但她并不是输家。段莉娜是外强中干,林珠才是外柔内刚,玩转情场的高手,康伟业也进了她的圈套。

《来来往往》原著“自愿给康伟业当情人”的林珠,才是狠角色。

惊心动魄的美艳

林珠的外表,书中是这样描写的:

“林珠是一个典型的南国小女子,身材小巧,皮肤微黄,眼窝深,颧骨高,唇大而厚而红,眉黑且直且长,属于杀伤力较强的索菲亚·罗兰型的性感女郎,使一般眉渭目秀的传统美女相形见绌。”

林珠喜欢穿着颜色大胆的服装,打扮时尚有品位,出席晚宴会盛装出席,让同座的女性都黯然失色。

林珠很懂得利用自身的美貌优势,但她并非是个徒有其表的花瓶,她的见识和能力,才是真正让康伟业拜在她石榴裙下的“利器”。

林珠精通三种语言,在生意场上进退得体,游刃有余,年纪轻轻就成了在外企拿高薪的时髦丽人。

公司总部派林珠来督查康伟业的工作,林珠飞机晚点,康伟业去机场接她,她有这样一段高情商的开场白:

“到了北京又不让下飞机,无法电话通知您,我都急坏了。无奈中只好换一个角度想问题,我想这是不是预示着我来配合您工作开头会有一点周折,过后就顺利了,或者说不定航班的周折已经抵消了我工作上的周折呢!康总,你信不信这些?我是有一点宗教倾向的,像我这样的打工妹,都是奉命行事,只但愿各方面都圆满,我也好交差一些。所以常常祈求上帝保佑了。”

明明是聊飞机晚点,却把谈话悄悄转移到了工作上;明明是来做监督的,却谦卑地说“配合您工作”。

又说用航班的波折,来抵消工作的周折,实则是暗示康伟业不要为难她,因为她不过是职责所在。

《来来往往》原著里写道:“林珠的厉害之处还在于她绝不拖泥带水,到达伊始,开宗明义,把话核藏在有意无意、有心无心之间,一副举重若轻的大将风度。康伟业不禁对林珠刮目相看,有了几分佩服几分敬重,多了几分警惕和几分轻松——与如此冰雪聪明的女子打交道,凡事点到为止就行了。”

林珠不会干扰康伟业的工作,给他留了足够多“自由发挥”的空间,她的分寸感,让他如沐春风。这样一个姿容靓丽,又精明聪慧的女子,康伟业根本抗拒不了。

既是情人,也是朋友

林珠和康伟业接触多了,都对彼此有了强烈的好感,康伟业自觉推开了林珠,因为他已经四十出头了,还有家庭,而林珠是“一朵刚绽放的花朵”,两个人不会有好结果。

林珠在同事口中得知康伟业是个“顾家的好男人”,却还是对这个有妇之夫展开了猛烈的攻势。

在林珠的撩拨下,康伟业沉沦了,他背叛了婚姻,偷偷和林珠私会,两人都爱得疯狂,《来来往往》原著里写道:

“康伟业十几年的压抑决堤而出,如滔滔洪水席卷了林珠。林珠却也如戏水之鱼,与康伟业唱和风浪,相得益彰。”

林珠无疑是个完美情人,她性感妖娆,会用身体语言抚平康伟业初恋的创伤,也会如少女一样和他嬉戏,和无趣的段莉娜比起来,林珠才是康伟业心中的理想型。

林珠不会要求婚姻名分,只求轰轰烈烈爱一场,她坦言自己“交男友无数”,那些年轻的男孩子都过于稚嫩,不如康伟业有味道。

更难得的是,林珠对康伟业很仗义,康伟业被克扣奖金,林珠宁可丢了工作,也要为康伟业打抱不平,这点让康伟业感动不已。

“林珠的正直与侠气使他对林珠又有了新的认识。娇小的林珠居然还有一身大义凛然的豪气,如果说以前他得到的是一个最好的情人,现在他又得到了一个最好的朋友。男人需要情人,但是也许更看重朋友。林珠既是情人又是朋友,一个完美的世界。”

再加上工作的原因,异地交往,让两人更加珍惜难得的见面,分别的时候都要痛哭一场,林珠甚至要吃安定才能入睡。

到了后来,康伟业完全身不由己了,他一遍遍飞去林珠所在的城市,仍然不能解相思之苦,康伟业干脆背着段莉娜买了个小房子,打造成了和林珠的爱巢。

林珠比康伟业小十五六岁,但她真的很懂男人,她会恰到好处地施展自己的魅力,用小情调增进双方的感情;也懂得男人对朋友的需求,既做他的情人,又成为他的知己好友,让他对这段恋情欲罢不能。

把丑陋的婚外情,伪装成“真爱”

林珠手段最狠之处,是放长线钓大鱼,变相从康伟业身上索取到好处。

林珠主动送给康伟业一条玉坠子项链,她说:“没有别的意思,图个吉祥而已,愿你逢凶化吉,玉碎瓦全。”

“林珠的言外之意自然是咱们不谈婚嫁,不谈责任,不讨承诺,只是珍惜这一番恩爱就是了。”

康伟业偷偷拿着玉坠子做了鉴定,没想到这枚不起眼的小物件,竟然价值万元左右。

林珠的“情深义重”,让康伟业很受用,书中提到康伟业的心理:

“一般人都以为年轻漂亮的姑娘与做生意的老板相好是傍大款。如果他和林珠的关系暴露了,别人大概也会这么看。但是人们错了,林珠是真心地爱他。哪有傍大款的姑娘会悄而没声地把价值万元的礼物送给对方?”

段莉娜已是人老珠黄,还变相每个月伸手管康伟业要钱,而林珠不仅不要康伟业的钱,还奉献着自己的青春,显然林珠对康伟业的情更“真切”,两者一对比,康伟业更坚定了要娶林珠的心。

为了回赠林珠这万元的礼物,康伟业把新买的两室的房子写了林珠的名字,林珠离开康伟业后,没有客气,直接卖了房子,把钱装进了自己腰包,康伟业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但仍然对林珠念念不忘。

用万元做投资,套了康伟业几十万,林珠不仅把丑陋的婚外情包装成了真爱,还不动声色就压榨了康伟业,可以说林珠既得了钱,也得了爱,她的手段之狠,康伟业根本没有察觉。

林珠很了解康伟业,知道他习惯了礼尚往来,她的小礼物,只会让他付出更多。

林珠没那么爱康伟业,两人只不过是短暂的激情而已,况且康伟业又是个阔绰的老板,虽然人到中年,但依旧是俊朗帅气的,林珠这种精明的女人,才不会吃感情上的亏。

林珠和康伟业同居后,她明确表示不喜欢油烟味,不让康伟业在家做饭,两人毕竟是见不得光的关系,不能随随便便一同外出去饭店,只能在家里吃些煮鸡蛋,生黄瓜之类的,让康伟业的胃饱受摧残。

两人的“爱情”,由于落实不到柴米油盐这些实处,生活习惯差异太大,最终只能分开,然而林珠这么聪明,她会不懂婚姻需要烟火气吗?

很明显,不是林珠不懂婚姻相处之道,而是她根本没有想过要和康伟业结婚,以她的高情商,就算装,也能装出与康伟业琴瑟和鸣的样子,她却坚持不允许康伟业做菜,是因为康伟业对她来说,没有多余的价值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有妻子,有孩子,离婚又拖拖拉拉;二十几岁的林珠,事业有成,不需要依附于康伟业,更不愿意随便用婚姻的枷锁把自己套牢,康伟业还幻想林珠会嫁给她,然后房子变成夫妻共同财产,简直自负到了愚蠢的地步。

“康伟业认为他与林珠是彼此相爱,不是风流苟且。林珠绝不是人们所说的那种傍大款的轻浮女子,他康伟业也不是什么搞金屋藏娇养二奶的花花公子,他们是爱情,他们将来一定是要结婚的。其实他们结了婚,房产就是他们共同的财产,只不过是一个时间上的问题,康伟业根本上没有吃什么亏。康伟业算来算去,认定自己考虑问题比较周全,做法非常漂亮。康伟业以为他的离婚问题也会解决得比较漂亮。他认为段莉娜对他已经没有感情,要的无非是他的钱。”

事实证明,康伟业错得离谱,那个嫁给他十五年的老妻,没有拿钱与他离婚;而那个标榜着真爱的年轻姑娘,卖了他的房产,从此不知所踪。

康伟业和林珠讲述段莉娜的糟糕时,林珠心疼康伟业在婚姻里受的委屈,为此还哭湿了很多纸巾,林珠激动地说:

“你,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和感觉的健康的男人,竟然十几年如一日地忍受段莉娜这种女人,还从来没有与别的女人上过床,天哪,如果你不是圣徒,就是段莉娜有病。真的,段莉娜绝对有心理毛病。我给你介绍一个心理医生怎么样?你可以把她带来看看医生。”

疼惜男人,批评原配,林珠的“惺惺作态”里,藏着她对康伟业最狠的算计。

写在最后

《来来往往》原著“交男友无数”的林珠,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段莉娜的狠,是虚张声势,她扬言要杀了康伟业外面的女人,吓得康伟业不敢轻易与她离婚;林珠的狠,则是绵里藏针,噬心蚀骨,既要了康伟业的情,又卷走了他的财产。

段莉娜不够性感,缺少情趣,色厉内荏,不懂如何收服男人的心;而林珠是在情场里见过世面的,她深谙男女相处之道,迷惑康伟业这种男人,对林珠来说,信手拈来。

康伟业的父母,比康伟业更懂林珠,他们严厉地说:

“不行!为了康的妮,你不能这样做。段莉娜是不配你,你是受了许多委屈,但是这都不是你与这个女人结婚的理由。我们没有调查不敢下结论说她是贪图你的钱财,至少她太年轻了,你满足不了她的,无论是从经济上、肉体上还是精神上。你们不是一代人,精神境界沟通不了,你这是在饮鸩止渴。”

康伟业天真地把婚外情当真爱,殊不知,他根本满足不了林珠这种女人,林珠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他结婚过日子。

而那个被他嫌弃是“中老年妇女”的段莉娜,才是真心实意帮扶他前进,陪伴他余生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