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眼光雪亮,细思恐极

2022-09-16 06:53:17


而如果没有阻拦和干涉,事实最终会在注视中裸露出来。




艺术很纯粹,生活很复杂。当艺术与生活迎头相撞的时候,就总是生出很多热闹。印象中,中央音乐学院这所艺术殿堂,最近十年来没少闹故事,你举报我,我举报他,举报者转眼又被别人举报。这一次,联名“点炮”的教授们终于高兴了,他们成功地把院长王次炤拉下了马。


事情不大,动静却不小。从通报看,王次炤被免职的主要原因,是他违规为女儿操办婚礼,接受利益关联机构的婚宴优惠。放在过去,这算什么事儿啊,天还能塌下来?但这回真的就塌下来了。在院长这个显赫的位置上待了二十多年,王次炤虽然最终平安着陆,但也不好说是全身而退。外表看来全须全尾,但内伤难免是会有的。


艺术院校多事,原因是寻租空间巨大。早些年,某艺术院校的表演系主任被抓,媒体就传出他利用职权“控制”女学生,有时甚至“母女通吃”。如此“赤裸裸”地寻租,有可能是特例。更普遍的情况是, 大家“合谋”创造出一种有毒的环境,把道德和规则搁置起来,于是众人皆有利可图。 但是,总会有目光如炬的耿介之士看不惯这种风气,忍不住把内幕捅将出来。 在晦暗不明的政治气氛中,这样的“捅”顶多不过撕开一道裂缝,让外界看到内里隐约的污秽。但现在不一样了,一根针好像真的能够捅破天。 无论是不是在朝阳区,只要有群众举报,上面必定会兴师动众,最终查个水落石出。


为什么会这样呢?究竟什么事情起了变化?说起来其实也简单。首先当然是执纪更严格了。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就好比给孙悟空戴上了紧箍咒。旁人念念有词,你必疼痛难忍。不要以为没犯法就可保住乌纱帽,触动了纪律和规矩那道更敏感的琴弦,照样会弹出一首《归去来兮》。另一个原因,要归结于一个“政治发明”,叫“两个责任”。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你不光要管住自己,还要管住下属,“你不查他,我就查你”。这个东西很厉害,无形中就把很多官员的保护罩给去掉了。反腐和执纪的阻力为什么变小了?原因就在这里。


群众醒过来了,举报管用了,这就好比在幽暗中点起了很多盏明灯。但凡违法乱纪的事,总是要在暗处动手。 赵晋公子的私人会所为什么绊倒了那么多高官?因为那是月亮背面,是利益勾兑和交换的绝佳场所。但绝对的隐秘毕竟是不存在的,群众的眼光不单雪亮、还无处不在。最近那么多高校领导被处分,我觉得就跟群众有莫大的干系。办公室面积超标,违规使用公车,在外面兼职拿点外快,这些琐事组织上很难查出来,但如果有群众举报,就一拿一个准。山东巨野有个乡镇干部,去农贸市场了解苹果行情,交谈中吃了一个苹果、又拿了一个苹果,都没有付钱,结果就被诫勉谈话并且被通报。当地纪检部门的执纪分寸或许还可以商榷,但这个故事却告诉我们,一旦群众的监督程序被唤醒,那真是相当恐怖的。


一个敞亮的世界,是由无数的注视交织而成的。大家都垂下眼睛,世界就完了。 皇阿玛“坐床”之后,为什么不但没有赢得赞美和仰慕,反而惹了一身腥、甚至拖累了“上师”?都是因为那些活泼泼的、知识含量很高的注视。 在雪亮的注视中,世俗社会的层级、超世俗社会的神秘感都被消解掉了,剩下的只有事实和对事实的询问。 而如果没有阻拦和干涉,事实最终会在注视中裸露出来。我不禁又想起了贵阳市的刘朱,他以局长之尊、却以撒谎的方式拒绝记者采访,原因就是不想惹来过多的目光。齐刷刷的目光看过来,那滋味,恐怕只有少林寺方丈最懂。


凯撒大帝说,“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朝阳区群众说,“我来了,我看见,我举报”。要想建成清明的政治生态,不仅需要执政系统自身不懈的努力,还需要鼓励更多的群众去看。看见就是威慑,注视就是监督。嗯,就写到这里吧。

(文/蔡方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