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我惹了满京城最不该惹的人。

2022-09-16 06:52:11


江城那厮勾唇一笑,我心里一突,再也没有人比我更懂他的表情了,这个笑容往往出现在他敲我竹杠之前,果然下一秒他文邹邹道,  “原来是一场误会,是在下惊扰到慕容小姐的雅兴了,就是前两天不知为何得到了一个香囊,也不知道这个值不值钱,能不能换来福运楼


我惹了满京城最不该惹的人。

当我正举着糖葫芦拼命逃窜的时候,满脑子里就这一个想法。

京城里面的人都知道,堂堂将军府的这位大小姐,三岁时和她娘串通好,趁她爹去找他好兄弟皇上喝酒前,在他脸上即兴创作了一幅王八,据说她那皇帝老叔在看见她爹时脸都快笑歪了;

七岁时学会了爬树,在爬上院子里那棵果树后,得意忘形地栽出院子,把路过的少年郎砸成了骨折;

十二岁时已经得到了将军半个真传,练得一身好武艺,就是每每在家中打碎了玉盘被将军追着打时有些惨不忍睹

如今已过及笄之年,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但这张集合了将军和将军夫人容貌优点的脸实则极具欺骗性,闯的大祸没有,小祸不断。

可是偏偏她不但生的灵动可爱,小嘴又自小就甜,情商高到不仅每次进宫都能博得皇上的笑脸,就连那次被将军拎去王爷府,给那个被砸骨折的少年郎赔礼道歉,都能哄得王妃笑眯眯着一口一个心肝宝贝的叫着,最后还被王妃硬塞了一支凤蝶鎏金银簪才让回家。

那骨折的少年郎就是泰王府中的泰王世子——江城。

也就是这个如今这个满大街追着我跑的讨厌鬼,唉,没想到我慕容婉儿也会沦落至此啊。

要不是前几天被他发现了我的把柄,我才不会躲着他呢!

心里一晃神,我不小心钻进了一个死胡同,OMG 失误了,竟然把自己困住了。

果然下一秒后方就传来了吊儿郎当的声音,“跑啊,你怎么不跑了?小爷是会吃掉你吗,不仅躲我,刚刚还拿石头砸我?”

我挤出来一个笑脸,缓缓转身,“世子殿下误会了,小女子本是见那果实熟的甚好,想砸下一个来尝尝鲜,谁承想误伤了世子殿下。”谁知道你闲的没事也跑到了近郊区,还神经兮兮地不知道在树后面搞什么?!

江城那厮勾唇一笑,我心里一突,再也没有人比我更懂他的表情了,这个笑容往往出现在他敲我竹杠之前,果然下一秒他文邹邹道,  “原来是一场误会,是在下惊扰到慕容小姐的雅兴了,就是前两天不知为何得到了一个香囊,也不知道这个值不值钱,能不能换来福运楼的一桌好菜呢?”

他若无其事地掏出一个香囊,无视了我抽搐的嘴角,甚至还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

在他转身欲走前一秒,我狠狠扯过了他的衣领,“行吧江狗蛋,你赢了,今天晚上咱们就把话说清楚,小爷也不差一顿饭钱!”

江狗蛋整了整衣领,“这可不是我说的,不过既然婉婉如此豪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喽。”

我面无表情地上马等待江城,也习惯了江城每次非要与我同乘一马,还非死皮赖脸说这样万一出啥事我可以保护他。

保护个锤子啊!万一真出啥事我肯定先把你踹下去当垫背的!

我和江城的这段孽缘,还是要从当年我把他砸骨折说起。


当年他醒来后知道是将军的女儿把他砸骨折后,竟吵着闹着要来将军府上学武,王爷和王妃一合计觉得这个主意也挺好的,于是在伤好后的第二天就把他放在将军府中,夫妻俩南下巡游去了。

我爹娘那些日子因为府中事多,临时把我捉来教他一阵时间的基本功,而我看着那个白净的小男孩笑得眉眼弯弯,递给我一份芙蓉糕时,感动得眼泪汪汪,我这是砸到了一个怎样的绝世小可爱啊呜呜呜。

然而下一秒,现实就把我的脸按在地上摩擦,WTF?这明明是个腹黑大魔头,他就是来我家报仇的!

我也不负所托,含泪把嘴里的芙蓉糕连带里面的芥末酱全喷到江城的脸上,下一秒,我们毫无意外地扭到了一起。

我娘进来后,就看见两个孩子满脸鼻涕眼泪地扭在地上,江城还拼命把脸上绿色的东西往她闺女的衣服上蹭。

于是两天后,教导江城的重任就转移给了我刚回来的哥哥身上。

江城明明与我哥哥同岁,却一点也不比我哥温柔,他的日常就是想方设法捉弄我:今天把我最喜爱吃的蒸饺换成馒头,明天就趁我不注意扯掉我的发簪,还装模作样给我赔礼道歉,打开他送我的礼物一看,好家伙,一群毛毛虫,也不知道他在哪搞的。

我堂堂京城一姐也不是吃素的,趁他洗澡把他的衣服收起来,在他的饭菜中偷偷加入辣椒粉,或者趁他睡觉把他的头发扎成小辫绑上蝴蝶结。

可是江魔头心理素质真心强大,在我拿走他衣服之后,他用门帘裹着下半身就出来了,还不忘给在门外等他示弱的我一个媚眼,啊呸!这是什么流氓行为!

三倍量的辣椒粉被他面不改色地吃了下去,还微笑着给我说再来一份,差点把我气到升天;

就连那次给他扎小辫,他醒来后竟直接去见了我爹娘,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我爹娘他今日是哪里奇怪吗,为何都用异样的眼光看他。

结果自然是我和我爹又跑了一次马拉松。



这些年来我们斗智斗勇,在外人看来却是两小无猜,一段佳缘。每次听到这种言论我脸色都会呈现出彩虹般的变化,那小子明明是我的噩梦啊喂!

事情发生在不久前的某天,我回房时一推门,就看到了江城放大的脸,笑得一脸狡黠。

当时我正在想事情,猛然看见他吓得一个激灵,“你竟敢擅闯女子闺房?看我怎么告诉你爹!”

他眯了眯桃花眸,笑道,“在你告状之前,小爷想说我不小心捡到一个香囊,单绣了个歪七扭八的字,好像是襄……哎哎哎,你想干啥?”

他避开张牙舞爪的我,把香囊高高举起,“这该不会是慕容大小姐的东西吧?那这个名字,莫非……”

我咬了咬牙,“说吧,什么条件才能把香囊还给我?”

他也不伪装了,“这个嘛,过段时间再告诉你哈。”

说完便扬长而去,留我一人跳脚。

竟然被这厮抓到了把柄,真是败笔啊败笔!

那个“襄”字,确实是我绣的,原本是想给四皇子江襄的。

说起江襄,那可是京城中所有少女的梦中情人啊,不但长相俊秀,性格更是温柔体贴,同样姓江,怎么和江城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呢?

不过我对他倒是没什么爱慕之情,主要是让前些天陪我老爹进宫,我偷偷跑去池边喂鱼时,不小心将娘给我的双面绣手帕落入水中,转而鱼群就搅得手帕转入池中央,心疼得我眼泪汪汪的,那可是我最喜欢的手帕啊!但是皇宫重地我又不能脱去鞋袜入水,丫鬟们也被我支走了。

后面的剧情就略显俗套了,四皇子恰巧经过,了解缘由后进入池中帮我取了回来。

这个手帕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为了感谢四皇子,我特地去问了街上卖小人书的李二狗,男子都喜欢什么礼物。

李二狗当时想了半天,最后给我说如果之前没有送过他礼物,可以自己绣一个带有他名字的香囊,男子会很欣喜的。

我得到答案后就兴冲冲地跑去做,要知道我可从来没有学过女红,做这个差点难为死我,好不容易做完了准备送出去,谁知却被江城截胡了。

造孽啊!如果让他顺藤摸瓜知道我因为一个手帕哭鼻子,那我英明神武的形象不就全都崩塌了?

不行不行,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

“到了,大小姐,你在想什么呢,该不是想赖账了吧?”

我不用回头就知道江城现在一定笑得一脸得意,“还不快滚下去点菜!”

他也不恼,下马时顺手把我抱下来,“好嘞!”

我翻了个白眼,习以为常地任他对我勾肩搭背,虽然私下互撕得厉害,但是还是要维持表面的兄弟情,这点我还是很仗义的。

进到小包厢,我开门见山道,“这两天我确实是因为这个香囊在躲你,不过原因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而且这个香囊我真的做的很辛苦,希望你能还给我……你开个条件吧。”

对面的江城看着我如此认真的表情,竟黯然了一下,“你竟如此喜欢他吗?”

“什么?”我以为我听错了。

“没什么,”江城垂眸,再抬起时眼中还是我熟悉的吊儿郎当,“那我想要你也给我绣一个香囊,不过分吧。”

“你你你!趁火打劫啊!”我气急,要是有这个功夫我就再给江襄秀一个了,哪还能在这里低声下气和你商量!

我举起一杯水,在江城愕然的眼神中泼在了自己脸上,完了完了,被江城气的,喝水忘了张嘴了,今天真的不宜出门啊呜呜呜。

我干脆闭眼等着江城嘲讽我,没想到江城的气息突然逼近,这厮居然在给我擦脸!

我震惊了,“你转性了?”我戳了戳他的脸。

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缓缓向我靠近,直到我们就剩一个呼吸的距离,“婉婉,难道小爷我的美色不够你贪图的吗?”

“噗!”我没忍住,“不不不不太好吧大哥,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不符合我的……审美标准啊。”

在江城要吃人的目光下,我声音愈发变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那四皇子就符合你的审美标准了?”

“啊?”我愣了一下,这和四皇子有啥关系,但是多年以来的习惯让我的嘴巴不由自主开怼,“对啊,你看人家小襄襄,不仅长得好看,气度卓然,骑射技术更是一顶一的,上次皇上安排比武人家还是第一名,这叫什么,这就叫男子气概啊!”

我越说越激动,撸起袖子喝了口茶准备继续给江城掰扯,仿佛江襄就是我的好大儿!

呸呸呸,不过这话也就只能在心里说说,说出来会出人命的。

“停,”江城突然伸手打断了我,“你得了,就你这小体格,还轮不着你说我细胳膊细腿的哈。”

嘿我个暴脾气,我可是堂堂大将军之女,在武力值这方面也是女子中一顶一的!

还没等我给江城个爆栗尝尝,他便率先站起离开,临走前还丢下一句话,  “你等着吧!”

这傻子今天吃错药了吧,怎么说话一直神经兮兮的?连敲诈的大餐都不要了。  我撇撇嘴,那就只能我自己享受咯~

一刻钟后——

不对啊,说的明明是香囊的事,怎么扯到审美标准了?!还有江城最后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过了两天担惊受怕的日子,我发现江城并没有什么动静,索性也不去想他那天的话了。

从江城那里把香囊拿回来是别想了,但是再做一个……我真的不想再经历那种痛苦了!

但我这个人,实在不喜欢白白欠别人恩情,思来想去,我决定给江襄买个折扇,再请他吃顿饭,以表达救我手帕狗命之情,顺便贿赂他一下不要把那天的事说出去。

其实这手帕之所以在我心中的分量这么重,还不是因为江城那小子。

罢了罢了,不想这事了,闹挺!



一天后,依旧是福运楼里。

“多谢那日四皇子帮忙,来,我敬你一杯!”

面对我的豪迈,四皇子似乎有点娇羞,不住左顾右盼,不知在张望些什么,

“咳咳,举手之劳而已,慕容小姐不必如此的,我也不会告知别人那日的事。”

我感动得眼泪汪汪,四皇子果然优秀,都能看明白我的心思,比江城好太多了!

不对,这个时候我干嘛想那小子。

“慕容小姐啊,饭咱吃好喝好,这折扇我就不收了吧,毕竟……不太合适。”

“啊?”我懵了一下,“不就一把扇子,有啥不合适的啊?”

“若是江城表哥知道了,恐怕不太合适。”他长出一口气,似乎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我现在就是典型的黑人问号脸,“我送四皇子折扇与江城又有什么关系?”

对面的江襄却仿佛比我更加疑惑,“啊?父皇的圣旨都下了,要封你为江城表哥的世子妃,这会应该就在你府上呢,你一点风声都不……”

我已经听不下去他说的话,拔腿就往家跑,不是吧不是吧,这是骗人的吧?!这么大一个瓜我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难道这就是江城让我等着的事?

因为跑得急,我把丫鬟和侍卫都甩在门外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认出来那个风一般的女子是他们小姐。

今日为了自己的淑女形象穿了裙子坐了马车真是败笔啊败笔!

为了快点回去,我抄了个近道,眼看还剩一条街就到了,突然眼前一黑,

淦,这个时候着了别人的道,真是狗血的剧情!晕过去的前一秒我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

不知过了多久,我悠悠转醒时,发现自己身处一座破庙中,周围有几个蒙面大汉盯着我。

“小妮子醒了啊,这小脸真是水灵,没想到这次竟然能在那巷子里逮着个极品,肯定能卖个好价格!”一大汉伸出油腻的双手就想摸我脸。

“呸!”我躲开怒视他,“你可知我是谁?”

那些大汉对视一下,竟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我们管你是哪个商户之女,只要到我们手里,就只有卖去江南的份!”

我心里一沉,他们这般放肆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上面有官员罩着,而且官位应该不小,竟然给他们勇气敢在天子脚下动手。

我打消了自报家门的念头,我倒想先听听看,他们到底是为何人办事的。

希望江城和爹爹能快点发现我不见了来寻我,不然若真到了打斗之时,我赤手空拳还真不敌五个大汉拿着大刀。

那大汉见我不说话了,嗤笑了一下,“这么快就想通了啊,也别耍什么花样,你要是一直乖乖的,等到了我们总督那里还不是……”

“二楞子!多说什么呢!”旁边一直沉默的大汉出声呵斥住他。我面上无变,脑袋实则飞速运转,好像这一次,牵扯到的人还会不少呢。

不过这个话不多的大汉看上去是一个还有点脑子的头头,就叫他傻蛋哥吧。

我沉默了好久,他们见我无趣,也就分别准备东西过夜了。

我开始环顾周围环境,这应该是京城外山里荒废的破庙,现在临近夜晚,透过门缝只能看到遥远的地方有灯火影影绰绰。

不得不说,用石子磨绳子真是慢啊!不知道那些武侠小说中他们是怎样飞快用石子磨断绳子的,等我回去非要给李二狗好好说说这个事!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还差一点就能挣脱了,我正在思考什么时候能悄悄跑掉,门外一个大汉突然闯入。“不好了大哥!我回京城打探消息时,听说泰王府的准世子妃今天正午时分失踪了!”  一时间,六道目光汇到我身上,傻蛋哥颤颤巍巍指了指我,

“该不会是你吧?不对啊,准世子妃怎么可能出门不带侍从?”

我翻了个白眼,“劳资乐意。”

原本以为他们怕了就会放过我,没想到傻蛋哥沉思了一下,

“如果我们被抓住也是一死,倒不如挺身走险一次,赶紧把她送去江南,到时囚禁在后院,天高皇帝远,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What?这剧本不对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大汉就直接过来把我扛起走出门外,另一人过来准备堵住我的嘴。

这是逼我动手的节奏啊,我瞅准时机猛然挣断绳子,抬脚就踢在身下人的命根子上,趁他吃痛跪地时转身冲向庙门口的大汉,几个招式就把他放倒,然后飞快往山下跑。

屋内的人被我这一番操作震了一下,但也马上反应过来,冲上前抓我。

哼哼,几个人我对付不了,揍一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揍完就得赶紧逃命哇啊啊啊!

黑灯瞎火的,我只能凭着本能反应往山下跑,也顾不得拂开周围尖锐的枝条。

后面大汉的声音越来越近,大半天没有进水的我不免有点虚脱,突然脚下一个不稳摔进了一个小洞中,应该是猎人废弃的小陷阱。

我干脆扯过很多干草盖在身上,希望能在这里躲过一劫。

虽然身体比较虚脱,但是我的精神目前必须紧绷,果然不久后隐约听到傻蛋哥的声音,

“这一个丫头片子,即使会武功又能跑多远,咱们快点追肯定能追上。”

“大……大哥,你看那是什么?”一个声音弱弱响起,

空气安静了一会后,“快跑!”和傻蛋哥声音同时响起的,好像还有其他人的声音。

嘿哟,应该是本小姐的援兵到了吧!

我扒开干草小心翼翼往外看,果然一片火光越来越近,而那几个大汉已被一群黑衣人围住,为首的公子狠狠地打了傻蛋哥一拳,

“说!你们把她藏在哪里了!”

“她早就跑了……如果你们没有遇见,那可能被野兽……”傻蛋哥已经面若死灰。

那公子狠狠踹了他一脚,力度之大我看着都觉得疼,“找!把整个山翻过来也得给我找到!”

我知道那是江城,我从来没见过江城这般歇斯底里的样子。

“那个,”我忍痛从洞中爬出来,身上的伤口现在开始隐隐作痛了,“江城?”

江城回首,看着我在一团干草中乱扑棱,真是糟糕透了,我现在一定像个大扑棱蛾子。

我边向他走去边拍下身上的土,“我在这呢江城,本小姐哪会这么容易被捉走——哎?”

话还没说完,我突然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婉婉,还好你没事,”江城这小子,什么时候高我这么多了,“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就算再不想嫁给我,也不能乱跑出去啊!”

啊?我连忙推开他,“你误会了吧,我不是不想嫁给你才跑的,我是太着急了赶回家,等等,你这是什么表情?”

江城突然笑得及其温柔,其实这厮正经起来也……算好看吧。

我有点不自在地扭开头,心里有种莫名奇异的感觉,江城掰过我的脑袋,“也就是你想嫁给我咯?”

这人怎么这么能曲解意思!我瞪大眼睛正要抬头反驳,一个吻却落在我的额头上。

长久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加上被江城的举动弄得有些羞愤,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两眼一翻倒在了江城的怀里,不管他的大呼小叫紧闭双眼。

不过之前没有发现,江城怀里还挺舒服,回去的路上,我竟真的睡着了。



白光有些刺眼,我也终于舍得睁开眼睛,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已经回到了闺房之中。

“小姐您终于醒了!”丫鬟柳儿欣然上前,“您怎么能把奴婢留在福运楼自己跑了啊,真的吓死奴婢了,还好世子英雄救美,几乎跑遍了整个京城……”

“好了好了,先别说了,”我头痛的扶额,“柳儿啊,先把爹娘叫过来,我有事问他们。”

柳儿还未应下,一道浑厚的声音就先传来,“还知道找爹娘?多大的人了还不让人省心!”

接着,我亲爱的将军大人就进到里屋,娘也一脸担心和幽怨地看着我,“婉儿,这次也太不小心了。”

我自知理亏,摸了摸鼻子,“爹娘,我知道错了,当时不是听到皇上要我做世子妃——对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江城那孩子真不错,”听到这话,我娘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以后嫁入王府可不能像小时候一样欺负他了。”

“对啊,”我爹也插嘴,“他现在请命调查你被绑架一事,当时也是他去求皇上下旨来娶你的,话说咱们两家也算知根知底,这样也是一段佳缘了。”

后面他们还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满脑子想的都是江城求皇上下旨想娶我。

难不成,江城也喜欢我?

不对啊,我为什么要说“也”?

于是我傍晚时溜出去找了看过万千感情故事的李二狗,矫情地问他喜欢是什么。

我忘不了他抽搐的嘴角,“不是吧姑奶奶,你不是情商挺高的吗,怎么到自己身上就拎不清了?”

我推搡他一把,“要说赶紧说,别磨磨唧唧跟个娘们似的。”

李二狗扶额,继而清清嗓子,“世人把喜欢说的天花乱坠,什么一见他就笑啊,有好东西就想分享给他啊,但是我看了这么多话本,总结了一下,在危急关头第一个除了父母第一个想到的人,那一定是真爱了。”

见我愣住,李二狗伸手在我面前晃了晃,“不会吧大小姐,你在怀疑世子爷对你的爱吗?”

我猛然抓住他的胳膊,“你说什么?!他当真喜欢我,男女之情的那种?”

李二狗吃痛把胳膊抽出来,“难道你不知道?世子爷可是喜欢你很多年了,经常来我这里问我你最近看上了什么奇葩东西。”

怪不得,每次我想要什么东西房间里都会凭空出现,我一直以为是娘给我的惊喜,没想到竟是江城。

李二狗继续絮絮叨叨,“之前你问我给男生送什么礼物比较好,我还以为你开窍了呢,等等,那香囊不是送给世子爷的?!”

我已经不去理会他在后面吱哇乱叫,转身离去。

江城竟然一直喜欢我?没想到啊,我把他当兄弟,他居然想睡我!

不过,为什么心里并不抗拒,反而有点……欢喜?

我对江城是什么感觉?

我一直以为我们之间就是互怼关系,但是现在静下心来想想,其实也不尽然。

我不抗拒江城的触碰,也习惯了他在我身边;出去游玩的时候第一个叫上江城,嘴上说没人互怼的旅程没意思,其实和他在一起,就莫名感觉安心。

最关键的是,我没法欺骗自己,那天在草洞中,我无数次地祈祷江城快点出现。

烦死了烦死了,我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心绪烦乱地回房,瞥见房间内的人时嘴角不由抽搐了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同于以往的吊儿郎当,江城今日板板正正地坐好,好像我要吃了他似的。

“有什么话赶紧说吧,”我半倚在窗边,“说清楚也省得我乱想了。”

“婉婉,”江城咬咬牙,好像要上刑一般,终于开口道,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反正就是,小爷喜欢你很久了!看到你开心我也开心,你难过时我恨不得摘了星星才哄你,我不敢想象如果你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会怎么样,婉婉,我希望能名正言顺地保护你,你……如果不从了我,我我我就昭告天下你喜欢生吃大蒜!不刷牙的那种!”

江城用最怂的语气说完了这一段话,啧啧啧,真的第一次看到他这般紧张。

我看着眼前的他,眼神明亮,不知何时起说话做事都英气逼人,“哦我知道了。”

江城急了,“知道是什么意思啊,愿不愿意嫁给我?”

我转过身,“意思就是,我觉得我可以贪图你的美色。”话尾已经带上了笑意。

不用回头我就知道身后江城怔愣的表情,接着一股力量掰过我的肩膀,江城压抑不住眼中的喜色,

“那就是答应咯!害,我就说嘛,小爷这种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男人,怎么会有人拒绝?”

说罢双手撑在窗台边,将我困在他的怀中,“哎你想干嘛?”我感觉自己的脸慢慢烧起来。

“当然是好好宠幸一下我的世子妃咯,”他眼底闪过一丝狡黠,慢慢低下头来,挑起我的下巴。

还没等我闭上眼,窗外一道声音传来,“你小子!想对我闺女做什么!”

我翻了个白眼,推着江城出门,身后爹爹的声音不断,“还没成亲呢,你小子不准对我闺女动手动脚!”

江城熟练地翻上墙头,“婉婉,”我抬头看他一脸幽怨看着我,“这是第二次了,下次一定亲上!”

说完就翻了出去。

我摸了摸鼻子,这小子傲娇起来……还挺好看的。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过得非常之无聊,据说江城追查的那个案子牵扯到了不少官员,顺便给皇上铲除了好多毒瘤。为了这案,江城甚至去跑了一趟江南。

而我,则被关在了府中,说是准备出嫁,实则由于我不会绣工,只能在家百无聊赖地看蚂蚁搬家。

都怪江城!就给了两个月的时间让我准备出嫁,不然本小姐……府上的人能这么忙嘛!

还好李二狗够仗义,给我带来了一堆话本子,今日更是神秘兮兮地塞给了我一个小册子,嘱咐我这可是宝贝,让我晚上偷偷看。

那我可得好好看看,毕竟李二狗都说好看,那肯定不是俗物啊。

夜晚,我沐浴完毕把柳儿她们打发出去后,就兴致勃勃地拿出册子,凑在了烛光下。

刚刚翻开一页,我的呼吸就停滞了,同时大脑飞速运作。

我的天呐这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那啥图吧啊啊啊,但是为什么他要给我这个啊,再怎么豪放人家也是个娇滴滴的黄花大闺女嘛呜呜呜,所以这个要怎么看!

虽然知道柳儿她们都在房外,但还是做贼心虚般四处看了看,在我回头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掠过,我嗷的一声一拳就打出去了。

“等等!是我……嘶,婉婉是想谋杀亲夫吗?”江城的脸在光下显露出来,唔,还因为疼痛有点扭曲。

我讪讪摸了摸拳头,“那个,你咋来了啊,江大人最近不是挺忙的吗?”

江城顺理成章地坐在我的床榻边,“基本上都处理好了,这次可是让我一嘟噜拔出来了一串贪官,快夸我快夸我——哎?你刚刚连我翻进来都没有注意到,是在看这本书吗?”

我本想悄没声息地把那册子藏到枕头下,没想到被江城一把就抢了过去,

“你快还给我!”我急了,我不要面子的吗,“这个是私人物品!”

江城借着胳膊长的优势先我一步翻开了册子,然后呆在了原地。

算了,丢脸就丢脸吧,我咧着嘴给江城解释,“这是李二狗给我的,说是啥宝贝,我也是刚翻开,咳咳,所以世子殿下这是害羞了吗?”

我原本都想好怎么迎接江城的嘲笑了,但是这厮却一反常态把册子放好,垂下眸去,仔细看看耳朵好像还有点红。  “哈哈哈哈哈哈嗝嗝嗝,没想到你也会害羞哈哈哈哈!”

江城看着在床上笑着打滚的我一脸黑线。

“婉婉,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江城突然俯身把我圈住,身上特有的清冽袭来。

“啊?忘了什么啊?”

“你即将是我,明媒正娶的世子妃,”江城目光灼灼看着我,

“所以,现在你与我共同看这个,是什么意思呢?”

我吞了吞口水,诶,好像是不太对。

“那个,那要不我们大婚后再看?”现在的姿势实在有些暧昧,我不由想推开江城。

“大婚后?”江城突然勾了勾唇角,“那我先受点利息好不好?”

我刚想反驳哪有不投本金就拿利息的道理,江城却突然俯身,封住了我的双唇。

江城一手把我圈在他的怀中,一手托着我的后脑勺,轻轻在我的唇上摩挲流连着。

我不由闭上了眼,任他攻略。  江城却没有继续下去,而是浅尝辄止,而后紧紧抱着我。

我把他稍微推开一段距离,仰头看着他,刚想给他说些什么,却被他捂住了眼睛。

“喂,你干嘛,”我抗议到,声音因为刚才的吻有点弱。

“婉婉,我真的好欢喜你。”江城沉默一会,竟蹦出这样一句话。

我老脸一红,“哎呀我知道本小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欢喜就欢喜呗,倒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来,再说一句我听听。”

江城把我从他怀里放出来,手指拂过我的嘴角,“不对。”

“什么意思?”我鼓起脸颊,“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吗?”

“我是说,”江城突然认真地看着我,“不能人见人爱,只有我能爱你。”

完了,脸又红了,烦死了。

两个月过得也蛮快的,明天就到我和江城大婚的日子了。

哥哥也特地从北疆赶了回来,准备送我出嫁。

用晚膳时,爹爹突然长叹一声,“想当年你还是襁褓里面小小的团子,没想到如今也成了漂亮的大姑娘,准备嫁人了。”

爹爹很少有这么煽情的时候,我不禁鼻子一酸,想安慰一下爹娘,可还没没等我出声,就又见爹爹扭头看向娘亲,  “终于有时间带我的欢欢好好游历几年了。”

“讨厌啦,不过我感觉称霸江湖应该很有意思。”娘亲星星眼道。

“欢欢看我行侠仗义就好,我可舍不得你还像年轻时那样打打杀杀。”

“怎么?慕容枫你该不会是嫌我老了吧?”娘亲边说边上手。

我面无表情放下碗,“我饱了,你们继续打情……继续吃!”

哥哥全程面无表情,习惯性的把自己当作透明人,见我望向他,耸耸肩无奈一笑。OK,Fine!

走到门口,我不死心地回头看,然而他们已经开始疯狂讨论起了旅游路线,真的是……打扰了!

心里郁闷的结果就是我拉着柳儿她们打了半宿的斗地主,然后直接导致第二天睡死了过去。

清晨迷迷糊糊被叫起来,闭着眼睛任人摆弄,直到江城来迎亲时才清醒了一点。

后面的接亲,拜堂,我盖着红盖头啥也看不见,只是在江城牵过我手引我向前时,才有些后知后觉我马上就真正成为江城明媒正娶的世子妃了。

他牵得紧紧的,又有些小心翼翼。

听柳儿说,外面老热闹了,排场那整的是杠杠滴,连皇上都来了,哎,听得我都想掀开盖头出去喝两口了。

现在的我在新房中磕着瓜子等着江城回房,本以为他们要喝到很晚,没想到我才吃了两块芙蓉糕一碗银耳粥,磕了三小碟瓜子,江城就被人抬回来了。

喜娘也没有想到江城这么快回来,慌忙为我重新盖上盖头,得,又啥都看不见了。

“好了,你出去吧,剩下的步骤我来就好了。”江城竟把喜娘给打发走了,而听这声音,哪有一点醉意?

盖头被缓缓挑起,我看向了对面的江城,第一次见他穿大红的衣服,竟也衬得他神采英拔,分外俊朗,他脸色微微发红,可能是刚喝了酒的缘故。

“婉婉,我们该喝合卺酒了。”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呆呆听从江城的指挥。

“怎么?婉婉可是看为夫看痴了?”江城嘴角吟着一抹笑意,揉揉我的脑袋。

我懊恼地扭过头不去看他,该死,还真被他说中了,不过那也得找借口反驳一下!

我摆好表情刚一回头,江城就直接把我压下来。

“娘子……你可知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江城的指尖拂过我大红的嫁衣,引得我略有些颤栗,“婉婉你说,我们大婚的最后一步,是干什么呀。”

“入……入洞房……”  我的声音渐渐被吞没,可恶,看来这辈子都得栽他手里了。


转载自    王小喵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4405076/answer/1697209511  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