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珍珠姑娘(下)

2022-09-16 06:50:46


  对于他们的爱情故事,姑娘还没来得及说就下了车,但这也算是一个好的结局了。


四、漂泊

经历过生活无情的摧残,依然带着坚强,知道社会的不公平,依然带着善良美丽。

她是珍珠一样的姑娘,心智成熟的姑娘。

她有所保留的给我谈了一些,但无论是家乡,父母,工作,生活,她都没有流露出一丝苦涩,没有为此抱怨。

生活让她经历了太多,她是一个没有眼泪的女孩。

我能想象出童年的她生活在苗寨的木板房子里,冬不避风,夏不遮雨。

屋子里白天和夜晚没有多大的区别,除了白天不需要点上昏暗的白炽灯外没有什么区别。

淳朴的农人依然守护这那片生他养他的土地。

父母都生于土地,长于土地,吃于土地,土地是生活的全部来源。可大中国的发展,这样的生活方式已经不能适应这个时代。

全家靠着土地讨生活,看老天脸色吃饭。

姑娘懂事早,每天上完学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猪草,那头陪自己聊天的猪猪却是一家人一年的肉食来源。

第二件事是做饭,父母早出晚归,懂事的姑娘理解她,把家务都包揽了。

家里除了自己以外,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她还要照看弟弟妹妹。

她说真希望自己那时候懂事晚一点,当她拿上炊具架上火塘上时,没想到与无忧无虑就道别了。

这样的生活一眨眼就是六年。

眼看妹妹到了上学的年龄了,母亲焦急的整夜难眠。

父亲坐在火塘上,倒腾烟斗不停抽旱烟。他虽是农人却不糊涂,他们认那个理,只有多读书才会有出息的理。

珍珠姑娘就是输给时代的牺牲品。

她放弃了念书,把机会给了弟弟妹妹。

只希望自己不能走的路,希望他们替她完成。

也是那个时候她爆发了,她与父亲大吵一架之后,一个人跑到了县城,流浪几天后找了一个饭店做工。

老板欺负她年龄小,给她吃住外,只付给她一半的工钱。

她倒是不计较,只要有饭吃有住就行。

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洗碗洗菜打杂,每天如此。

她父亲曾去找过她,没差点当着老板的面给她一顿吊打,在父亲的威严下只能乖乖回家。

在县上做工时,她接触到各种来历的人,听他们说东部沿海好赚钱,不论男女只要肯卖力,都能赚到钱。

回到那个小寨子后,她每天只能对着木板房里的猪猪发呆,心里憧憬着外面的世界。

那年春节,听说村北的阿哥从浙江回来,她忙去打听。

阿哥所说正如她从县上听到的一样,东部沿海是个好地方。

在春节过后,珍珠姑娘消失了,谁都不知道他去哪。

父亲找遍了整个寨子,去了县上,去了村北的阿哥家,都没有。

他愧疚,可又无奈,虽然嘴上臭骂,心里却希望自己的女儿在哪里过的好一点。

姑娘说不是自己之前很想懂事,谁叫生活不如人意呢,可兜兜转转来了一圈,反而对当初自己的行为感动悔恨。

她去了浙江,自己一个人只身奔赴战场。

饭店赚来的工钱只买了一张站票,从大西南跌跌撞撞的到了那个自己憧憬了许久的地方。

生活不如意,人活着也不如意。

似乎与她想象的没有差别,她能吃苦,开始进入各种工厂,开始提前步入社会。

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姑娘穿梭于成年人之中,和她们同等待遇。

一天十多个小时的劳动对于她能吃消,就这样转眼即逝就是一年。

眼看是年关将至,大家都忙着回家过年。

珍珠姑娘也不列外,她把为弟弟妹妹父母亲准备好的新年礼物整整齐齐的装进行李箱,期待着与大西南相遇,早日能与他们圆圆。

这个年似乎过得不是很好,可能是他的不辞而别真的惹怒了父亲。

他坐在火塘上,用火钩倒腾着木炭火,调皮的火星伺机在熊熊篝火上跳跃。

父亲掏出烟嘴,毫不动声色,只是看着孩子们开心。

她感觉父亲总是不能理解自己,限制她,甚至让她安定的找个人家嫁了。

没有错,她和他吵起来了。一怒之下,父亲给了珍珠姑娘耳光。

谁家妈不护儿,姑娘在母亲怀里哭了一宿。

没有人知道她一年经历了什么,没有人明白她内心的活动,什么苦辣酸甜。

一个星期后,姑娘又走了,这一走就是三年。

这三年她再也没有涉足过那片土地,即使思念,也没有回去过。

三年里几乎把东部沿海走了个便,改革开放画的那个圈内圈外都去。

赚到的钱分为两份,一份自己开销,另一份寄给弟弟妹妹上学。

每次年关,姑娘内心纠结,她内心告诉自己不会回到那个寨子。

她坐在床上,背靠着床头。听着拖箱声渐行渐远,看着眼前的人一个个高兴奔向家乡,她只能偷偷流泪。

她心里五味杂陈的,说不出的滋味,她就这样一个人过了三年的年。

不知道对母亲有多想念,过年已经成为了橱窗里的奢侈品,只能一个人偷偷的看着他们吃年夜饭。

姑娘再次回家原因在于弟弟。

母亲来了电话说弟弟不想上学,吵着非要像珍珠姑娘一样到沿海工作。

对于这孩子的叛逆,父母亲也无计可施,只能给珍珠姑娘打了电话,让她劝劝弟弟。

姑娘一听,这还了得。自己辛苦赚钱就是为了让弟弟有出息,不要像自己一样为了生活而漂泊四乡。

如果弟弟如她一样,那不是要枉费自己心血,她一气之下拖着行李就往家赶。

事实证明,大多数父母和孩子是有代沟的,弟弟妹妹是最听姐姐的话的。在珍珠姑娘的努力下,弟弟选择了参加参加中考,继续读书上大学。

另她没想到的是,这次回家她一住就是半年,若不是生存所迫,再也不想离开了。

我听着这些有血有肉的故事,不禁对她肃然起敬。看看云贵高原的红土地,吸一口比新西兰空气还清新的云贵川的空气。

她说漂泊久了越喜欢家乡,见的人越多,也想念亲人。

我知道那是她多年漂泊不定而总结下的真理,哪怕一字一句都足够我用多少时间去体会。

我问她怎么不走了,她说老了,不想在漂了,想安定下来了。

她漂泊了十二年,有四年是在浙江度过的,而且后面都是浙江与贵州之间单线旅程。

现在的她一到过节就像往家跑,即使没有什么大事情都如此。她安静的坐在车厢中,就像现在一样安静的做在哪。

她的故事如珍珠孕育一样美丽,即使没有酒也会散发出醇香。

五、结局

这杯奶茶喝的时间有点长,一直喝到了贵阳才喝完。

珍珠姑娘在贵阳下车。

列车在贵阳会停留片刻,旅客们纷纷扰扰的下了车。轨道旁有贵州的小吃,吃够了车上的餐食,趁机下车选购一些慢慢享用。

我给珍珠姑娘取下了行李,送她出了站台。看着她个瘦弱的身影在人潮之中摇摇晃晃,走过拐角消失在眼前。

她还有一段行程,只能今夜暂住贵阳,明早打早做上驶向家乡的面的,应该明天下午就能到。

我回到了火车,拿出笔想给她写几个字,可怎么也写不出来。

我记得她的那对珍珠耳环漂亮,我就没有经过她同意就换她为珍珠姑娘。

她就如那珍珠一般,美丽,必需经过磨砺。

随着终点的到来,车上的人越来越少,到攀枝花,基本走了大半,阿叔阿婆也在此站下车。

下车时非嘱咐我去攀枝花玩,我只能礼貌性的回应一下,只能推辞下次。

驶过滇门户曲靖,嗜睡的姑娘也下车了,这节车厢就只剩下几个不知姓名的陌生人。

我们都是陌生人,那本奶茶过后,我们又做回了陌路人。那段善缘使我们相遇,把故事留给彼此倾听。

姑娘未婚先孕,现在应该也当妈妈了吧。

你不要理解偏了,珍珠姑娘找到自己的爱人了,并且两人开始筹备婚礼。

此次她回家就是为了筹备婚礼,幸运的新郎提前一步回家准备,就等年后大家一起热闹。

故事零零散散的到这就完了,关于她的太多我也不知道。

她就是生活在云南高原的众多姑娘中的一个,与她相似的还有很多,横断山,澜沧江这些深山都有。

她就是这么一个平平凡凡的人,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人生,但她所经历过的都是有血有肉的,就像滇黔深山林的那坛佳酿一样醇香。

对于他们的爱情故事,姑娘还没来得及说就下了车,但这也算是一个好的结局了。

普普通通的人,平平淡淡的生活,平平凡凡的一生,幸幸福福的一家人。

姑娘姑娘,祝你幸福!

姑娘,珍珠一样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