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北大毕业生万言书:最痛心的,是那全能又无能的父母

2022-09-16 06:47:19


记得小学的某一天中午回家吃饭,我和妈妈说不舒服,在她发现我有点发烧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让我先回学校上课,直到下午老师发现我的病情并通知家里,爸爸才带我去医院量体温,显示38.5度,已属于高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成功抢到回家的火车票后,我就开始过起了回家倒计时的日子,一边盘算着回家后要吃哪些美味一边又担心着即将飙升的体重。

但是!看到《 北大毕业留学生万字长文数落父母,12年春节不归拉黑父母6年! 》这个题目时,我第一反应是:这个人脑子有坑吧,大过年的竟然不回家。第二反应是:他的家庭会不会比较特殊,比如父母离异,比如家庭暴力。

但当认真读完整篇文章时,我发现作者的家庭并非我脑补得那般特殊,那就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三口之家,没有父母不和,没有无穷无尽的争吵,没有任何与暴力犯罪,只有孩子与父母之间“芝麻蒜皮”的摩擦。

不过在这些摩擦中,我读出了儿童时期的作者的委屈和不解,读出了少年时期的作者的苦闷和挣扎,读出了成年时期的作者的怨恨和渴望改变,我也终于理解作者为什么宁愿留在无亲无故的他乡也不愿回到生他养他的父母身边。

因为他的这些情绪我都经历过。

就像作者的父母坚定地认为作者“受不了当地名校的竞争”,我的父母也对“规规矩矩地去上学”有一种执念,认为学生缺课是非常严重的事情。记得小学的某一天中午回家吃饭,我和妈妈说不舒服,在她发现我有点发烧的情况下依然坚持让我先回学校上课,直到下午老师发现我的病情并通知家里,爸爸才带我去医院量体温,显示38.5度,已属于高烧。高中是寄宿学校,只有周末能回家。周日返校前我的侧腰隐隐作痛并告诉了家人,和小学的时候一样他们意识到了我的不对劲但还是让我先回学校观察观察。结果第二天痛感愈发明显,无法忍受的我给爸爸打了电话。医院的检查结果是我得了带状疱疹,俗称“蛇缠腰”。

每当经历类似的事情时,我都非常委屈和愤怒,明明我说了自己很不舒服,为什么父母还要让我回学校,明明病情在初见端倪时就可以有效遏制,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多受一些罪才把我从学校接回来, 那时候我甚至怀疑父母是不是根本不爱我。

看完文章后又看了下面的评论,发现好多网友有着相似的经历。

有网友的妈妈不让他带课外书去学校,哪怕那本书是作文书,有的父母喜欢和其他人分享孩子的糗事,而且几十年如一日,有的父母从不表扬孩子,哪怕孩子已经做到最棒依然在鸡蛋中挑骨头……

看到大家的吐槽,我忽然发现 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不幸的经历却也是惊人的相似。

虽然我们不像作者那般极端地与父母决裂12载,但不可否认的是父母的很多行为已经成为我们人生中无法抹去的阴影,成了一辈子都愈合不了的创伤。

那么,我们的父母们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口口声声说着爱我们,又残忍地伤害着我们?

我想大概是他们都想成为无所不能的超人,成为我们的英雄,他们想给我们最好的成长环境,他们想要把自己经历的坑都一一填平,让我们走得顺坦一些,他们想二十四小时无时无刻地守护在我们身边,不让我们受到伤害,他们想向全世界宣称我的孩子是最棒的,希望我们获得所有人的掌声,他们想……

可惜,骨感的现实永远比丰满的理想来得残酷。

首先, 他们成为不了无所不能的超人 ,他们不可能在工作的同时照料身在异地甚至异国的孩子,他们不可能预知未来的变化也就谈不上让孩子成功地避开一切不顺利,他们普通、平凡,有时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已经很艰难。

其次, 他们也成为不了英雄 ,他们没有高超的武艺可以打败欺负孩子的人,他们没有过人的胆识可以和权贵斗争,和生活斗争,他们胆小、怕事 ,只能靠“认命”二字,坚忍地生活下去。

当理想成为永远的奢望,当豪言壮志称为疯言疯语,当所有的一切完全脱离他们的掌控,心态必然奔溃。

于是就有了那些稀奇古怪的执念,比如不能缺课,比如不能穿新衣服。

就像我们无能为力时求佛祖求上帝,奢望从某种仪式中获得神秘的力量,于是就会有迁怒于孩子的狰狞,既然他们认定自己的全能的,不会出错的。

那么出错的只能是孩子,所以孩子成了理想与现实的牺牲品,被嘲讽,被打骂。

最近“孩子弄丢5块钱地铁票遭母亲打骂”事件就赤裸裸地展现了这种狰狞。母亲打孩子时,嘴里一直说着“都是你玩地铁票,一路上一直玩……”,但当路人劝阻时她才坦诚了自己的无助。

一个月900元收入根本负担不了家庭的开支,她已经被生活逼到了悬崖边缘。

虽然她的遭遇值得同情,但是她宁愿向陌生人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承认自己的不完美,为什么不能向自己的孩子承认呢?为什么不能对自己的孩子说“这五块钱对妈妈来说很重要,我们家负担不起五块钱的损失,你一定要好好藏好这张票”,为什么不能对孩子说“妈妈真的很累,你要乖乖的”。

也许家长们会辩解,父母是孩子的榜样,需要树立权威,如果示弱会动摇孩子的信心。那么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他们,你们错了!孩子们不会这样想的。

我大学学的是日语,快毕业的时候我爸爸突然对我说“家里供你现在吃吃喝喝是没什么问题,但留学的钱拿不出来”。当时我的内心虽然有小小的失落,但同时也感到非常欣慰,幸好我的父亲没有说出“出国没啥用”、“日本人做了那么多伤害中国人的事,不能去他们的地盘念书”这样掩耳盗铃般的借口,感谢父亲坦诚地公布家中的钱财情况,让我直面真实的生活,感谢父亲坦诚自己的无能为力,让我意识到自己奋斗的必要性。

有时候,父母的示弱恰恰是孩子成长的契机,父母的无能为力恰恰能让孩子意识到自己无法一辈子躲在父母的庇护下,而是需要学会自己争取。

不过,父母已经扮演了大半辈子的全能英雄,让他们一下子抛弃自己坚信了几十年的亲子模式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将是一段艰难的过程,无论是对父母来说,还是对我们来说,它需要双方长时间的沟通和互相对抗, 而当父母最终放弃抵抗时也往往是他们老到使不上劲的时候了,这也许就是生活给我们开的一个大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