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陆抗:东吴最后的名将,股肱之臣也带不动昏聩君主

2022-09-16 06:22:48


不过无论是羊祜还是陆抗,看他们不顺眼的大有人在,由此讥讽二人为失节之臣。


“公因论形势,衮衮到逊抗” ,陆逊是东吴的大都督、丞相,总领东吴军政二十余年,殚精竭虑。陆逊之子陆抗丝毫不逊色于父亲,官至镇军大将军、大司马、荆州牧,亦被誉为“吴国最后的名将”。所谓陆抗在则东吴存,陆抗亡则东吴亡,有名将之称的陆抗是如何捍卫江东和平数十年,又是为何带不动东吴呢?

一、为父正名,巍然不动

吴帝孙权放心不下执政多年的陆逊,借东宫之争逼死了他,且命其子陆抗为建武校尉,领陆逊部众五千人,一同护送灵柩。陆抗安葬父亲,还都复命时,孙权拿出当时告发其父的二十条罪状来质问陆抗,陆抗一一与孙权核实,为父辩白,浇灭了孙权的怒火。太元元年(251),陆抗因为重病来到都城建业医治时,此时孙权大限将近,他当着陆抗的面烧毁了曾经诋毁陆逊的材料,这位三国中活得最久的君王在临终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换来一位良臣一生的忠心。

建兴元年(252),吴帝孙权去世,其子孙亮继位,大赦全国,各在位的文武官员都晋爵加赏,闲散官员加升一级,陆抗被拜为奋威将军。然而此时的东吴官场上却是暗潮涌动,挟东兴大捷之威的太傅诸葛恪没有意外地被合肥新城所拦截,但诸葛恪没有反思过错,而是越发的跋扈,被新帝孙亮与卫将军孙峻设计诛杀。然而这场内耗并没有结束,孙峻在表了一波忠心后立刻对宗室下手,激发了更大的矛盾,甚至孙亮还被废身亡。有父亲插手东宫之争的前车之鉴,陆抗没有加入这场内斗大戏当中,而是镇守要地,巍然不动。永安二年(259年),陆抗被吴景帝孙休拜为镇军将军,于次年,假节。元兴元年(264),东吴末代皇帝孙皓即位,加陆抗为镇军大将军。

二、扬名之战,一生之敌

凤凰元年(272)是陆抗扬名之时,吴丞相步骘次子步阐举西陵城投降晋国,还把长兄的两个儿子送去当人质。陆抗反应不慢,立刻发兵进攻步阐。但晋帝司马炎的动作同样迅速,分三路人马接应步阐,其中就有陆抗的一生之敌——羊祜。陆抗比晋国援军先一步到达西陵城下,但他没有急于速胜步阐,而是构筑高墙, “内以围阐,外以御寇,昼夜催切,如敌以至” 。众将不解,求战心切,不得已,陆抗先让众人打了一场,果然难以攻克,这才使得诸将信服。此时,晋国车骑将军羊祜、荆州刺史杨肇的援军也赶来了,不过陆抗早有准备,将羊祜和晋国主力悉数阻挡在了江陵城外,又预判了杨肇的进攻意图,在逼退晋军后,陆抗全力攻打西陵,斩杀了叛变的步阐。

陆抗这番大手笔让他声名赫赫,加上他不像诸葛恪、孙峻那样立有大功就目中无人, “貌无矜色,谦冲如常,故得将士欢心” ,羊祜知道自己碰到了一生之敌。虽然东吴看上去有一战之力,但有识之士也发现了东吴不过是外强中干罢了,其中就包括羊祜。那时,蜀汉已灭,曹魏被晋取代,东吴和晋各占据荆州半壁,为了进一步瓦解东吴的意志,羊祜攻心为上,实施怀柔策略,使吴人心悦诚服,慑于东吴苛政而投降羊祜的吴人比比皆是。虽然陆抗看出了羊祜的意图,但他也难以阻止吴国的衰败,只得约束手下。就在一方不怀好意施以仁政,另一方刻意忍耐但求无过下,晋、吴的荆州边线就这么处于诡异的和平状态。

三、高洁忠贞,股肱难济

陆抗何等聪明,他看出了羊祜的意图,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吴帝孙皓的暴行人尽皆知,朝堂之上还有宦官干预朝政,陆抗想要复兴东吴的愿望必定不会实现,只得 “各保分界而已,无求细利” 。一次,陆抗生病,羊祜派人送来自制的药物,陆抗不疑有他,仰而服下。虽相为敌,但彼此讲求德信,“羊陆之交”由此闻名。吴帝孙皓却不高兴,他不可能纵容自己的封疆大吏和敌国眉来眼去,不过当孙皓的告罪诏书送到陆抗的面前时,陆抗据理力争说: “夫一邑一乡,不可以无信义之人,而况大国乎?臣不如是,正足以彰其德耳,於祜无伤也” ,孙皓哑口无言。不过无论是羊祜还是陆抗,看他们不顺眼的大有人在,由此讥讽二人为失节之臣。有趣的是,两人的顶头上司孙皓和司马炎都没有因为各种谗言而改动两人的位置。

陆抗远离中央,关于朝政知晓并不及时,不过他还是尽职尽责,屡次上书谏言孙皓勤政爱民。不过吴国内多次发现的“吉兆”让孙皓迷失自我,经常改元,大赦,以此回应祥兆。孙皓自以为的吉兆只不过是奸邪佞臣弄出来的把戏罢了,孙皓和东吴之所以能在蜀汉被灭后苟活一段时间,完全是因为曹魏和西晋在动荡之中。这一切都被陆抗看在眼里,他的谏言情真意切,规劝孙皓要 “随才授职,抑黜群小”“哀矜庶狱,清澄刑网” 等,还作十七条建议陈述当今急务。不过就算陆抗再怎么努力,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尤其是坚信天命在己,坚持用运历、望气之类“神棍”的方式来治国的孙皓,股肱重臣的一腔赤诚,全被孙皓抛在身后。

吴国弱小主君残暴,晋德弥昌武帝大略,“百姓怀严敌之德,阖境有弃主之虑”,陆抗纵然有济世之才,却难以施展,一心为国的他既无法唤醒吴帝的昏聩,又无力一举伐灭晋国。可以说陆抗是幸运的,他在西陵之战名留青史,屡次进谏孙皓还能善终,没能看到国破君降的屈辱结局;也可以说陆抗是不幸的,没有同僚与自己肝胆相照,还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国家一天不如一天。终于,陆抗逝世,讽刺的是,晋国平东将军王濬的灭吴路线与昔日陆抗所担心的一模一样,“所谓陆抗存则吴存,抗亡则吴亡者”便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