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瘫痪二十年,我终于可以死了

2022-09-16 06:22:10


【10】如果夏雨知道张雯开车走神是因为看到他在小董臀部那无意识地一划,他一定觉得冤枉死了。


【01】

“终于完成了!”张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她细心的保存好文档,加密,备份。

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张雯靠在椅背上,揉揉酸胀的太阳穴。

张雯拿起手机一看,六个未接来电,全是老公打来的。张雯今晚做的是分局第三季度财务报表,不容许出半点差错。为了不被打扰,加班前她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张雯端起杯子,看袅袅的热气在眼前萦绕,升腾。

“难道是我看错了?”张雯轻呷一口,让苦涩的咖啡在唇齿间充分浸润,这才缓缓咽下。老公说黑咖啡是咖啡中的上品,张雯却喝不惯,她还是喜欢茶的清香。

“怎么可能看错呢!”张雯自嘲地笑了,就她那双火眼金睛,报表里再细微的错误都逃不掉。就凭这,三十五岁的她在质监局脱颖而出,担任分公司的财务主管。

老公的手在他助理丰腴的臀部闪电一划的场景,又一次利刃般滑过张雯的心尖。

02

张雯和老公相恋在美丽的外国语学院,大学毕业第三年就结婚。张雯进了质监局当会计,老公在外贸公司跑业务。

婚后一年,他们的爱情结晶,瑶瑶,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降临了。张雯的父母从老家过来帮他们带孩子。

随后老公下海,没过多久就把奢侈品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婚后五年,他们搬了大房子,一百六十多平,四房两厅。搬新家的时候,多少同事好友羡慕嫉妒恨:“张雯,你老公真有本事!”“张雯,你老公又帅又有钱,你可要看好他哦!”

张雯只是笑笑,他相信他老公。结婚这么多年,她觉得他俩越来越好,越来越恩爱。

可是今晚饭局,当张雯从包房的洗手间出来,分明看到老公在绕过助理时,右手在她那丰腴的臀部闪电一划。

不知何时,一大杯咖啡居然喝完了,没有加糖加奶的黑咖啡,好苦!张雯咂咂舌头。

洗好杯子,关掉电脑,熄了办公室的灯,锁好玻璃门。张雯穿过长长的走廊,向电梯走去。

【03】

走到办公楼门口,冷风夹着细雨扑面而来。时候已是深秋,一场秋雨一场凉。张雯打了个寒颤,赶紧扣好风衣的纽扣,盘好围巾。给老公发了个信息:“夏雨,我现在回家。”

“小心开车,瑶瑶已经睡了,我等你,爱你。”

张雯摇头苦笑,一切都和以前一样,一切似乎又有不同了。

张雯冒着飘飞的秋雨,一路小跑下台阶,跑到广场右边停放摩托车的地方。她打开后尾箱,拿出雨衣披上,又掏出一条干毛巾,擦干坐垫和手把。这是一部红色女用摩托,那几年最流行的款。

张雯缩缩脖子,有点冷,好在没什么雨了。路上车辆很少,行人几乎没有,昏黄的路灯,在夜里静默着。

张雯加大油门,她想念她温馨的家,想念夏雨温暖的怀抱,想念女儿甜美的笑。

张雯舔了一下嘴唇,咖啡的苦味还在。

“不好喝?小董可喜欢喝呢,一天要喝几杯!”小董就是老公的助理。

张雯曾经奇怪老公怎么突然爱喝咖啡,难道是......?张雯的心又痛起来。

十字路口绿灯在闪烁,张雯看没有什么车,就加快油门,想在红灯亮之前冲过马路。

“吱~吱~吱~~~~~”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划破了夜的沉寂,张雯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04

“醒了,醒了!医生,45床醒了!”夏雨冲出病房,大声叫:“医生,医生!”

江医生闻声赶来,快步走到病人身边,俯下身子,看着病人的眼睛,左手拿着小手电筒,右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撑开病人的眼皮,对着病人的左眼,仔细查看,光束左右前后移动着,然后换右眼。

“几点醒的?”

“就刚才,我正帮她擦脸的时候,她的眼睛忽然就睁开了,我就急忙跑出去找您了。”

“小李,记下时间。”

助手小李在病历上飞快地写着,那是1997年10月23日上午9:17,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一刻。

张雯醒来了,在遭遇车祸后的第五天,在做了一次开颅手术昏迷了整整五天之后,在和死神的博弈之后,张雯醒过来了。所有人欣喜若狂。

05

这喜悦没能维持多久,夏雨又陷入痛苦中。

张雯直直地睁着眼睛,两眼空洞,没有神采,没有温度,没有情感,就那样直直地睁着。大多时候,张雯一直在沉睡。

夏雨胡子拉碴,满脸憔悴,他不相信一夜之间,他美丽娇柔的爱妻怎么就成了眼前这个僵直躺着的女人。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哪怕要他卖掉房子,甚至卖掉公司,只要能够救回她,他都愿意。

“夏总,今天下午有个签约仪式,一定要您亲自去。”小董匆匆走进病房,递给他一个文件。“您先过目,资料我都准备好了。”

“我不去,没心思。”夏雨痛苦地把手指插进有点油腻的头发。

“夏总,嫂子暂时没生命危险,后继治疗需要大笔的资金,你一定要坚强。来,你先回家,洗个热水澡,吃点东西,好好睡一觉,我让老梁中午一点到你家楼下接你,我来照顾嫂子。”小董弯下腰,看着夏雨布满血丝的眼睛,恳切的说。

“好,我听你的,小董,辛苦你了,你回公司准备下午的会议,我岳母刚去厕所,很快回来。有她在,我才放心。”

【06】

一个月后,张雯出院了。

那个寒夜,一部拐弯小货车,司机以为夜深车少,急速开来,撞上了张雯的摩托车。一声巨响,张雯被撞飞起来,像一片落叶,在空中飞动,画完一条抛物线,重重地摔在地上。

货车司机吓得魂飞魄散,看看四处没人,驾车逃逸了。那个路口没有电子眼,那时电子眼尚未普及。如果不是附近巡逻的邓警官听到刺耳的刹车声快速赶来,张雯一定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

张雯摔得太重了,脑浆都流出来了。脑外科专家连夜做了开颅手术,切除了部分脑组织。张雯运动神经受损,语言神经受损,思维神经受损。经过评估,医生说,张雯的智力不及三岁小孩。

张雯再也不会走路,不会跳舞,不会讲话,不会唱歌,不会帮女儿扎辫子,不会给自己洗脸穿衣吃饭。好多时候,她坐在轮椅上,只是咧开嘴傻笑。单位的同事来看她,她傻笑;女儿唱歌给她听,她傻笑;夏雨拿出相册,给她讲以前的事,她还是傻笑,口水顺着嘴角一直流。

07

夏雨每天早早下班,推张雯到小区公园散步。他们住在五楼,没有电梯,两个老人家不够力气抱张雯下楼。只能等夏雨下班或者休息日,才能带她出去晒晒太阳。

夏雨背起张雯,朝楼梯口走去,张雯母亲抬起轮椅跟在后面。

夏雨小心翼翼地走下楼梯,“雯雯,你又重了,比我刚认识你的时候重多了,那时你才九十斤,我轻轻一抱,就可以把你抱起来,转圈,现在可不行了。你快好起来吧,我们一起去散步。”走在后面的张雯母亲偷偷地抹眼泪。

来到楼下,张雯母亲把轮椅打开,夏雨转身,慢慢地下蹲,蹲到轮椅的位置,慢慢地放下张雯。楼下散步的邻居看到都会过来帮忙,李大爷夫妇,还有王大叔,他们几个正在水池中间的亭子下棋,也赶紧过来帮忙。

把张雯妥帖地安顿在轮椅上,夏雨累得直喘气。“夏雨,有没有考虑换套电梯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你忙的时候,雯雯父母也可以推她出来晒晒太阳。”

“王大爷,我也在考虑,就是舍不得大家,这里住久了,有感情了。”

【08】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公司上下,小区附近的人,夏雨的生意伙伴,无不对夏雨赞不绝口。夏雨的生意越做越好,跟他签约的外国人越来越多,金额越来越大。他们都说夏雨有情有义,跟这种人做生意,放心。

一年后,他们搬了新家。当地最好的地段,最好的小区,最贵的楼王,买了一套有独立电梯的房子。从那以后,张雯的父母,两个老人,就可以推着张雯在小区里散步,晒太阳。

张雯更加白皙,皮肤白里透红,眼睛依然漂亮,可惜少了灵气。她见到人就傻笑,一笑,口水就顺着嘴角流出来,滴落在口水巾上面。

所有人都为张雯的遭遇叹息,叹息之余又感叹她嫁了一个好老公,换成别的男人,也许早就置之不理了。

换了电梯房之后,夏雨开始出差,先是省内,然后是外省,后来是国外。

变化最大的是瑶瑶,她母亲出事前,她天真烂漫,每天像只快乐的小百灵,叽叽喳喳。张雯出事后,她的妈妈不能再给她讲故事,不能再带她跳舞,不再抱着她亲个不停,不能陪她散步,甚至,不能跟她说一句话。爸爸,外公外婆,他们全都围着母亲转,没有人关心她害怕吗?没有人关心她快乐吗?只是给她吃,提醒她按时睡觉。

考上了当地最好的民办初中,瑶瑶主动提出要住校。夏雨经过一个晚上的思考,同意了。

09

如果可以,张雯宁愿自己在那晚死去,或者死在手术台上,永远都不要再醒来。

那天早上,张雯睁开了眼睛,感觉脑袋刺痛,她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又昏睡过去。

不知道是药物的作用还是实在太累了,在医院的那一个月,张雯大多数时候都在昏睡。即使是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脑袋也一片混沌,疼痛加上迷糊。

她看着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每天在病房穿梭,看着那个男人一脸关切,眼神深情而悲伤。他拉着自己的手,说了很多话,她一听耳朵就嗡嗡嗡响。她看着两个交警来到病床前,问了她很多话,她只听到“车祸““撞飞”“肇事司机”,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看着不断有人来探望她。这些人,她怎么一个都不认识?

出院的时候,张雯的脑袋不再刺痛,耳朵的鸣响也越来越少。但她还是认不出这些人,也说不出话。只是能感觉这些人对她很好。

出院后第七天,夏雨带她回医院复诊。小董也来帮忙。张雯坐在轮椅上,小董跑到前面拉开车门。

张雯看着她羊毛格子的包臀A字裙,臀部浑圆而微翘,张雯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她努力的想,谁知道脑袋又激烈地痛起来。

【10】

如果夏雨知道张雯开车走神是因为看到他在小董臀部那无意识地一划,他一定觉得冤枉死了。那些天他正谈一笔生意,是意大利著名品牌的一款短裙,他在考虑定位什么年龄和收入层次的都市女士,恰巧经过小董身边,就把她当模特比划。

小董是他的得力助手,北京服装学院毕业,兼修文秘专业。这姑娘青春靓丽,思想新潮,对潮流的把握准确到位,各方面能力很强。在张雯住院的那个月,她奔波在公司和医院之间,代替夏总做了很多事。

两年时间,小董彻底爱上了自己的老板,她也知道夏雨对他老婆用情至深,因此只是把那份欣赏和爱深深地藏在心里。张雯出事后,她看到夏总的深情和痛苦,她既感动又心疼。她尽自己的能力帮他,无论工作,还是生活。

【11】

那晚,小董加完班,正准备回家,忽然发现总经理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她很惊讶:夏总不是下班就走了吗?

小董走过去,看到门虚掩着,她敲了敲门,没有声音,她叫了一声:“夏总在吗?我进来了。”

小董大吃一惊,她看到夏总趴在办公台上,桌面上一瓶打开的红酒,所剩无几。

小董拍拍夏雨的肩膀,“夏总,快醒醒!”

夏雨抬起头,喃喃地说:“小董,今天是我认识雯雯二十周年,结婚十三周年。二十年前的今天,在黄叶飘飞的校道,我看到一个女孩,穿一袭浅蓝色长裙,系一条粉色围巾,坐在校道木凳上写生,她的长发和围巾在秋风中飘动,黄色的落叶在她身边纷纷飘落,那情景美极了。我呆呆地看着,直到她抬头看到我,莞尔一笑,对我说:这位同学,你傻了吗?那一刻,我觉得,那就是我的天堂。”

“今天下午我早早下班,我蹲在她面前,拉着她的手,跟她说了很多很多话,包括第一次见到她的情景,可是她只会对我傻笑。小董,你知道我有多痛吗!”小董分明看到有泪掉了下来。

“夏总,来,我送你回家吧。”小董架起高大的夏雨,踉踉跄跄的朝门外走去。

【12】

张雯四十岁生日那晚,夏雨早早回家,在酒楼上叫了一桌子丰盛的菜,送到家里来,住校的女儿也回来了。

张雯还是傻笑,一家人沉默地吃着,快吃完的时候,张雯母亲说:“夏雨,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瑶瑶住校了,你工作也忙,我和你爸商量,觉得乡下空气好,说不定对雯雯恢复有好处,那边亲戚也多,有什么事情好有个照应。”

“啊?”夏雨张着嘴巴,却不知说什么好,他知道岳母说的有道理,可是他们回了乡下,见面会难很多,他感觉张雯离自己越来越远。

“我赞同姥姥的提议。”瑶瑶表态了。

“好吧,这周末我送你们回去。”

13

张雯的老家山清水秀,典型的江南水乡,整齐划一的民居安静地卧在一大片果园之间,村子门前一条清澈的小溪欢快地流淌。

正是柑橘收获的季节,满树是橘红色的果实,空气中飘来橘子皮的清香。

“雯雯呀,小时候你最喜欢在溪里游泳,经常带着一帮野孩子,站在岸边,你一声令下:跳!大家齐刷刷地往水里扎。”

夏雨听得津津有味,原来张雯还有这么野的时候。

刚拐到寨门,张雯的大哥大嫂二哥二嫂,还有几个侄子侄女,都快步走过来,有的帮忙拿东西,侄子侄女过来推姑姑,张雯只是对着他们傻笑。

14

在老家的日子果然热闹多了,天天都有亲人邻居来陪张雯,有的是张雯儿时的玩伴。

刚开始他们还避开张雯说话,慢慢的以为张雯听不懂,说话就放开很多。

“爸妈,你们不应该回来,姐夫那么有钱,人又帅又能干,你们这一走就是给其他女人腾位置。”

“爸妈,你们有没有问姐夫公司的收入?”

“爸妈,你们回来,姐夫有没有给你们钱?有没有说以后每个月给多少钱?”

“没问,那下次他来的时候,我和大哥来问。”

“如果姐夫要跟我姐离婚,一定要他保证我姐的利益,还有瑶瑶的,要他许诺多少股份留给她们娘俩,要写下来。”

【15】

张雯又一次看到小董那条紧包臀部的A字裙,她终于忆起了丈夫的手在那个臀部闪电一划的情景,那种心痛的感觉回来了。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她老公,身边那对慈祥的老人是她父母,瑶瑶是她的女儿。其他的,她还是想不起来,她感觉她以前的生命被撕成碎片,拼凑不出一副完整的画卷。很多时候,听他们讲话,她要费劲听,却只能听懂几个词语。

夏雨只要不出差,每个周末都会回老家看张雯,推着她在溪边散步,在果园边详聊。夏雨会跟她讲他又谈成了几笔生意,张雯的傻笑似乎少了,有时还会深情地注视着夏雨。

有时候,夏雨的电话响起,有些电话他会走到一边,离开张雯一段距离接听,并且压低声音说。

后来夏雨接听所有的电话都不避开,张雯听到小董的声音,小董说:雨,我想你了!一如从前自己也那样说。

16】

日子一天天过去,瑶瑶考上同济医学院,她有一个心愿,让母亲开口说话。昔日那个小女孩,如今长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和张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瑶瑶寒暑假都会回来陪母亲,细心地帮母亲梳头,剪指甲。

张雯的父母日渐衰老,夏雨帮他们请了一个保姆李怡,帮忙做家务,照顾张雯。李怡是张雯小时候的玩伴,尽心尽力,经常跟张雯讲小时候的趣事。

李怡说:“雯雯呀,你说你要是不出那场意外,你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了!真是苦命呀!哎,现在这样也好,如果你有意识,会更痛苦。"

一天早上,张雯听到母亲的哭声,她父亲死了,没有任何征兆就死了。张雯的母亲清早起来,发现他已经走了。

半年后,张雯母亲也走了。

后记 :张雯不再傻笑,她瘫痪了二十年,她艰难地活着,是不忍白发人送黑发人。

瑶瑶大学毕业,在省城第一人民医院工作,男朋友是儿科医生,他看瑶瑶的眼神,恍若当年的夏雨。

夏雨和小董在一起,生了一个小男孩。夏雨不肯跟张雯离婚,他和小董的孩子入不了户口。

张雯想,二十年了,我终于可以死了。

无戒365挑战日更营第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