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那莲 那禅 那光阴》:有一种相见恨晚叫我差点错过你

2022-09-16 06:21:45


”做一棵树,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多么美妙的事情啊,能见证的,可不仅仅是自己的人生,我也曾希望自己是一颗树,虽然有点难以启齿,可是我却真的曾写过一首小小的诗,叫做《树》:成为一棵树,顶天立地,站成永恒。


时光深处的一抹蓝

佛说:万法皆生,皆系缘份。 我信了,而且深信不疑。缘,这种东西,就像是鱼的记忆,即使只有七秒钟,但是,撞见了,就不可拆解了一般,即使是生命长河中的小小一滴水,短短时间的相逢,也必将是能够支撑心灵的,一次重要的邂逅。

也源于一次偶然,在年初的时候看到了一篇美文,推荐的就是雪小禅的这本《那莲那禅那光阴》,一下子就惊呆了,莫名其妙的就被击中了,那淡蓝色的封面,就像是有一股幽深的魔力,把我的眼睛一下子吸引住了,也许相遇是偶然,也必是命中注定。

“那春天,刚吐出一个蛇的小芯子,心就慌了——像爱情偷窥了你一眼,全线崩溃了。”

我的心瞬间也慌乱了,也激情澎湃了,只是没想到的是,我爱上了这本书,收藏了这本书,却迟迟不曾去揭开它的面纱,不曾用心的去品读它,以为它静静的躺在那里,就是一美妙的风景,不曾想,我差点就和它擦肩而过,差点就错失了与它交流的美好时光。

现在想来,把你留在那角落里那么长时间真的是抱歉了。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如此静默,让你孤孤单单的度过那不曾被我的手轻抚的时光。

遇见你,就像是遇见了紫式部的《源氏物语》是一种贵族式的,优美的,又让人不得不惋惜的情爱;是《和泉式部日记》的敢爱敢恨,特立和独行;但又更像是清少纳言的《枕草子》,是一种幽幽的,淡淡的,唯美的,对生活的种种感悟,种种记录。

可转念一想,我又觉得你是近代的萧红,是那回不去的《呼兰河传》,有着对过去的恋恋不舍,对美的追求与批判。然更甚者,你是没有荷西的三毛,是比三毛更加乐观的清丽,婉言。没有萧红的多舛,悲观,有的,只是三毛的轻快,浓情。

用文字腌制时间,煮字疗饥,过鲜衣怒马生活。享受银碗里盛雪闲情,在三生韶光贱的光阴里,指尖上拈花,孜孜以求,散发微茫。

雪小禅,人如其名,有着雪的清白,肃杀与庄严;又有着佛学的禅意,字字珠玑,入心入肺;轻,淡,浓,丽,夹杂在一起,像个小孩,在这烦乱的世间里,修得的一朵蓝莲花。她不仅对传统文化、戏曲、艺术有深厚的研究与功力,更是对美术、书法、收藏、音乐均有自己独到的审美与研究。

作为一个知名文化学者,她是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也是《读者》杂志百名签约作家之一。其作品《裴艳玲传》与《那莲那禅那光阴》更是入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得第一届“孙犁文学奖”,第六届“老舍散文奖”、第11届“河北文艺振兴奖”,全国短篇小说佳作奖。

至今她已出版小说及随笔集50亦达余本,其作品也多次入选中学课本读物,并多次登上畅销书排行榜,同时被翻译成多国语言,畅销日本、越南等国家。

也许,她就是一直都活在独自的世界里,用心写字,用文字与时光对抗,慢慢的把她自己这一朵莲花修成禅,修成光阴里别在胸襟的一朵蓝莲花。然后期待着,期待着,在光阴的那头,等待百年之后,有人还在寻她、等她、念她。

她说:“莲则是霸气的,是不顾一切的。她的完美,她的无意跋扈,都埋下了一个伏笔——当初有多盛大,以后会有多低迷。”所以她喜欢残荷胜过肆意开放的鲜莲。

把自己活成一朵残荷,不为懂得,只为慈悲。

但我更喜欢她的野树,即使是路边的野树,也有他活着的倔强:“在万千时光流转之间,一棵树能记得所有的光阴——那些热烈的、悲戚的。”

就像三毛《说给自己听》诗中一样:“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如果有来生,要做一只鸟,飞越永恒,没有迷途的苦恼。东方有火红的希望,南方有温暖的巢床,向西逐退残阳,向北唤醒芬芳。”

做一棵树,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啊,多么美妙的事情啊,能见证的,可不仅仅是自己的人生,我也曾希望自己是一颗树,虽然有点难以启齿,可是我却真的曾写过一首小小的诗,叫做《 》:成为一棵树,顶天立地,站成永恒。不管遇见什么 ,遇见到什么人。你都必须喜欢,喜欢上我,高耸的身姿和泥土下的黑暗。缠绕扭曲,那是我努力成长的见证。

许是太过轻狂了,太过张扬跋扈了,但是,那确实是我当初的心灵写照。就像雪小禅自己写着的:“野生的树,有着特定的气息。只要你内心渴望动荡,渴望不安,渴望逃离,渴望有一场适当的邪恶,这野生的树,就是最好的姿势。”

我喜欢,喜欢这些许不一样的树,喜欢她这种可以信手拈来的自信,随处可有感而发的活跃思想。有时候,越似看着简单的东西,越深邃,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窒息在爱情里,或春天里,即使是灾难,也会甜蜜蜜地笑到最后。因为,那不是别的,是爱情,是春天。是人世间,最美,最疼,最让人心动的好事物……

我喜欢春天,就像雪小禅也喜欢春天一样,如果你有幸也阅读了这本书,我相信你也会发现,书里,关于春天的描写是何其之多。她喜欢春天,就像她也喜欢猫一样。也许,她也是一个猫控吧,吸猫的日常,就像春天遇见一大片姹紫嫣红一样的幸福,开心。

在她眼里“春天,是一天就走了亿万光年的猫,像爱情,闪电似的,就一见钟情了,就爱上了,就像一场传奇——只为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一眼,就够了!足够了!于爱情而言,爱上,十秒,就够了。”

多么形象生动,富有感情的比喻啊,我喜欢春天,可更喜欢她笔下的这一天就只行走亿万光年的猫。

就像网易云音乐某人关于《love you like that》的乐评——人平均活到六十八岁,一共24820天,19万个小时,3500万分钟,差不多21亿秒左右,这十秒,你在读这段话,这十秒,你只属于我,我爱你陌生人。

而这春天,这猫,这关于春天的爱情,关于春天的一切,即使是十秒,必也够了吧。我享受这属于自己的十秒,不,应该是属于雪小禅的春天与我交融的十秒。

如痴如醉,如漆似胶。“它活泼,冲动,敏捷,热烈,放纵,轻巧,乖戾,它邪恶,动荡,奢侈,多变……一泻千里地招摇着。”

它就是一只袖珍的小老虎,它醒了,它几乎是跳着探戈下山而来。它曼妙又空灵,回眸之间,魂已随它而去。我的心,也像是被它吸引而去,不可自拔的,爱上了这莲,这禅,这时光。

这是属于雪小禅与我的时光,是属于那朵蓝莲花与我的时光,是安静的、凛冽的清宁,是从纯白到紫蓝的一生向往的故事。

空灵,缥缈,不食人间烟火,是属于雪小禅独特的雪式文风,是禅与生活的相结合,是回归到人内心最深处的欢喜。

而今,幸好,幸好浮生偷得半日闲,幸好没有错过,只怪与你相见恨晚,只怪自己差点错过你。

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