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Vision

Reading Everyday,Extending Vision

继续探讨!从一起法院判决看不予行政处罚的案件是否需要告知?

2022-09-16 06:18:22


昨天,市场监管半月沙龙发布了讨论:不予行政处罚的案件是否需要告知?


昨天,市场监管半月沙龙发布了讨论:不予行政处罚的案件是否需要告知?引起了基层读者的广泛讨论。山东省烟台市市场监管局的王海龙同志发来了他对于本话题的相关思考。今天我们将继续深挖这一问题,开展讨论。

不予行政处罚的案件,需要告知当事人陈述、申辩和要求听证的权利吗?本人在答复时说不用。但是,却从网上找到一个不予行政处罚未告知,却被法院判处程序违法的案例:

今天有人问我,不予行政处罚的案件,需要告知当事人陈述、申辩和要求听证的权利吗?我说不用。但是,却从网上找到一个不予行政处罚未告知,却被法院判处程序违法的案例:

案例摘要: 马某与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分局、上海市公安局治安一审行政判决书((2015)虹行初字第171号)中,一审法院认为:“被诉处罚决定虽为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但该决定认定原告实施了违法行为,因情节轻微而不予处罚,故决定涉及了原告的实体权利,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的规定,在作出处罚前,告知原告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原告依法享有的权利。被告宝山公安局认为被诉处罚决定不属行政处罚范畴,无需给予原告陈述与申辩的权利,与法相悖,违反法定程序”。

一、恕我不能认同一审法院的观点

第一,一审法院对法条的理解有误。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九十四条是照抄的旧《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一条,意思很明显:给予行政处罚的案件,才需要告知当事人处罚的事实、理由及依据,并告知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陈述、申辩、要求听证的权利(这三个权利在新《行政处罚法》第四十四条中予以明确)。这句话并不含有“不予行政处罚也需要告知”的意思。

第二,一审法院的理由站不住脚。 一审法院的理由是,虽然不予行政处罚,但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了当事人违法,只是由于符合法律规定的特定情形——“情节轻微”才不予处罚,行政机关对当事人作了违法性评价,侵害了当事人的实体权利,所以应该给当事人救济途径——陈述、申辩(本案明显不符合要求听证的条件)。

但是,一审法院没有真正领会赋予当事人陈述、申辩权的立法目的。 请看旧《行政处罚法》第六条第一款(新《行政处罚法》第七条第一款,一字未改)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对行政机关所给予的行政处罚,享有陈述权、申辩权;对行政处罚不服的,有权依法申请行政复议或者提起行政诉讼”,意思非常明白,陈述、申辩权是当事人对行政机关给予的行政处罚的一种救济途径,而不是对不予处罚的救济途径。

如果,当事人对不予处罚决定书中认定的违法事实不予认可,可以通过行政复议或行政诉讼的途径救济。

二、市场监管领域有更直接的证据

第一, 《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五十六条规定“审核机构完成审核并退回案件材料后,对于拟给予行政处罚的案件,办案机构应当将案件材料、行政处罚建议及审核意见报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负责人批准,并依法履行告知等程序;对于建议给予其他行政处理的案件,办案机构应当将案件材料、审核意见报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负责人审查决定”,前半句是说拟给予行政处罚的才需要告知,后半句说的是拟给予其他处理决定的不需要告知。

何为“其他处理决定”?就是《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程序规定》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三、四、五项:依法不予行政处罚的;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移送其他行政机关的;移送司法机关的。

第二, 有人会反驳了:市场监管总局印发的《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文书格式范本2021版》中的《不予处罚决定书》有“行政处罚告知情况,当事人陈述、申辩、听证意见,符合以及采纳情况和理由”这一部分,说明不予处罚也需要告知。

但是,总局在《市场监督管理行政处罚文书格式范本使用指南2021版》中作了解释“如已进行行政处罚告知,听取当事人陈述、申辩,或者举行听证的,应当记载相关情况”。这里的“如已”二字就说明告知不是必须的。

为什么不予处罚决定书范本中会有告知部分?因为实践有一种特殊情况:本来是拟给予当事人行政处罚的,但履行了告知程序后,采纳了当事人的陈述、申辩、听证意见,将原来的行政处罚建议变更为了不予处罚。

三、吐槽一下:此“不予行政处罚”非彼“不予行政处罚”

旧《行政处罚法》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三项“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得给予行政处罚”,新《行政处罚法》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予行政处罚”,对比一下,少了两个字“得给”,但意思完全变了。

本来,“不予行政处罚”指的是当事人虽然实施了违法行为,但因为法律的特别规定——如当事人是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改正且没有危害后果,初次违法且危害后果轻微并及时改正,有充足证据证明没有主观过错——而免于行政处罚。

而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予行政处罚”与之不同,因为本身并没有违法行为。所以,《行政处罚法》的这一修改,混淆了两种完全不同的“不予行政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 违法事实不能成立的“不予行政处罚”不能适用《不予行政处罚决定书》,而应该直接填写《结案审批表》。

另外,本案到了二审程序(详见(2015)沪二中行终字第642号),虽然二审法院仍然认为公安局程序违法,但是二审法院的理由是超过办案期限,根本没提“未告知”的事,也说明二审法院并不认同一审法院的裁判理由。

发布单位:中国工商出版社 新媒体部(数字出版部)

注重交流执法经验

关注消费维权动态

同护市场公平正义

共观市场经济大潮

权威●专业

半月沙龙微信

输入公众号“市场监管半月沙龙”,即可找到。